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九龙观音
    外面落雪,里面也落血。

     这落雪阁真应了这名字。

     盲女弹得一手好琵琶,正是杀意凌然,惊心动魄,谁曾想到如此摄人心魂的曲音,竟是一位盲女所弹奏。

     听的人也是拼命的应和着,只待曲音落下之时,说道一句:“当赏”。

     因为看不见,所以毫无恐惧。

     若是如此解释,那店小二又怎么说。

     倒在血泊之中数十具尸体,没有一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可他确实只是个普普通通只会吆喝擦桌子的店小二。

     若是问起缘故,店小二只说道:“这店里每天总是要死上的个把人的!”

     那就没有官府的人管管?

     店小二只摇了摇头,将这桌子擦的干干净净,道:“这官府只管能管得事,这不能管得就烂在肚子里,若是真的棘手了,就上报到朝廷,让那皇帝老儿去想法子。他们啊,才不操这心思哩!”

     店小二说的话在理,寒窗苦读十年,一朝功名。穷日子过怕了。谁在位不好好的捞上一把油水,管你百姓死活作甚?

     看着那原本温热的血变得冰凉,倒有些可惜,原本的热血男儿,不知为何缘故遭了性命。

     依着姬尘看,那白公子只取十两金子,便只是那一句‘九龙观音在杭州’只值十两,余下的九十两金子,不妨做个风月之人,赏了!

     沐小葵转过身,压低声音问道:“这人谁啊?几句话便值一百两金子,这赚钱的方式来的倒是挺快,要不我们也去试试?”

     这样沐小葵就有花不完的小钱钱了?

     沐小葵三人能在杀意凌然的琵琶声中听到白玉的对话,这白玉自然也能在这落雪无声之处听见沐小葵的话语。

     只见那白玉自个端着酒杯缓缓走来,只把刚刚那手下的十两黄金取出来,扔给店小二,道:“来几壶好酒,再来几个精致的小菜。”

     白玉自己端来凳子就要坐下,沐小葵急忙伸手阻止。

     “别!你可别坐下。你看那几人刚刚还活的好好的,就与你说了几句话,这不,就命丧黄泉了!”

     白玉大笑起来,道:“姑娘在担心这事,我只问一句,这落雪阁中有几人能敌的过你三人的?”

     沐小葵环顾四周,只见阁楼中的人只看着沐小葵的刀和那只三尾白狐,目光又在唐千秋身上逗留了几分。

     最终是隐没了视线。

     白玉说道:“如江湖所言,姑娘能刀斩得月楼,如我所言,姑娘必定会那杀菩提!”

     这话说得妙,江湖中的是假,他说的便是真!

     白玉又补充一句:“即便不会那天地无情大道枉然的杀菩提,斩出个花落无情来,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沐小葵不语便是默认,“你怎知道?”

     白玉取出唐千秋杯子中的那枚铜钱,道:“卜卦卜出来的。”

     手上还沾着血,他倒也不觉的恶心。

     重新上了酒菜。

     白玉为诸位倒上酒,举杯说道:“在下白玉,敬诸位一杯。”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白玉做此态,众人没有不吃他酒的道理。

     “请。”

     “请。”

     姬尘只顾着吃冬笋,只竖起一只耳朵听众人说话,这冬笋淡甜脆滑,再配上酒,便更是美味。

     “阁下何故请我等喝酒!”唐千秋问道。

     “自是有事相求!”白玉说道。

     “哦!”唐千秋疑惑的问道:“你为什么相信,你所求之事我等能帮上忙?”

     “算出来的。”白玉淡笑道,见众人不信,从怀中取出三个铜钱随手往桌上一扔,一阴二阳。

     “少阴,为不变阴爻。”白玉说道。

     随后又掐指一算,笑道:“这卦乃是乾上乾下,本是上九,亢龙有悔,凶。可遇到诸位,这卦变成用九,见龙无首,吉。诸位莫不是我的贵人又是什么?”

     白玉一副自信满满的神情,随后默默收起了铜钱。

     一旁吃酒的姬尘拿着冬笋吃的起劲,微微瞥了一眼,冷笑道:“小爷虽不懂算卦,可也略知一二,这以阴阳定卦爻,一次为一爻,六爻为一卦,再配合上天干地支六亲,排出个八卦宫来,正所谓生生之谓易。你这算卦的难道不懂?”

