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青玉鬼面
    门外的尸体现在早就淹没在大雪之中,不见踪影。

     小燕王只是一时兴起,便独自策马而行,谁知黑暗之中竟然隐藏了数十名黥面死士,一路边战边退,便来到这山神庙。

     恰巧姬尘二人来到山神庙之中,小燕王把他们当做是前来刺杀的黥面死士。

     遂有了之后的一番争斗。

     火堆里面有些许正烤着的地瓜,是姬尘寻了几里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只因为沐小葵说了一句,你的轻功好,去的快,回来的也快。

     如此姬尘便冒着大雪出去,再顶着雪月回来。

     即便这样,还被二女取笑道:下辈子做个女子,这些粗活便可以交给男子来做了。

     也不知道两个女人在山神庙之中能谈起什么?

     一个做了十八年的假男儿,一个待在石寨古村之中十七年。

     真能谈得起来!

     此时的姬尘孤寂的很,数着从破旧屋顶落下的雪花,耳边不时传来二女的嬉笑声。

     小燕王的脸上渐渐有了些红润,不在像之前一样苍白病态。

     “姐姐的名字真好听,边无雪。”沐小葵坐在小燕王的身边,拨弄着火苗。

     小燕王出生的凛冬时节,那个冬天,燕云难得没有下雪,也是这百年来唯一的一次暖冬。

     仅仅是那个暖冬,燕云的神木谷就开出了满山腊梅,暗香十里。

     小燕王的名字简单,可少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因为小燕王的头衔太引人注意了!

     边无雪与沐小葵讲起燕云的风雪,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和那大黎皇朝最为精悍的百里燕营。

     边无雪的枪法便是在百里营之中学得。

     女子气弱,她便绑上三十斤的沙袋,如此数十年,她的枪法不仅比男子的力大,更有女子的精细。

     枪法之中少有破绽,对姬尘对决之时,若不是边无雪受过伤,手中的又仅仅只是一杆长木棍,这姬尘哪里有机会使出一招灵蛇吐信来。

     沐小葵的刀,边无雪的枪。

     如今都是姬尘敌不过的。

     若是在不寻一些功法,仅仅凭借一本《三皇大周天星辰诀》和那些残缺的心法,是不足以在这江湖之中走动的。

     寒风怒雪,将血腥味吹淡了。

     可这里的火光,和淡淡的血味道终究是逃不过一些人的眼睛。

     门口的月光陡然被人遮掩住。

     来人带着一诡异的面具——青玉鬼面。

     与那姬尘包袱之中的十轮地藏玉像一样的材质——昆仑青玉。

     鬼面上的容貌又与玉像的恶魔一面一模一样。

     来人是十轮地藏的人!

     姬尘猛然起身,手已然按在细柳之上。

     这人的身法好奇妙,居然融入到风雪之中,让众人没有一丝的察觉。

     不仅是那青玉鬼面之人,便是他脚下的一人也是如此。

     青玉鬼面脚下匍匐着一人,披头散发,四脚着地,在这寒雪天之中竟然只穿着一件破碎的单衣。

     那青玉鬼面之人干笑了几声,声音缓缓的传来,如同生锈的机器转动一般,又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

     青玉鬼面人说道。“几位躲在这破庙之中,就不怕这漫天的风雪将这里掩埋了。如此怕是要到明年的开春,才能被人发现。”

     “发现什么?”姬尘问道,眼前的人周身气息玄妙,绝不会等闲之辈,尤其是他脚边的人,明明是个人,却双手双脚的着地,眼神之中也没有半点的感情流露。

     边无雪认识这种眼神,大漠之中的狼,便是这般的眼神。

     青玉鬼面人听到姬尘的话,将身上的雪抖的干净,说道:“我指得自然是孤林之中朱大少的尸体,还有这破庙的黥面死士。若不是这陈哮天嗅觉灵敏,我自不会找到。”

     沐小葵冷笑道:“这陈哮天倒像是个狗的名字。”

     青玉鬼面人说道:“他确实是条狗,而且是条听话好狗。”

     青玉鬼脸面具将开口的人遮的严实,看不到容貌,唯有露出一双深邃如海的双眼。

     陈哮天一动不动的匍匐在青玉鬼面人的脚边,他虽是个人,却听不懂人言,青玉鬼面人也不需要他听懂人言。

     青玉鬼面人深深的看了边无雪一眼,可是边无雪丝毫不理会,捡起树枝,从火堆之中拨出一烤熟的地瓜,伸手去摸,却被烫着了,只好露出窘样。

     青玉鬼面人只跨过门槛一步,正巧躲过风雪,随后便不再向前。而陈哮天则依旧站在雪地之中,这寒雪天,他就当真不冷吗?

