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落雪阁
    江湖消息一路添油加醋从并州传到了长安。

     越传越玄乎!

     那刀斩得月楼的仙子,竟然一人独闯陌上栖梧的寒江孤岛,又以一刀之力震慑诸位长老,力保庄周晓梦性命。

     那仙子正是三十年前一招杀菩提败尽天下英雄柳僧佛的关门弟子。

     也有传言说那仙子也看上了风无情,要与梦仙子一同争夺风无情,并相约雪后一战。

     江湖总少不了这些趣闻,若是真来上一个两女夺夫的场面,那可就是百年难得一见。

     正如这空穴来风,有无依据?皆看你的理解罢了!

     沐小葵听到这些传闻,大骂道:放你的屁。

     可心中却是美滋滋,道一声:舒服!

     原来这名号在江湖上响起来的感觉是这样的,老娘的名号才刚刚响起来。

     沐小葵问道:“这庄周晓梦有冰美人之称,这幽若梦有梦仙子之号,老娘如今也得取得名号,响当当的哪种?你两动动脑子,觉得老娘被称为什么合适?”

     唐千秋看着天空,不停的用折扇敲了半天的头,灵光一闪,笑道:“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江湖中人既把你于梦仙子等人齐名,确实该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以本公子看,叫做广寒仙子便好!”

     广寒仙子不就是嫦娥吗?

     沐小葵确实像一轮明月,一轮唐千秋心目之中不圆不缺的明月,皎洁白净,却又没有超凡脱俗,是一伸手便可以摸到的。

     沐小葵默念着广寒仙子的名号,皱着眉并不是太满意。

     这时候,姬尘说道:“别想什么名号了,凿佛的大师原本的杀菩提的名号,现在就已经安在了你的头上,现在整个江湖都认为你是大师唯一的传人,携着一招杀菩提来搅动江湖风云。”

     沐小葵大呼冤枉,那刀斩得月楼的又不是她,那大师的传人也不是她,如今无缘无故的顶着杀菩提的名号,关键是杀菩提的名号哪有那梦仙子冰美人来的好听。

     岂不冤枉!

     杀菩提三个字就像是一块吸铁石,专门吸引仇恨。

     杀菩提沐小葵,一人一刀一白狐!

     落雪阁不总是有人来听禅的,远处几个人正贼兮兮的望向沐小葵三人,端着的酒早已经凉了,也不知在交谈什么,竟忘记了喝酒。

     天空又变得灰蒙蒙的,落雪与琵琶声一道而来。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拨弦的女子眼眉间续上一袭白绫,遮住那最是含情脉脉的眼眸。

     只见那一桌未喝酒的四人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两人持剑,两人持刀,只一面而来。

     去的方向并不是姬尘等人,而是另一桌的独斟独饮公子。

     独斟独饮的公子随着拨弦之声缓缓的敲击桌面,那一根手指如茭白般。

     持剑的一人走来,说道:“我等有事想请教公子!”

     独斟独饮的公子依旧闭着眼,说道:“可知道规矩?”

     “投石问路!”

     持剑的第二人从怀里掏出一锭黄金,轻放在桌面上。

     “讲!”独斟独饮的公子惜字如金,也没有瞥那锭黄金一眼。

     持剑的第一人手心已经冒着汗,可依旧故作镇定,道:“我等想知道九龙观音的下落?”

     这声音不大不小,正巧被琵琶声掩盖住。

     四周的人依旧自顾自的饮酒。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九龙观音啊!这可不止十两黄金,得加钱!”公子又说道。

     持剑男子早就料到不止十两,遂又从怀里掏出一锭十两的黄金,依旧轻放在桌面上。

     “还是不够!”公子依旧摇着头,听着曲音。

     如此反复!

     这桌子上的黄金足足已经九十两,可公子依旧不开口。

     那四人的已经是汗如雨下,这花钱买东西的居然紧张起来,这买东西的倒是风轻云淡,世间竟有这般道理咧。

     持剑男子淘遍了全身,便只剩最后一锭黄金,放在桌子上。

     独斟独饮的公子终于睁开了眼睛,将那十锭黄金一一点过后,说道:“杭州!”

     “什么?”持刀问道。

     “你们不是想知道九龙观音的下落吗?我与你们说了,在杭州。”公子说道。

     “杭州,就这些?”持刀男子有些恼怒。

     公子说道:“就这些。”

     持刀男子道:“只杭州二字,便值一百两黄金?”

     公子说道:“值!而且你们还赚了!”

     持刀男子正要发作,那持剑男子一把拉住,躬身向公子说道:“白公子大人有大量,我三弟是个粗人,您不必与他一般见识。”

     白公子笑道:“你虽称呼我一声公子,可心底却只当我是个算卦先生,而且也不信我这杭州二字,可我已经开口,这一百两黄金我是必定也收下的。”

     嘴上这么说,可白公子依旧任这一百两黄金静静的躺在桌面之上。

     可那持刀男子浓眉大眼,嘴中说道:“白公子,你随便说上一句杭州,便能诓我兄弟四人一百两金子,莫不是这江湖上的钱都这般好赚?”

     白公子一蹙眉,道:“你这是信不过我?认为我骗了你?”

     浓眉大眼的持刀男子不搭话,伸出手来,想将那一百黄金收回,在他看来这一百两黄金只卖杭州二字实在划不来。

     可拨出去的水,正如白公子的银子,是收不回来的。

     白公子已然开口说了杭州,这钱一定也收下,不能坏了规矩。

     白公子手中一枚古铜钱一隐而过,随着那浓眉大眼的男子的一声惨叫,血溅黄金,一根大拇指掉落在酒桌之上。

     远处姬尘酒桌上的酒壶崩碎,唐千秋手中折扇一点,那枚铜钱径直落在酒杯之中,丝丝血水浮在酒面之上。

     此时那琵琶声陡然停下,此时无声胜有声!

     白公子有些生气,说道:“江湖中的人向来知道我白玉童叟无欺,我说这杭州值一百两,便值一百两。祖宗定下的规矩错不了。”

     这原本只闻琵琶声的落雪阁,只在白玉的话语之下,喧闹起来,众酒桌间不停的絮叨了‘杭州’二字。

     “是是是!”

     持剑男子一个劲的给白公子赔不是,拉着浓眉大眼的持刀男子急匆匆的回到座位,那满眼的怨恨,只怕没把白公子撕了,可惜他不是白公子的对手。

     曲音再次响起时,却别有一番风味,曲中有杀意。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数十人在落雪阁中刀光剑影,血肉横飞。

     寒光乍现。

     待得曲中收拨当心画之时。

     那持双刀双剑的四兄弟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四周亦有数十具尸体,血腥味慢慢的弥漫开来。

     店小二站在柜台面前擦着桌子。

     弹琵琶的女子行了一个万福,从身后拿出一杆竹竿,小心翼翼的轻点地面。

     原来是个瞎子!

     人无完人,若是一切皆是完美,便没有这江湖。

     白公子久久不能回过神来,也不知道是沉浸在那惊心动魄的曲音中,还是沉浸在四兄弟的死之中。

     或许都有,或许都没有。

     白公子捏了一个花生米扔入嘴中,半醉半醒的说道:“赏!”

     那店小二走来问道:“客官赏多少?”

     白公子看着这桌面的一百两黄金,独取那未沾血的十两黄金。

     店小二心领神会,喝道:“白公子赏银九十两黄金。”

     那弹琵琶的女子欠身,笑道:“谢公子。”

     这一手赢得满堂喝彩!

     至于那数十具尸体,众人只当没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