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天龙扑日
    越是孤单的灵魂,就越能在这大雪纷飞的寒冬相遇。

     雪将整片孤林铺上一层白妆。

     凄凉悲怆!

     姬尘望着身后的孤林,渐渐的消失在漫天的大雪之中。

     沐小葵没想到自己等了一整年的雪,刚一见面竟就如此的铺天盖地。

     姬尘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说道:“我们找出地方避避这漫天的大雪。”

     两人于这旷野之中寻找,这里荒郊野岭,哪里看得到什么炊烟人家。

     沐小葵有些沮丧,这雪一点也不乖巧!

     再也不是之前孤飞的蝶了。

     姬尘突然指着远方说道:“看!前方有一个破庙,我们暂且去那里避一避。”

     不由的二人加快了脚步,还未走到那破庙,却发现破庙之外有着几滩血迹,数十个人倒在血泊之中,尸体已经僵硬。

     原本温热的血,此时也变得冰冷。

     这些皆是死士,满面黥纹,看不出原本的容貌,这些黥面人的死,无疑是被人连捅了几个透明窟窿。

     沐小葵轻轻的拉着姬尘的衣袖,指着山神庙前,压低声音说道:“地瓜,你看这里也有一地的血迹,一直蔓延到山神庙之中,怕是里面也会有一些……”

     姬尘点点头表示完全赞同,这山神庙之中也必定有一些死士,亦或是被这群死士追杀的人。

     雪越下越大,好似刀俎,而这天地却变成了鱼肉,被肆意的凌辱着。

     已近傍晚,今夜若不进山神庙过夜,怕是要冻死在冰天雪地之中。

     姬尘将细柳握于手中,向着山神庙走去:“小爷倒要见识见识,这山神庙之中的,是神?是鬼?”

     沐小葵的手也按在刀柄之上,这天地竟一时间竟只有呼啸的风声,和二人踩在雪地上的声响。

     这山神庙荒废许久,连个大门都没有,屋顶也是破旧的,寒风穿透而来。

     山神像早就被推倒在地,一片残破不堪的景象。

     入了山山神庙,二人便看不见血迹,就连血腥味也淡了许多。

     “难道是我们多疑了?”姬尘说道。

     沐小葵环顾了四周,说道:“不管是不是多疑,总之今晚,我们可在此过夜了。”

     姬尘静下心来,感受着四周,这山神庙之中有着一丝诡异。

     不对,这里分明有第三个呼吸之声。

     姬尘握紧手中的细柳,警惕的看着四周,只觉得脖颈之处一阵温热,伸手一摸,居然是血!

     姬尘一声冷哼,抬头望去,只见一条长木棍向着自己袭来。

     姬尘猝不及防,一怔之下,那长木棍竟然似一条毒蛇般,直袭自己面门。

     长木棍之上早已经是血迹斑斑,这定是被这群死士追杀的人!而那些死士也必定是死在这长木棍之下。

     危急之刻,姬尘体内的天道剑气如墨的涌了出来,挡在姬尘的身前,可是那人的长棍力大无穷,一击之下,让姬尘如受千斤之力。

     身形忍不住顿时倒飞出去,将一张本就破碎的桌子,撞得粉碎。

     那人得理不饶人,继续袭来,一招一式皆在夺人性命。

     姬尘手中细柳挥动,硬生生的将那人的长棍削去一截。

     那人冷哼一声,长棍竟然似鬼魅一般,绕过细柳,直袭姬尘胸口。

     这长棍虽不是长枪,但却能轻易的刺穿人的身体,山神庙之外的数十具尸体便是最好的证明。

     姬尘急忙侧身,长棍擦着姬尘的身体而过。

     危险之极!

     姬尘急忙挥动细柳,想要将这长棍再断成两半。

     “砰!”

     一声清脆的声响,那人猛地一抖长棍,那长棍竟剧烈的震荡开来,恶狠狠的直接敲击在姬尘的胸口。

     姬尘只觉的喉咙口痒痒的,一口血再也忍不住,喷吐出来。

     那人显然没有想要放过眼前的姬尘。,举棍便是刺出。

     这一招甚是蛮横,竟让姬尘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姬尘不得已举剑对上。

     姬尘的剑与那人的长棍在空中相遇,只是不知是姬尘的剑锋利,还是那人的长棍力大。

     这一击便要决出个胜负!

     姬尘只觉得这人招式毒辣,自己居然没有使出半分的剑招来,如今好不容易沉下心来,使出一招灵蛇吐信。

     姬尘仗着自己手中的细柳锋利无匹,这招灵蛇吐信定能将此人的长棍破去,亦能刺破此人的喉咙。

     姬尘要将这人连人带棍刺个透心凉!

     可是那人却好似看出来姬尘的心思,长棍一转,被细柳刺穿的半截木头崩碎开来,而那长棍看似一往无前,却绕出一阵枪花。

     直让姬尘分辨不清!

     长棍猝然一抖,绕着细柳,削去圆头,露出尖锐。

     那人喝道一句:“天龙扑日!”

     姬尘只觉得这招眼熟,听到那人的断喝,才想起郑远也曾用过这招。

     一朵黑色桃花盛开在姬尘的胸前。

     “愚不可及”

     那人露出一丝冷笑,嘲讽起来,那尖头长棍竟然是直袭姬尘的喉咙。

     ……

     姬尘长这么大,只被两人拿着利器架在自己的脖颈处。

     一个是拿着斧头的沐小葵,另一个便是眼前手持长棍的人。

     那长棍离姬尘的喉咙只有三寸,不是那人不想刺去,而是这长棍被削去之后,竟只有这般长!

     而与此同时,姬尘的细柳击出一道剑气,那人头微微一侧,剑气将那人的头冠碎碎,如瀑布般的发丝披落下来。

     姬尘不由的松了口气,那人也微微一愣,没有料到如此的情况。

     这时两人才看清对方的面目。

     赫然是那紫衣小燕王。

     小燕王看了一眼姬尘,脸色苍白,手中的长棍掉落在地上,身形向下坠去。

     姬尘急忙向前拉住小燕王的手,那小燕王直直的倒在姬尘的怀中。

     小燕王此时无比的虚弱,可依旧开口道:“你!你……不要……碰我!”

     说着苍白的脸竟然飞起了两道彩霞。

     一切发生的太快,在沐小葵听到声响,起身之时便已经结束。

     沐小葵看着姬尘怀中的小燕王,皱眉问道:“他怎么会在这里,那群死士暗杀的人莫非便是他?”

     姬尘不理会沐小葵的话,急忙将小燕王抱到沐小葵刚刚铺好的茅草床上,沐小葵嘟了嘟嘴也不好发作,毕竟人命关天。

     小燕王的身上有数处刀伤,虽不致命,但若是不及时处理,怕是落下什么隐疾。

     沐小葵也过来帮忙,即便一万个不情愿,也不能见死不救。它不想碰其他男人的身体,但是看到姬尘担忧的眼神,心想,一个男人居然担忧另一个男人。

     沐小葵咬咬牙,将小燕王的衣带解开。

     小燕王的长发如丝绸散开,姬尘盯着小燕王精致的面庞看了片刻,又看了看小燕王的脖颈处,忍不住笑了起来。

     沐小葵看了看小燕王,取笑道:“这小燕王这样子长的倒想是个女人。”

     姬尘忽然起身,说道:“这伤口还是你一个人来处理吧!”

     沐小葵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姬尘笑道:“你不愿意看其他男人的身体,我也不愿意看其他女人的身体。”

     沐小葵目瞪口呆,良久才说道:“你说这小燕王是个女人。”

     不仅是个女人,而且是一个极美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