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雪公子
    十年前,天山之上。

     桃花灿然,笑尽春风暖。

     白发蓝眸少年一手持着木剑,一手别再身后,伴着漫天的桃花雨,别有一番韵味。

     更小的黑发黑眸少年拼尽了全力也未伤他分毫,反倒是弄得自己狼狈不堪。

     黑发少年沮丧不已,一屁股坐在草地上,道:“不打了不打了,师兄比我早些入门,修为比我高那也理所应当的,小爷我输的不冤。”

     十岁的孩子便开始自称小爷,倒是老气横生!

     白发少年收起桃木剑,这桃木剑是他自己用小刀一笔一笔雕刻出来的,便是那黑发少年的也是。

     天山之上没有铁器,只有一块废铁,难不成这那生锈的废铁能炼出几把好剑来?

     白发少年驻足,双手别在身后,悠然道:“小师弟,不是有天道剑气嘛,何不使出来,到时候师兄我也未必是你的对手。”

     黑发少年使劲的摇摇头,摆手道:“不行,那老头子总是惦记这天道剑气,给他瞧见了保准儿又是一顿说教,师兄你不嫌他烦,我可嫌。还有,师兄能不能只喊我叫师弟,不必加个小字,这天山上又不是我最小,这不还有一个小师妹吗?”

     白发少年摇摇头:“这天山就我们三人,我是大师兄,你是小师弟,还有一个小师妹。”

     “对对!大师兄说的对,我比你先入师门,你不过比我大些,便想占我便宜,想得美。快!小师弟快叫声师姐来听听。”小师妹是个美人胚子,长大了必定是祸国殃民的那种。

     小师弟又是使劲的摇头:“不要,我在家中便是最小的,如今上了天山,还是最小的,那就多没意思,小师妹,你便喊我一声师兄,以后你去长安了,便报出小爷的名号,在长安白吃白喝也没人说个不字!”

     小师妹坐在一个碧绿的参天桃树之上,裙角随风飘荡,一脸的天真烂漫,手中拿着两个桃子。自己一个,留下的给大师兄,至于小师弟嘛?那就委屈了些,要吃自己摘。

     哼!小师妹真偏心?

     天山上的桃子个头大,又甜蜜水又多,百吃不厌。

     大师兄看着自己这想吃又不想自己动的小师弟,无奈的摇摇头,将手中的桃子递给小师弟。

     “嘿嘿!大师兄最好了。”小师弟接过桃子,如猪八戒吃人参果般,三下五除二,吐出桃核,愣是没尝出这桃子是什么滋味?

     小师弟躺在草地上,闲看天空,顺便也瞧瞧小师妹的裙底。

     “大师兄,听闻江湖中的人最喜美女和美酒,俗话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若是大师兄你,你会选哪样?”

     大师兄眯着眼,想了半天道:“得看年份?”

     美人得看年份,少女的天真烂漫,熟女的温柔妩媚,还有那徐娘半老的销魂入骨,种种皆是不同的。

     这美酒就更是这样,就拿这波斯的葡萄美酒来说,正所谓葡萄美酒夜光杯,这葡萄酒放的愈酒,便愈是香醇,一年一个味。

     更有甚者!品出一天一味!就连这酿制葡萄美酒时,那年的雨水可足?阳光可盛?也能到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大师兄的回答可谓妙极了。

     大师兄反问道:“若是你呢?”

     小师弟也想了想:“小爷我呢,向来不信这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所以这美酒不能少,这美人也不能少,到时候饮马江湖,鲜衣怒马,美酒佳人,一样都不能少。那时小师妹与大师兄便跟着我,老头子要是愿意,小爷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一同带上了。对了!还有老青牛,可它不能给忘了,它最小气了。”

     ……

     “小师弟!几年不见……”

     雪发蓝眸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那个处处让着护着自己的大师兄。如今比起以前,陌生的不止容颜。

     姬尘愣在原地,看着苍白面孔的大师兄,心如刀绞。

     “大师兄你怎的也在这?你也是来寻小师妹的?师傅不在,你快管管小师妹吧,小师妹她……”

     这话从姬尘口中说出来,哪里还有刚才一言不合,一刀斩断沈临风的气势,只让人觉得卑微如蝼蚁,语气之中竟要哭出来。

     嘴角的血迹还没有擦去,可满身的煞气渐渐消失,独留下一身血迹。

     书生惊讶道:“是雪公子!”

