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寒风怒雪
    姬尘如今才知道沐小葵在身旁的时,不总是极好的。

     像如今的场景,若是没有沐小葵,那只能自己勉为其难的为小燕王解衣疗伤了。

     若是一不小心碰到哪里,也有疗伤作为借口。

     如此旖旎的疗伤场面,姬尘不是想象不出来。

     可是当小燕王的青丝洒落下来,见得了真容,姬尘又变得圣洁起来。

     当初在石寨古村的后山温泉之中,自己都没有对她做一些轻薄之事,今日又怎会趁其受伤的时候,动手动脚呢?

     要真若是看到一些不该看的,还不得被沐小葵将两颗眼珠挖出来。

     如今沐小葵的刀法越发的凌厉,修为更是一日千里,一刀斩出,隐隐达到意境之象。

     而自己的剑法依旧毫无章法,依旧在气境之劲。

     怕是过不了过久,自己也不会是沐小葵的敌手了。

     想到这里姬尘不禁更郁闷起来。

     寒风怒雪,天地一片雪白。

     姬尘想起天山之上,老头跟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修得剑心,以身作剑。”

     说的容易,做起来却是万分的难。

     连体内的天道剑气,自己都没有修得,如何修铸剑心。

     怕是自己要在这气境呆上许久了,本想着学那渡自己的小和尚一样,也能练就一手‘以气化兵’,如今看来也是妄想了。

     不过不亏的是,自己有天道剑气,借助这天道剑气,化出几把剑来,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姬尘看着入眼的雪白,心想自己经历的一切都是种子,只有经过埋葬,才会有生机。

     到时候变成一片绿林也不是没可能。

     雪忽快忽慢,忽急忽缓。

     姬尘就依着枯木赏雪,这一赏便是半个时辰。

     赏得是一种心情,若再能一壶酒就更好了。

     沐小葵其实早就将小燕王给敷完药,也给包扎好,此时的她正依这门框看着不远处的姬尘。

     你看雪,我看你。

     沐小葵担心姬尘受了风寒,忍不住开口,但又怕惊扰了这寂静之景,沐小葵悄悄的走到姬尘的身后。

     “手你是有的!”姬尘平静的说道。

     沐小葵沉思许久,忽的明白姬尘的话,俏红了脸,从后面伸出手,自姬尘的腰间环绕,抱住姬尘。

     原来他是暖的!

     姬尘摆弄着雪花,使其不落下,也不升起,他开口道:“你就不问问我,是怎么知道这小燕王是个女子的?”

     沐小葵丝毫不在意的说道:“你有你的法子,我有我的法子。”

     姬尘笑问道:“你的法子是什么?”

     沐小葵解释道:“我把她的贴身软甲解下来之时,便发现她确实是个女子,而且是个美貌绝尘的女子。”

     沐小葵不想问姬尘是怎么发现,这小燕王是个女子的。现在她更在意的是姬尘曾跟她说过。

     老燕王为了骗姬尘上天山,答应要将他的独女许配给姬尘,如此看来倒是所言不虚。

     沐小葵眼神黯淡,如同星星隐没了光芒,她问道姬尘:“她为什么隐瞒自己是女子的事,而假扮成一个男人,那样岂不是很辛苦。”

     沐小葵见过小燕王的贴身亵衣,紧的很,能够将小燕王高挺的胸脯勒出一道马跃平川来,那样定是辛苦得!

     做个女人不好吗?为何要辛辛苦苦的假扮一个男人。

     “我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假扮男人,但我知道她希望别人知道她是个女子。”姬尘说道。

     小燕王总是喜欢仰着头,她定是希望别人注意到她雪白的脖颈,那里没有喉结。

     男子是应该有喉结的。

     可是遇到她的人,总是被她倨傲的神情所吸引,哪里敢盯着她仔细的打量?哪里还顾得了其他?

     此时依着门框的是那小燕王!

     小燕王苍白了脸,看着远处枯木之下的二人,竟然迷离的眼。

     别人只知道她小燕王是个嚣张跋扈的野蛮人,可谁曾知道,那嚣张跋扈的野蛮面具之下,是个如水的女子。

     越是嚣张跋扈,就越没有人怀疑她女子的身份。

     老燕王确实只有她一个独女!

     可是为了燕云的大旗不能凋落,所以她只能如一个男子活在世上。

     十八年来,她都是如男儿一般长大,男儿能做的事,她便要必须能做,男儿不能做到的事,她也要能做。

     提枪上马的本事,她不比任何人差;兵书百家中的道理,她也比任何人都通晓。

     是燕云的风沙,将她吹成了这般的人!

     至少在温泉之前,她认为自己装扮是天衣无缝的,除了自己的父王和弄月之中,没有人知晓她女子的身份,直到遇到了姬尘。

     那个敢于细细打量她的人!

     一开口便是一句——这妹妹我曾经见过。

     小燕王心里是高兴的,原来做了十八年的男人,做一回女人倒不错。

     只可惜甚为短暂。

     小燕王此刻竟羡慕起沐小葵来,携侣江湖,岂不美哉!

     寒风是透骨的,小燕王经不起这般的寒风,忍不住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

     这声音也打碎这雪景。

     “你还受着伤,站起来干什么,快点躺下来。”沐小葵急忙过来扶住小燕王。

     沐小葵自从得知小燕王是个女子,态度也转变了许多。

     即是个女子,那些关于小燕王在燕云强抢民女的事,多半是假的,一个女子要另一个女子有什么用?所以那些也必定是造谣。

     沐小葵说道:“你若是嫌冷,我让地瓜把外衣脱下来给你。”

     姬尘一听,顿时不乐意了,沐小葵一句话便将自己给卖了?

     姬尘撇撇嘴问道:“为什么不脱你的衣服?”

     沐小葵拿起追魂鞘敲着姬尘的头,说道:“我是个女人,这种事当然要你们男人来做。此时不正是你英雄救美的时刻。”

     姬尘无奈的笑道:“原来做个女人,还有这种好处。”

     小燕王苍白的面孔,见到两人如此嬉戏,即便心情再不好,此时也会笑起来。

     小燕王说:“两位救了我,还未请教两位的尊姓大名。”

     “是啊!我是沐小葵,沐浴在阳光下的小葵花。至于这呆头呆脑的家伙,姐姐就跟我一样,叫他地瓜好了,姐姐,地瓜烤的地瓜可好吃了。”沐小葵笑着说道。

     “地瓜烤地瓜,我们吃地瓜!”

     两个女人一旦聊起来,怕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不消片刻,两人便以姐妹相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