     青玉鬼面人说道:“我是来拿东西的!”

     姬尘问道:“拿什么?我们的项上人头?”

     姬尘的话很直接,也很冷!没有丝毫的欢迎。

     可是那青玉鬼面人却没有一点的在意,若是人人都在意他人的话,这江湖还不得飘血如雨。

     青玉鬼面人说道:“这位公子,不知道可把那双念佛还与我。”

     只听到青玉鬼面人的话,自己猛然想到自己包袱之中的玉像,此人多半说得便是它,原来十轮地藏的人称它为双念佛。

     为执念,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双念佛倒也是个好名字。

     姬尘将双念佛放在手中故意掂量了几下,见青玉鬼面人无动于衷,也觉得自讨无趣,本以为这双念佛是个珍贵玩意,如此看来,对于他们十轮地藏的人来说,算不得多么珍贵。

     至少姬尘没有从青玉鬼面人眼中看出半丝的心颤。

     姬尘将手中的双念佛抛给青玉鬼面人,问道:“当初刺杀我的人,可是唐门的人?”

     青玉鬼面人耐味说道:“叛处唐门的,也算是唐门的人?”

     姬尘说道:“不算,可这江湖这么大,我总不能一片一片的将那人找出来,所以我去唐门找个说法。”

     青玉鬼面人说道:“公子这想法着实好,可惜那人是真真切切的叛出了唐门,公子若真要去唐门寻个说法,那人指不定有多么欣喜呢。要是一不小心,学那老燕王火烧北齐皇宫一样,把唐门烧个干净,那女杀手还不得以身相许?”

     姬尘眯着眼睛,看来要找出入了十轮地藏的女杀手,怕是不简单。每一笔账姬尘嘴上不说,可是记得比谁都清楚。

     青玉鬼面人正要转身离去,突然又想起来什么事,说道:“我来这里有三件事,第一便是要回这双念佛,本以为会有一番苦战,可你却与我方便,那第二件事,我便与你方面。”

     那人眼神讥笑,唤来雪地之中的陈哮天,指着姬尘说道:“好狗!上,试试这人的深浅。”

     话音一落,陈哮天飞扑而来,猩红的眼睛,怕真是一头发了疯的狗。

     转眼陈哮天便来之跟前,姬尘身形一动,来到山神像之前。

     陈哮天丝毫不避讳姬尘手中的细柳,一掌就要拍下。

     “找死!”姬尘冷哼一声,剑锋凌然,若灵蛇出洞,直至陈哮天的喉咙。

     “砰!”

     一道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姬尘手中细柳正死死的抵在陈哮天的手掌之中。

     此时徒手便敢握住这细柳的锋芒!

     青玉鬼面人笑着说道:“这陈哮天是个弃婴,由一头母狼将其养大,直到我家公子外出狩猎之时,误杀了那头母狼,才将其带回抚养,莫要小看他,天生怪力,普通的刀剑可伤不了他。”

     姬尘抽回细柳,淡淡的说道:“我手中的细柳可不是普通的刀剑。”

     姬尘挥剑的速度极快,一眨眼便已经连刺数剑。

     可是这陈哮天果真如那青玉鬼面人所说的,普通的刀剑伤他不得。

     可这陈哮天若是个普通人,姬尘怕是低他不过,只可惜这人随着母狼一同长大,是个痴儿。

     姬尘的剑,连点陈哮天数道穴道,使其动弹不得。

     姬尘瞥了一眼身后的陈哮天,笑道:“光有蛮力可胜不了我。”

     青玉鬼面人不动声色,依旧盯着姬尘身后的陈哮天。

     只见那陈哮天,嘴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周身竟然爆发出一阵强大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