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盗君
    中计了!

     只在烟雾升起的刹那,众人的心头就涌现出不好的预感。

     本以为那白玉手中的铜钱为杀人而准备的,可只是扬起一阵烟雾,待得烟雾散尽,一旁的窗户开着,而白玉的身影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唐千秋习惯性的以折扇一拍脑袋,道:“本公子早就该想到的,这手眼通天的徒弟,有盗中君子之称盗君也是叫白玉。”

     此般情景姬尘岂能再抱剑而立?

     被数十个九世轮回的人截去后路,而前方亦有一位手持苗刀能让白玉面沉如水的高手挡着。

     前有狼后有虎

     姬尘缓缓说道:“先否后喜?”

     干了坏事要倒霉,先交恶远,再交好运。

     这白玉干了坏事,让姬尘三人来抵恶运。

     这可是硬生生的被白玉坑了一把。

     头戴斗笠的黑衣人,手持苗刀,刀身修长形似禾苗。

     三人只觉的一道阴冷的目光扫过自己,浑身忍不住颤抖起来。

     “就他们?白玉呢?”

     他明明一看见白玉,也已看见白玉扔出烟雾弹,趁机逃走,可他还是要问。

     一人说道:“首领,白玉逃走了,我等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一直在此等首领过来,在此之前,与白玉交谈过的人都已经死了。只剩这三位。”

     首领淡淡的嗯了一声,道:“拿下他们!白玉跑不了!”

     截去后路的一人,向前而来,正要擒下唐千秋,手还未碰到,只见唐千秋发丝微微一动,那人只一声惨叫,便硬生生的倒在地上,眉心处一道细不可查的伤口。

     唐千秋微笑着摇着青竹疏影,一只手别再身后。

     身后又有数人小心翼翼的前来,可唐千秋依旧一动不动,从衣带处又射出几道寒光,又是数十人倒在地上。

     大袖揽清风!唐千秋可不止是手中有暗器,浑身上下皆是暗器,便是脱光了站在你面前,也不可放松警惕。

     唐千秋摇头叹息道:“没有了,这下真没有了,早知道有这一遭,当初就该多准备些。”

     他虽如此说,可众人却连一根毛都不相信,唐七公子的手段岂是儿戏。

     “退下!”黑衣人沉声说道。

     九世轮回的数十人皆都离开,退据黑衣人身后。

     黑衣人含胸拔背,双手握刀,右手五指握刀柄前部,虎口靠护手,左手握刀柄后部。

     身催刀往,刀随腰转,眼随刀势。

     自下而上浑圆挥出一刀。

     三人身前的桌子应声而而碎。

     三人急忙躲闪,可那黑衣人脚踩疾绞连环步,已到众人面前。

     姬尘顺手一招灵蛇出洞轻点,黑衣人挥刀而往,剑尖与刀刃一接触。

     姬尘只感到手中的细柳似要脱手而出,当即一狠心咬着牙,一用力,左手剑指一推。

     黑衣人势如泰山,随形随意,刀势一转,苗刀错开细柳的剑锋,只在剑身上擦除一阵火花,势大力沉,将姬尘击退。

     黑衣人正要乘胜追击,身后一阵响动。

     唐千秋折扇一合,手中在冒出数十根银针,黑衣人苗刀挡于身前,只听到一阵‘叮叮当当’,在看到一阵阵火光四射,黑衣人刀法浑然,将这唐门暗器皆挡在身前。

     “唐门暗器不是号称,二十丈之内取人性命吗?”黑衣人冷冷的说道:“是唐门浪得虚名?还是你学艺不精?”

     随着话音落下,唐千秋眼眸间的一丝笑意也消失了,他生气了。

     辱他唐千秋可以,辱唐门则不行。

     唐千秋号称两袖清风,衣袂带着劲急的风声。

     风声骤起。

     急促而又杀机凛然。

     黑衣人脸色一变,不再淡定,几个跳步向着身后掠起,惊呼一声。

     “暴雨梨花针!”

     出必见血,空回不详!

     那二十七枚梨花针,浮光蔼蔼,冷浸溶溶月。

     烂银霞照通彻。

     黑衣人甚是果断,连点数人穴道,置于身前,挡住那必杀的一击。

     前方四五人竟然在这暴雨梨花针之下,被捅成了蚂蜂窝。

     以自己人做盾,不可谓不心狠。

     黑衣人正欲起身,身旁阵阵响动,沐小葵离地三尺,脚下雷音滚动。

     踏云步!

     沐小葵还未拔刀,她要在最佳的时机拔刀斩出,之前的她还在酝酿刀意。

     只在此时,气势不减,身催刀行。

     刺啦!