     粗糙汉子问道:“什么雪公子?”

     书生道:“江湖上的风花雪月四公子中雪公子,这你都不认识,也好意思走江湖?”

     粗糙汉子惊讶道:“是那一剑破静海独流苗家,闯太白九宫八卦阵,硬接小林寺主持太祖长拳,与桑海城的剑叩三山的老妖怪一同论剑的雪公子?”

     “自然!这天底下还有第二个敢自称雪公子的人吗?”

     诸多名头,每一个都让江湖中人看上去遥不可及。

     独取一样便足以自豪。

     小师妹苏梦雪扶着大师兄,缓缓走下来,大师兄一手护心,每走一步,皆是蹙眉而行。

     像极了西子捧心!

     那书生摇头叹息道:“传言,雪公子与老妖怪论剑之时,被老妖怪一剑劲气刺伤的心口,看来传言不假。”

     书生身体陡然一颤,一道杀意袭去,杀意的尽头正是姬尘的面无表情。书生识趣的住嘴不言。

     大师兄满头大汗,嘴唇干裂,苦笑着望着姬尘:“小师弟终于也下山了,难得一聚,我们三人定是要坐下说说话的。咳咳!”

     大师兄是习武之人,可此时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气息紊乱,分明是个久病之人。

     见姬尘投来关切的目光,笑道:“小师弟不必担心,不过是这血腥味浓了些,有些不舒服。”

     姬尘听完望着自己满身的血迹,又看着那地上的两堆烂肉,众人皆举目望去,此时的众人眼中并没有多少的差异,连大司空的亲孙子都敢斩下去,这九皇子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若没有雪公子出手,这沈临风早已经身首异处的。

     地上的两堆烂肉惊恐的看着走来的姬尘,支支吾吾,没有一句整话。

     “算你们命好,若不是看在大师兄的面子上,今日你们岂有活路?”

     姬尘如拎小鸡般,一手一个,十分嫌弃的向着门外扔去,只听到两声‘咚’,接着便是阵阵惨叫。

     众人倒吸了一口气,不由的缩了缩脖子。

     九皇子霸道至极,像极了小燕王。

     姬尘阴冷的开口:“你们这些人是等着看戏?还是等着我请你们吃茶?”

     众人听后纷纷夺门而出,不敢逗留,生怕走晚了些,便如沈临风一样,被当做小鸡扔出去。

     转眼间,这浩大的醉仙楼变得空荡荡的。

     姬尘端来一张木凳,让大师兄坐下:“那人说的可是真的?大师兄真的去了桑海城了?”

     大师兄惨淡的点点头,将手中的雁翎刀递予洪麟。

     姬尘顿时急了:“师傅当年不过随口一说,大师兄怎能当真?那桑海城的老妖怪难道不知你是师傅的弟子,居然也下杀手?”

     大师兄摇摇头:“老前辈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我怎会有机会站在你面前与你说话?”

     姬尘正要开口,大师兄喘着粗气道:“算了今天我也累了,你先回去吧,等我休息几日,你再来也不迟。”

     一旁的众人也劝说来日方长,夜色已深。

     姬尘看着自己满身的血迹,真担心大师兄的身体:“也好,大师兄和小师妹早些休息,过几日我再来!”

     姬尘躬身而退,正行到门口,小师妹赶来叫住他,低头道,

     “师兄,我不是有意气你的,你可别放在心上。”

     姬尘看着苏梦雪红红的眼睛,心一软,笑道:“你来不了解我吗?这没心没肺的最是我了!”

     苏梦雪破涕为笑,这才是他认识的小师妹。

     姬尘道:“你早些休息,照看好大师兄。”

     随后头也不回没入黑暗中,远远的听到苏梦雪喊了一句:“师傅他老人家也去桑海城了!”

     姬尘心一惊,又疼了起来,心头又被戳了一刀,不过这次他没有驻足,只是摆摆手,“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