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大罪
    “哇,好漂亮的翡翠珊瑚,是送给我的吗?”

     沐小葵看见院落内的翡翠珊瑚,眼睛也看直了,,像是被勾了魂一样,她现在早已不是当初刚刚走出石寨古村的小丫头了,可这五光十色的翡翠珊瑚当真是少见的。

     姬尘喝一口茶,平静下来,笑道:“当然,我可是拼了老命从北镇抚司手中夺来的。”

     姬尘指着自己缺了一角的衣袂,可一旁的众人仿佛没有听到,只顾着看这翡翠珊瑚,啧啧称奇,赏心悦目。

     沐小葵欢喜的走来,正要给姬尘一个大大的拥抱,一抬头看见他额头上的朱红唇印,心当即冷了下来。

     原本拥抱的手,凌厉一转,掐住姬尘腰间的肉,再一拧。姬尘猝不及防,倒吸了一口凉气,直呼道:“疼疼疼!”

     沐小葵阴着脸,憋着火,沉声道:“你还知道疼?说!你脸上的唇印哪来的?要是答不上来,老娘手中的刀可不是吃素的。”

     “唇印?什么唇印?”

     姬尘两眼一黑,只觉的一把漆黑遮掩的视线,寒意涌动。

     “别别!我想到了。”

     姬尘本想装傻糊弄,沐小葵岂是如此好骗的,这十公主的唇印真真实实的在姬尘额头之上。

     唐千秋折扇一点,道:“小葵有什么可担心的,这皇上有后宫三千,这姬尘既然是皇子后宫没有三千也有三百,这男人风流些有何不可?”

     唐千秋闭眼一闻,赞叹陶醉道:“俗话说闻香识女人,这唇脂中有牡丹,绿荷,木槿,山茶。这春夏秋冬皆在其中,想必这女子定是不凡,兄台果然好眼光。”

     唐千秋表面在赞叹,可谁听不出这语气中的挑拨之意。

     姬尘见沐小葵正要雷霆大作,急忙拿起袖子在脸上抹了一把,安慰道:“你吃醋的样子真好看。”

     姬尘真是一手好手段,这脸皮之厚,或许真能挡住百步飞剑。

     红袖掩嘴在一旁轻笑,白玉摇着头,若有所思看着翡翠珊瑚,又看了看那《海棠春睡图》。

     沐小葵红着脸,嗔怪道:“谁……谁吃你的醋了?”

     姬尘笑道:“这唇印是那十公主留下的,你也知道她可是我妹妹,我岂可有非分之想。”

     这下沐小葵这才放下心来。

     姬尘靠在楠木藤椅上,话锋一转,正色道:“你们可知道,我父皇在宴会的最后对百官讲了什么吗?”

     众人一直谨遵他的嘱咐,从没有踏出这院子一步,怎会知道。

     姬尘也自感有问题有些愚蠢,自问自答道:“父皇下旨,这普天之下谁能找到九龙观音,并把九龙观音呈送到未央宫前,谁便是可以娶十公主,荣登金刀驸马。”

     语不惊人死不休!

     “谁得九龙观音?就能娶到十公主?做金刀驸马?”唐千秋一连数问。

     姬尘提醒了一句:“还得送到未央宫前。若是你找到了,半路被劫了,也做不成金刀驸马。”

     十公主最受圣上宠爱,长得又是国色天香,若真是娶得了十公主,将来封侯或许也不是什么难事。

     权利,美人仿佛一瞬间便可得到!

     唐千秋思前想后:“依着这十公主的脾性岂会同意。”

     “自然不同意,当场便与父皇翻了脸。”姬尘笑道,“可父皇金口一开,便是泼出去的水,岂有收回的道理。”

     红袖为姬尘抱来天鹅绒:“这机会难得,几位不抓紧点时间?”

     唐千秋笑而不语,白玉只怕要把这头摇下来。

     “我可不敢娶这十公主,倒时候不关我受累,就连我那手眼通天的师父也得被她拆了肋骨。”

     众人听闻过十公主在长安的所作所为,怎一个凶残了得?