     姬尘饮了一杯酒,凝视这白玉说道:“是说你根本就已经超凡脱俗,只一爻便能成一卦?亦或是你根本就不会……”

     下面的话姬尘并没有说出,怕折了白玉的面子。

     白玉并没有觉得尴尬,只叹了口气摇摇头,无奈道:“没想到阁下也懂得算卦,既然被识破,我也就不瞒诸位,我先前确实算上一卦,卦象显示,乾上坤下,上九。”

     众人又忽的看向姬尘,姬尘一瞪眼说道:“看我干什么,小爷我又不会算卦,只懂些皮毛,也就刚刚那么多,我师父不让我学算卦,说是误了天机,得断子绝孙的。”

     众人又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白玉,这白白净净一脸狐狸样貌的,像是个断子绝孙的家伙。

     白玉说道:“倾否,先否后喜。”

     “啥意思?”沐小葵追问道。

     只见白玉一声奸笑,道:“干坏事要倒霉,先交恶运,再交好运。这坏事我已经干了,所以借诸位的气运避避这恶运罢了。”

     “靠!信不信老娘一刀劈了你。”沐小葵正欲发作。

     白玉轻描淡写的倚在窗户边上,看着窗外的落雪,道:“晚了,如今想走怕是有些困难。”

     “凭什么?”唐千秋问道。

     白玉伸在窗户边上的手终于等到一片雪花,很快就融化消散,白玉叹息道:“那几人不就是与我说了几句话便死了吗?你们与我说了这么多,这群人不得把你们生撕了?”

     “死总要死的明白,你就不与我们说上一说?”唐千秋很好奇,为什么与白玉说了几句话便死了。

     白玉缓缓道:“因为我是这世上为数不多知道这九龙观音下落的人,恰巧的是那群人也知道。更为要命的是,那群人还是我告诉他们的。”

     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他们就不怕你是在骗他们?”

     白玉摇了摇头:“他们知道,我从不说假话?”

     沐小葵也摇了摇头,刚才胡乱扔的一爻,算不算骗人?

     沐小葵问道:“那群人是什么人?”

     “九世轮回!一个不大不小江湖势力。”白玉说的轻松,言语也有些不屑,可谁都知道,这九世轮回作为四盟之一,比之陌上栖梧更为的凶狠,组织也更为的严密,其中高手无数,手段血腥,亦是个睚眦必报的主。

     “也就是说楼上这几位皆是九世轮回的人?”沐小葵问道:“这消息是你告诉他们的,他们想独吞这九龙观音消息,所以杀了与你说话的人,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从湘西一直跟到长安,如同一匹暗处的狼一般,三个月来与我说话的四十六人都已经死了,不对!还得加上刚才那四个愣头青,恰好五十人。”白玉说道。

     “为什么他们不直接杀了你,这样倒是利索许多。”沐小葵又问道。

     白玉竖起大拇指:“聪明,姑娘果然冰雪聪明,你能想到了九世轮回也想到了,可惜他们杀不了我,他们追,我便逃,直至逃到长安。如今仅凭落雪阁中的这数十人也杀不了我,所以他们在等能杀的了我的。”

     “接着逃啊!岂不是很好!”

     “逃去哪儿?天涯海角?逃了三个月,我可不想再逃了,直到我遇到诸位,这法子就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

     “所以你就想拉我们下水?”

     “诸位难道不觉的这是缘分吗?老乞丐不偏不倚把你们带到这个酒楼,我有不偏不倚的遇到诸位,那老乞丐我认识,荆州人士,号称壶中仙的老叫花子,武功不咋地,一张嘴倒是利索的很,诸位不绝的是那老叫花子为诸位送上的一场造化吗?”

     沐小葵只隔半天,却已经忘记了那抠脚的老叫花子的模样,只得问道:“什么造化?”

     白玉五指一张,指缝间夹着四枚铜钱,沉声道:“当今圣上今年除夕过五十大寿,秦王送来一批生辰纲,可从秦川押送到长安的路上被劫,负责押送的一百三十二无一活口。可如此动静,却单单是没了这九龙观音,其他的一概没少,你说岂不奇怪?”

     姬尘这次听的清清楚楚,道:“奇怪,确实奇怪,若是劫财,这其他的生辰纲居然一概不碰,难不成这九龙观音另有隐情?”

     白玉只点了点头道:“江湖传言四起,又说这九龙观音内藏绝世剑意,又有说这九龙观音是一处宝藏的钥匙,总之有多玄乎,就有多玄乎。诸位就不想见识一番,这或许是百年难得一遇的造化?”

     众人还想追问,只见落雪阁中数十人起身亮剑,可门口只来了一位头戴斗笠,拿着苗刀的黑衣人。

     “落雪阁中的人杀不死你,等了半天就等来这一位黑衣人,难不成这黑衣人便能杀死你?”

     白玉面沉如水,道:“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