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乱古山
    这江湖有一种职业行四海,走天下,通达八极,那便是镖师。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江湖上的各行各业都有各种的生存之道和行规。

     镖局的镖师们都有一句口头禅:“三分保平安。”

     所谓‘三分保平安’就是,带三分笑,让三分理,饮三分酒。

     可是这四海镖局不一样,这次押镖的总镖头,可不带三分笑,也不让三分理,更不会只饮三分酒。

     “小子,你说你师父让你仗剑走江湖,你的剑在何处?没有剑行什么江湖。还不如抱着婆娘在被窝里睡大觉来的稳当,不过我看你小子白白净净的,做给弄儿倒也合适,哈哈哈。”

     总镖头饮了一口酒说道,脸上一道疤痕自眼角裂开直至嘴边在结束,总镖头郑远大笑之时,这疤痕如同一条蜈蚣在爬在脸上,没有人询问这条疤痕的由来,谁问谁死!

     姬尘初次骑马,感觉到新鲜,这马儿倒也行的稳当。

     “郑大哥若只是以我手中没有剑,就断定我不能行江湖,岂不是入了俗。”姬尘抢过郑远手中的酒壶仰口喝了起来,“痛快,这酒比那醉仙楼的竹叶青好喝多了,金盆盛酒竹叶香,十杯五杯不解意。百杯之后始颠狂,一颠一狂多意气。”

     郑远越发的喜欢这小子,初出江湖,便有如此的豪气,豪气这玩意装不了,若是装的,明眼人老江湖一眼便可看出。

     “诗是好诗,可是你喝过这竹叶青吗?你喝莫不是那毒蛇竹叶青泡制的药酒吧?”

     周围的人大笑起来,行镖之中多了此人倒是欢快许多。

     姬尘也不脸红,“诸位大哥不信我,待我回到长安,给诸位弄上十坛竹叶青,便知道我是不是在说大话。”

     “好,我四海镖局,行四海,走天下,你若是不给兄弟们弄上十坛好酒,我们便去长安大肆宣说,就说……老二怎么说。”

     “就说这名满天下的侠士姬尘欠我四海镖局十坛好酒。”李山大笑道。

     “对,对,就这么说……”

     姬尘拱手道,“借几位老哥哥的吉言,不过这酒可等不到我名满天下之时……”

     “不!就等你名满天下之时,喝这好酒,那才有味,到时候将整个醉仙楼都包下,兄弟们的酒量你是见识过的,到时候只怕喝穷你。”郑远大手一挥,如同好酒就在面前一样。

     “对,到时候趁着酒意,将你跟咱们走镖的事说给天下人听,也给咱们四海镖局长长脸不是?”

     姬尘听着,心中笑着,他知道他来到了江湖!

     行了数十里的路,前方连绵不绝的山峰耸立着,云雾在半山腰间盘旋着,双峰高耸入云,峡谷是此地唯一的道路。

     四海镖局的镖车停了下来!

     这诡异的峡谷是挡不住四海镖局的。

     拦住四海镖局的是道路中间的荆棘条子!

     这叫‘饿虎拦路’,想必前方必定有拦路的山贼。

     众人脸上并没有着急的表情,依旧谈笑有声,等了片刻,并没有劫道的人前来喊话。

     “小子,你看这饿虎拦路可看出个名堂了?”郑远问道。

     姬尘摇了摇头,“半天不见劫道的人,估摸着是趁着晌午小憩去了?”

     郑远镖局大手一挥,“兄弟们,把我们四海镖局的旗子挂出来!”

     四周的数十人举起一面黑白的旗帜,上面赫然写“四海”二字,峡谷之中的吹来阵阵寒风,这旗帜在烈风之中阵阵作响。

     四海镖局与其他的镖局不同,其他的镖局都知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凡是三分保平安,带三分笑,让三分理,饮三分酒。

     可四海镖局不同,走江湖仗的就是本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没个本事走什么江湖,他山贼是厉害,点子是硬,可是硬的过我手中的大刀吗?

     “我只知道这荆棘条子,被你们称为‘饿虎拦路’,但我知道你们可比饿虎凶多了,所以,诸位哥哥若是不嫌弃,小弟为你们开出个路来。”姬尘说道。

     “哈哈哈!好小子,行,我们便看看到底是不是‘饿虎拦路’还是;虚张声势。”李山接过话来说道。

     “那好,李二哥借手中刀一用。”姬尘拱手道。

     “行,兄弟接着。”李山一拍刀鞘,鞘在手中,刀刃已然飞出。

     “好一把,斩马大刀。”姬尘手往虚空一抓,握住刀柄,刀稳稳当当的落在手中。

     便是这一手足以让众人吃惊,众人可都知道李二哥李山的斩马大刀,可是众达四十九斤,再加上李二哥拍出去的劲道,寻常人估摸着连刀的影子也看不到吧!