     漆黑的追魂鞘寒光耀冰雪,杀意弥漫,直欲取黑衣人性命。

     黑衣人刀尖上的活做的不少,如今千钧一发之际,反而更加平静。

     横气填胸,收腹敛臀,以腰带刀,蜿蜒如蛇行。

     竟然将沐小葵的杀菩提一招招肢解开来。

     可那黑衣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虎口崩裂,衣角被割裂,就连头上的斗笠也缺了一块,显得狼狈不堪。

     姬尘正欲站起来帮上一招,只见人影一晃动,先前逃走的白玉又出现在众人面前。

     白玉手中又扬起一阵烟雾。

     “走!离开此地。”

     待得烟雾散尽,几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

     落雪无情,未有禅意,只闻杀意。

     沐小葵漆黑的刀并没有收进刀鞘之中,而是横架在白玉的脖颈之上。

     “女侠饶命,这宝刀要是再偏上几寸,我的头可就保不住了。”白玉幸讪讪的说道。

     “放你的屁,头没有了,不过碗口大的疤而已,而你这小毛贼居然敢对姑奶奶我下绊子,活腻歪了?”沐小葵一瞪眼,只欲给他个痛快,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这绊子下的可不轻啊。

     唐千秋苍白的脸,左手隐没在衣袖之中,微微的颤抖,那招暴雨梨花针耗尽了他的真气内力。

     而姬尘则稍微好一点,只虎口崩开,并不是什么大事。

     白玉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着,不时被追魂鞘上的寒意惊的一身冷汗。

     丝毫不要怀疑沐小葵的杀人的眼神。只要一个念头,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取其性命。

     “小葵,收起刀来。”姬尘说道。

     沐小葵眼眸不善,可依旧隐没刀光。

     “盗中君子,道上的人称呼你一声盗君?”姬尘问道。

     白玉厚着脸皮,哪里还有独斟独饮时候潇洒的模样,只嬉皮笑脸道:“那是同行中人的厚爱,才给个虚名罢了!”

     “屁,小毛贼就小毛贼,还取个盗君的名号。莫不要辱了君子的名号。”沐小葵不屑的说道。

     白玉只一个劲的嬉笑道:“女侠说得对,女侠说得对极了!”

     怎一个厚颜无耻形容,要是现在沐小葵打他一巴掌,保准儿伸出另一面请沐小葵再打一巴掌。

     唐千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那九龙观音是你偷的?”

     此言一出,众人的脸色也变了一变,冷眼看着白玉。

     白玉脸色煞白,直摇头道:“不是我,这九龙观音可不是我偷的,这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被圣上知道,我的头可就不保。”

     众人明白他的意思,九龙观音本是秦王的贺礼,专门为圣上贺五十大寿,如今被劫事小,丢了秦王的面子,更辱了身上的龙颜,这事便大了。

     当年沐王府一夜被灭,圣上一旨而下,江湖腥风血雨数十年,如今江湖中人劫了九龙观音,莫不是向圣上挑衅?

     要是江湖有传言这九龙观音是被白玉劫走的,那锦衣卫怕是要把这江湖翻了个底朝天,也要捉拿白玉,到时候这白玉便是插翅难逃。

     唐千秋问道:“那你说你干了坏事,要倒霉?你干了什么坏事?”

     闻言,白玉叹息了一声,道:“还不是我这张嘴,我干的坏事便是见人都要说上几句,恰巧的是,我又知道这九龙观音为何被劫,是何人劫走的。”

     “何人?”

     白玉脸上阴晴不定,可见沐小葵手默默的把在刀柄上,便松了口:“这九龙观音不是江湖人劫的,就是那秦王自己劫走的。”

     秦王自己劫走的?

     “哦,自己派人押送,自己劫,难不成他自己昏了头?”沐小葵显然不信。

     “女侠,你要信我,江湖中的势力还没有谁胆子肥到可以挑战龙颜。”

     此话不假,江湖风雨飘摇,可也是在大黎皇朝之下飘摇。

     沐小葵想了想,问道:“这秦王又为何这般做?吃饱撑着了?”

     白玉神情落寞,无奈说道:“这其中的道理我也不知晓。我与我朋友说了这些,只可惜我朋友也是一个和我一样多嘴的人,没过几天便遭了毒手,再后来九世轮回的人便开始追杀我。”

     众人沉默不语,秦王自己劫九龙观音,白玉知情,九世轮回的人追杀而来。

     九龙观音之中隐藏这什么样的秘密?

     九世轮回与秦王又有什么关系?

     为了杀人灭口,为何不直接些,白玉武功并不是当世一流,就算轻功了得,竟然能让其从秦川跑到湘西,再从湘西到长安。

     似一头猛虎在逐狼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