     这念头想都不敢想,若是冒出了念头,只欲给自己一巴掌,暗道一声疯了。

     这九龙观音只怕要让这江湖上有得一阵厮杀了。

     今夜除夕,明日便又是新的一年。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众人不语,待得更深露重。

     沐小葵和红袖进入里间休息,至于三个大男人只得抱着一床被子将就将就。

     皇宫不比其他地方,一连数日,众人只得待在姬尘的院落之中,实在是要闷出病来。

     更何况此时便是长安最动人的时刻,直至元宵灯节,这热闹才会缓缓逝去。

     姬尘得想办法将他们送回去,顺便也一同出去。

     当初姬尘骗沐小葵自己是回来争家产,可这东宫太子是自己亲皇兄,争个毛啊。

     如今姬尘只想父皇能给他的封地,最好离长安不近不远,与沐小葵一同逍遥江湖,毕竟江湖上的好多的,都没有见识过。

     师傅嘱咐的事情也没有办,七位师伯也没有一一拜访过。

     太多太多的事要做了。

     十公主每天都会过来找姬尘,可屋内有沐小葵等人,怎会让她进来,只得推脱受了凉,不便见。

     众人原本在院落之中看梅,一阵敲门声。

     红袖前去询问:“谁?”

     十公主在门外轻声说道:“九皇兄还生着病吗?”

     红袖急忙使眼色,让众人小点声,说道:“殿下还躺在床上呢,十公主稍等,红袖这就去喊他。”

     “轰!”

     未等众人想出办法,那大门应声而倒,化成粉碎。

     只在众人愣然出神的刹那,八个锦衣卫持绣春刀,迈过碎屑而来。

     沐小葵下意识的拔刀便要斩出,被姬尘急忙阻拦。

     只见一人虎步龙行而来,大袖挥去尘埃,目光如炬,令人窒息。

     姬尘看清来人,急忙跪下:“父皇降临,儿子……”

     红袖跟着一同跪下,道圣上万安。

     圣上凝视着自己的皇儿,又看着他身后的三人,冷笑道:“霜儿说你病了,朕特意来看看,没想到这皇宫之中也有朕不认识的人?”

     隐没在圣上身后的十公主,站了出来,指着沐小葵等人,呵斥道:“你们三个好大的胆子,见了当今圣上也不下跪,居然还拔刀,莫不是要行刺?”

     这话说得阴险至极,直欲让父皇下旨立地斩首示众了。

     “草民拜见圣上!”

     “民女见过圣上!”

     沐小葵即便见过世面,可龙颜圣威,大脑一片空白,呆呆的跟着唐千秋一同跪下。

     圣上俯视着跪在地上的老九,不温不火的问道:“这便是你生的病?”

     姬尘不知如何搭话,低头不语,小白狐从沐小葵的衣衫中探出了头,一脸懵意的看着众人。

     十公主见了小白狐,轻声提醒父皇:“擅闯皇宫乃是死罪,父皇不若将这几人斩首示众,以彰显天子威严。”

     声音不大不小传进众人的耳朵中,随即脸色大变。

     姬尘心一沉,急忙说道:“父皇,错不在他们,而在我,是我偷偷带他们进来的,要罚就罚儿子。”

     圣上冷哼一声:“你想一人担了这罪名?”

     姬尘连忙道是。

     圣上看了一眼身前的三人,目光终究汇聚在沐小葵身上:“他们便是你在江湖上结交的朋友?”

     “对,他们皆是能与我赴汤蹈火的朋友,绝无冒犯父皇的意思。父皇大寿之日大赦天下,如今何不放过他们,以显父皇宽厚……”姬尘叩首道。

     “父皇!不可如此,若是放了他们,只怕江湖中人更是视皇宫如自家院子,来去自如……”十公主在一旁添油加醋,直让姬尘心中暴怒,拳头紧握。

     “父皇,儿子还有当年父皇御赐的圣旨,儿子愿意……”

     圣上猛的喝道一句:“放肆,朕何时需要你们两个来教朕做事了?”

     二人皆低下头不语,唯唯诺诺战战兢兢,天子不怒自威,若是怒了只怕要伏尸百万。

     十公主讥诮这看着跪下的沐小葵,心中暗喜,你也有今天。

     圣上思索良久才开口道:“九皇子随意将外人带入皇宫本是大罪,朕念其久疏宫中规矩,关入天渠阁中反省,没有朕的旨意,不准出来,至于这几人,轰出宫去。”

     十公主还想开口,被父皇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八名锦衣卫架着三人,三人离去,沐小葵不忘回头担忧的看着姬尘。

     自己一时糊涂,只为见他一面,可却害苦了他。

     姬尘跪在地上还未起身,圣上甩袖而出,远远的传来一句。

     “这大门且先不造,省的你日后再称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