     而姬尘一只手便稳稳接住,伸直手臂遥指这前方的荆棘条子。

     有好戏看了!

     “那小弟献丑了,小弟为诸位劈出个朗朗乾坤来。”姬尘豪气冲天。

     斩马大刀于姬尘手中画了个圈,莫名的气息在姬尘身上盘旋着。

     “开!”姬尘喝到。

     斩马大刀挥下,一道数丈长的刀气凌空斩下,数丈之外的荆棘条子粉碎开来,一条条宽敞的大道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好手段,”众人纷纷叫好,数丈的刀气在这里便也只有郑远能使出来了。

     “你小子,莫不是使刀的好手。”郑远眼放精光。

     “嘿嘿,我确实是使剑的,只不过是李二哥的刀好罢了。”姬尘笑道。

     “有机会我倒要看看你使剑的功夫,是否如你的嘴皮子一般灵巧。”郑远一夹马腹,带头向着峡谷走去。

     各地地头蛇知道,一般的不找镖师的麻烦,深知来者不善,没点真本事,谁敢出来走镖。

     可是此地不一样,此地名为乱古山,山上十三路山贼,各个都不是善茬,这方圆百里第一大帮派是那金刀帮,但这乱古山可是这十三路诸侯说了算的!

     众人行走在峡谷之内,只有‘哒哒’的马蹄声在又幽谷内传荡着。

     “小兄弟看什么呢?”李三哥李海问道。

     “我观此地易守难攻,更加是个适合埋伏的地方,有听闻这乱古山上十三路山贼,怎的连个人影子都没有看见,莫不是传言有误。”姬尘四顾而看。

     “哦,原来小兄弟是在感慨,咋没有个山贼开劫道是不是?”李山笑道,“看着我四海镖局的旗帜,谁敢来劫。”

     郑远道,“此地确实是乱古山,也确实有十三路山贼,而且这十三路山贼也竖了一面旗帜,‘替天行道’?”

     “哦!”姬尘轻咦道,“学那水泊梁山,做好汉?可我知道梁山之上无好汉。”

     郑远笑道:“然也!梁山之上无好汉,这乱古山十三路山贼也都不是好汉,尽是些歪瓜裂枣,还想学梁山排上个天罡三十六,地煞七十二,笑煞人也!可是他们注定不是梁山,梁山头把交椅是谁?”

     姬尘道:“及时雨宋江。”

     郑远道:“对!及时雨宋江,虽是个愚忠之人,想图个封妻荫子,可是他宋江得人心,而这乱古山十三路山贼一个个都不服谁,谁都想坐着第一把交椅,谁都想当那宋江,可惜至今也没有分个高地。无奈之下推出一人暂坐头把交椅,你可知道那人是谁?”

     姬尘摇了摇头。

     “断魂斧段德。”郑远眼中发光,似乎想什么事,随即眼神有黯淡下去。

     李山见郑远不愿意提起,遂说道,“这断魂斧,乃是我郑大哥的兄弟,二十多前来到这里,那断魂斧上了乱古山,而郑大哥则入了四海镖局。”

     “自从断魂斧段德上山起,这乱古山流的血就没有停过,这断魂斧硬生生的在乱古山上劈出个天地来。现在虽然说不上是乱古山的老大,但是已然差不多,所以你知道了吧,我四海镖局为什么从这乱古山可以安然度过。”

     “好家伙,原来还有这一层关系。”姬尘看到远处的山上一座座山寨隐没在云雾之中,见不真切。

     “合着刚才那荆棘条子,我没必要一刀劈开,诸位寻我开心了”姬尘豁然想明白了。

     “哈哈哈”众人笑道。

     “小弟莽撞了,毁了那荆棘条子,还劳烦断魂斧段大哥命手下在造一个了。”姬尘对着峡谷上方拱手道。

     “哼,一个入不流的山贼罢了,又不是什么绿林好汉,值得你拜?”郑远眼神直逼姬尘。

     姬尘全然不惧,“郑大哥是个好汉,那段大哥自然不会差,入了山寨,只怕是有难言之隐。”

     郑远微微一愣,架马直驱峡谷之外,远远的传来一句:

     “加快速度,这峡谷潮湿异常,呆的难受,怪不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