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玉笛声中雪飘零
    空中的孤蝶越来越多,于树梢间翩跹起舞。

     沐小葵苍白的手,抽出漆黑的刀。

     遥指姬尘。

     姬尘的眼中有雪,有刀,有她。

     “我听闻过公孙大娘剑舞,今日有幸,竟然见识在沐女侠的刀舞。”

     沐小葵只觉得好笑,手中的竟真的刀飘舞起来,刀光掠去。

     此时,孤飞的蝶不再是只会飘落,一丈之处的雪顺着沐小葵中的刀,于空中腾飞。

     沐小葵手中的刀,总是恰当好处的从孤蝶之中掠过,一片孤蝶划出,做两片孤蝶。

     再等片刻,沐小葵将刀收回刀鞘之中,又将刀鞘插于地面,待得一丈之处的孤蝶在落下之时。

     沐小葵陡然拔刀,向着天空砍去,这漫天的孤蝶,竟然全部化作雪碎沐子。

     好似一层白色的头纱,环绕在沐小葵的发丝间。

     姬尘的眼前有了雾气,那沐小葵的身影也变得模糊起来。

     沐小葵在远处说道:“地瓜,你不是陪我练刀吗?怎的就像一个傻瓜,在远处看着?”

     姬尘的细柳没有剑鞘,只是用白布包裹着。

     姬尘扯下白布,说道:“我的剑没有章法,做不到你那样的意境神形。”

     说着,姬尘手中的细柳,轰鸣的一声,向前刺去,剑身之处的孤蝶皆化成水滴落下,唯有剑尖之处的一片雪花,恰大好处的裂成六瓣。

     六瓣孤蝶,卷动呼啸。

     席卷至高空。

     沐小葵嘟着嘴说道:“你这人,真是煞风景,这雪花好不容易凝结而成,倒被你变成普通的水珠,无趣!”

     姬尘笑起来,说道:“这漫天大雪能来这一席水珠,岂不是很好看?”

     旁边的火堆早就在大雪之中淹没了。

     沐小葵哈着冷气,可怜兮兮的看着姬尘,姬尘一把将沐小葵拥入怀中,轻声道:“你这样子,要是被大叔看见,定是要责罚我的。”

     沐小葵从姬尘怀中探出头来,笑道:“大叔可舍不得责罚你,大叔熬练大半生的剑意都传给你,你要是有个万一,大叔还不得罚我去后山,挑上个数月的水。”

     姬尘忽然想到后山的一池温泉。这时节,在其中泡上一泡倒是惬意的很。

     姬尘想起那日的场景,那斧头距离自己的脖颈仅仅一寸的距离。

     大雪落满了两人的身上,像是个雪人。

     雪中数道人影缓缓走来。

     为首的一人正打着伞,他不喜欢这冰冰凉凉的东西,也最为讨厌这寒雪天。

     若不是得知小燕王已经走了,又有人来报,在城外数里处发现沐小葵二人的踪影,他定是不会迈出太守府一步。

     姬尘看清了来人,不屑一顾的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朱大少爷,我原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现在看来却也是个白痴。”

     听到姬尘的话,朱大少脸色被气的青白,他确实是个白痴,不是个白痴怎的会在这漫天的大雪之中来寻人。

     不过便是白痴他也认了。这些日子,他想沐小葵想疯了,想到茶饭不思,这几日也是日渐消瘦,他老子并州太守为他娶的几房俊俏人儿,早就满足不了他了。

     他从没有见过如沐小葵这般刚烈的人,若是征服起来必定是快感连连。

     朱大少盯着沐小葵说道:“你看你,在这大雪之中跟着这穷小子,受这风寒,本少看得都心疼,倒不如跟本少回去,有火炉,有瓜果,何苦受这等罪。”

     “来来来,让本少好好的疼疼你。”

     朱大少**的眼神让沐小葵感到不适,沐小葵眉头一皱,眼神一凌。

     却又感觉到手心中的温暖,转头一看,姬尘正握着自己的手。

     姬尘问道:“我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为你解气。”

     沐小葵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每次都是你站在我的前面,这次你看着我便可。”

     姬尘看着沐小葵的坚定的眼神,便也不计较,松开沐小葵的手,取来腰间的玉笛。

     “别染上血!”

     姬尘嘱咐道,他竟在雪寒天吹起的玉笛,就不怕这悠扬的笛声,让风雪之中的归人断了肠吗?

     朱大少爷欣赏不来这凄凉的玉笛声,只想这臭小子为沐小葵送行呢。

     朱大少爷暗暗的点头欣喜,眼前的臭小子识趣,自己的身后有近二十人,怎的敌不过他一人。

     只可惜待抓住这沐小葵,这臭小子自己也是要杀死的,定要断了这沐小葵的念想。

     可是朱大少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他看见沐小葵的手按在刀柄之上。

     “快快,上去拦住她!”朱大少焦急道。

     沐小葵的步伐越来越快,一步踏出,凌空而起。

     这踏云步可不是用来踩棉花的。

     沐小葵落下之时,正将一人的头颅踩地粉碎。

     近二十名的壮汉,何曾见过这般血腥的场面,心中不禁胆怯起来。可是身后的朱大少一个劲在催促。

     “你们这些废物,连个女人都打不过,赶紧给本少爷上!”

     数十位大汉冲了过来,沐小葵眼神坚定,待得这些壮汉近之时。

     沐小葵的刀猛然拔出,刀气如虹,一瞬间近身的数名大汉止住的身形,口中的血液止不住的流淌出来,寒风一吹,竟然拦腰折断,倒在地上。

     死的不能再死!

     沐小葵显然没有将这惨烈的景象当回事!

     玉笛声如同一道道催命声般,每到一悠扬之处,便有一人倒在雪地之中。

     沐小葵杀的兴起,刀锋一转,又是一颗好大的头颅!

     忽然那悠扬的玉笛声止住了,沐小葵转身一看,一柄刀正悬在空中!

     竟然漏了一人!

     可是那人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他好不容易寻到了一处破绽,还未来得及,就被一柄青绿之剑,刺破了喉咙。

     姬尘收回细柳,血液滴落在雪地上,开出一朵朵妖艳的红花。

     这雪地早已经有了极多的血红之花。

     再过片刻,大雪将那血红之花遮掩住。

     姬尘忍不住道一句:“寒雪之天,真是个杀人的好时节!”

     朱大少浑身颤抖,脸上的肥肉忍不住的在打颤,此时他的眼中哪里还有半点的**神情。

     怕是沐小葵站在这里,他也不敢向前一步。

     他看见沐小葵漆黑的刀的时候,就后悔了,他听说有一柄漆黑的刀将得月楼斩去了。

     早上的时候,他还在咒骂,那手持漆黑的刀的主人,毕竟这得月楼,他也是常去的。

     可是如今,这漆黑的刀就在自己的面前,而刀的主人正冰冷的盯着自己。

     朱大少急忙磕头认错,道:“本少爷……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二位,二位饶我一条性命,我再也不敢了……”

     沐小葵心中没有半点的起伏,平淡的说道:“老娘在并州城之中便听说过你的恶名,强抢妇女的事,你可没少干。如今老娘也算是为并州处去一害。”

     刀光一掠。

     “不要……”

     朱大少的话还未说完,他便看见这天地居然倒转过来,他看到自己肥硕的身体倒在地上。

     原来已被斩去头颅。

     这雪没有止住的趋势,将这古林掩盖住。

     嗅不到一丝的血腥味。

     从今日起便要数九了!

     这天也会一天天的变冷,直至来年的开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