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十轮地藏
    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

     地藏王菩萨许下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渡尽,方正菩提”。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地藏王菩萨以大无畏的精神,入主地狱,从此不见天日,誓要渡尽众生。

     地狱冥界,有十殿阎罗,亦有幽冥教主。

     地藏王菩萨又被世人成为幽冥教主。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在这尊玉佛之上完美的展示了。

     黑暗与光明在这玉像之上交融。

     而十轮地藏是这江湖武林之中的一个杀手组织,创立不过数十年,便已然名震江湖。

     世人只知道十轮地藏由是十殿阎罗创立,可是没人知道十殿阎罗长什么样,或许是山樵渔夫,或许是封疆大吏,有可能是饮酒的侠客,也有可能是头戴乌纱,官至三公的当朝大臣。

     十轮地藏数十年间暗杀的人不下千人,或是富甲一方的大员,或是路边卖包子的小贩,没有任何的规律。

     唯有一样是真真切切的,那便是这手中的淡绿玉像,玉像由产自昆仑的青玉雕刻而成,栩栩如生,此玉嗜血!

     无论暗杀是否成功都会留下一尊玉像。

     若是成功,这玉像必定放在尸体左肩之旁,血液流露出来,沾染在玉像之上,被这玉像吸收,血红之色取代原本的淡绿之色,而原本许下宏愿慈祥的地藏王菩萨消融开来,只留下另一面吸饱了血,变得通体血红的峥嵘恶鬼显现出来。

     十轮地藏之所以声名大盛,便是江湖传言二十年前唯一一次十殿阎罗共同出手的那次。

     江湖之上有谁值得十殿阎罗共同出手呢?

     可是那人不在江湖,而在庙堂之上。

     庙堂在哪里?

     庙堂在三宫之中:长乐宫,未央宫,建章宫。

     三宫之中高手如云,莫说是十殿阎罗,便是百殿阎罗来了,也闯不进去,真当御林军是吃素的?

     朝堂之上没有人怀疑这太子不能提笔安天下!

     可是这东宫太子,偏偏不满足提笔安天下,他想要开疆扩土,他想要马上定乾坤。

     他要那高丽小国俯首称臣,他要那高丽的帝都‘开京’变成大黎皇朝的一颗明珠。

     所以太子带兵前去,这一去便是不回,至少魂留在高丽了!

     有人说先太子死在乱箭流矢之下,又有人说先太子死在十殿阎罗的暗杀之下。

     至今也没有给出个回答,但是那日之后武林之中,十殿阎罗声名大噪。

     ……

     李山虽然逼出跗骨散的毒,但是既然名为“附骨之疽”又岂是那么容易根治的,怕是以后这条手臂都会在阴雨之天疼痛难耐了。

     李山道:“怎么?便是这十轮地藏也想要趟这趟浑水?”

     郑远凝视着姬尘:“怕是不是,多半是冲着你来的……”

     李山道:“冲着小兄弟?小兄弟初出江湖,哪来的仇家!”

     是啊,姬尘才下山不久,哪来的仇家?

     郑远道:“他上山不过十年左右,既然今日没有仇家,可是十年之前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

     姬尘一些恍惚的记忆袭来,虽然久远,但也不过是些十年前的事而已,即便自己那时还是孩提,可是一幕幕却历历在目,他记得当初师傅收自己为徒时的地方,也记得那天的天气。

     李山的手臂之上已经绑上了绷带。

     李山道:“小兄弟不必内疚,别看这手现在动不了,可是等你名满天下之事,这手可是拿得起大碗,喝你敬的酒的。”

     李海拍着姬尘的肩膀:“就是!走江湖的还怕这点小伤。”

     这时远处一人高喊道,“小兄弟,郑远大哥在河边等你!”

     姬尘道了句谢,便向远处的河边走去。

     郑远站在河边,左手拿起数颗鹅卵石,右手拿起一颗扔向天空,待要落下之时,右手又是一颗鹅卵石扔向天空,目标直指第一颗鹅卵石下落的地方,“砰”的一声在空中接触,第一颗鹅卵石又腾空而起,如此这般,待手中鹅卵石用尽之时,第一颗鹅卵石已然即将飘在河对岸去。

     可是这鹅卵石偏偏不如人愿,在离对岸还剩数尺远的距离时用尽了气力,无力的垂落下来。

     郑远眼中一凝,右脚发力,踢起一颗石子。

     “砰!”

     郑远眼中有些寒意,本想着让这石子在送它一程,没想到的气力用大了,那鹅卵石竟然承受不住,崩碎开来,终究是没有达到对岸。

     姬尘道,“郑大哥,好雅致!”

     郑远道:“今晚被那十轮地藏,搅了兴致。”

     那尊十轮地藏的玉像正在郑远的脚边静静的矗立着,以一副慈悲之像显现。

     郑远道:“你此去长安,一路凶险,十轮地藏便只是开始。”

     姬尘道:“我知道,江湖很大,大到什么样的鸟都有。”

     郑远听到这话冷笑起来,“暗杀的人,并不尽是些放暗器的家伙,那些人一击不成便远遁千里,最是偷偷摸摸的,但也有当着面的。”

     郑远拨动身后的长枪,长枪触碰到脚边的十轮地藏玉像,玉像正好转过一面,露出地狱恶鬼的残烈景象。

     郑远动作迅速,一眨眼便到了身前。

     “给我看看你的剑,到底长什么模样?”

     姬尘脚尖轻点地面,向后倒去,郑远手持长枪步步紧逼,枪尖离姬尘的喉咙只有一指的距离。

     “我知道你轻功了得,但是你不可能躲一辈子?”郑远凛然道。

     姬尘凌空而起,长枪插在身后的树木之中,姬尘落在长枪之上,“郑大哥当真想看我的剑?”

     “自然!”

     “好!”姬尘手捏剑指,一道如墨的黑气涌动着,姬尘凌空一抓一道漆黑的三尺青锋握于手中。

     郑远看得如痴如醉,眼中满是震惊,世上当真有此剑!

     姬尘道:“这不过是道剑气罢了,只不过是天道演化的剑气。”

     郑远道:“天道演化的剑气?”

     姬尘轻笑道:“师祖当年证得天道,可惜终是水中月镜中花。”

     郑远道:“想来证道之人都是孤独的。”

     姬尘道:“确实孤独,可是师祖不愿意孤独,他老人家散去毕生修为,得天道九剑,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剑气。”

     郑远疑惑道:“天道九剑?想来必定名震江湖,可是这江湖之中并没有天道九剑的传言。”

     姬尘道:“自然没有,师祖将天道九剑重新锻造,铸造七把宝剑,但有两道剑气,并没有打造,一把在我手中,一把在我师兄手中。”

     郑远沉思片刻,眼眸明亮起来,“七把宝剑!七剑下天山!可这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当然是一百年前的事,”姬尘道。

     “一百年前七剑下天山,名震江湖,搅动武林风云,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整整七位用剑高手,七位剑尊。”郑远想想心中都激动万分,问道“可是没有人知道天山在哪里?你从天山上下来?”

     “天山若是能被世人所晓,便不是天山了。”姬尘笑道,依旧不温不燥。

     郑远平静下来,“那你此次下山来干什么,也想在这江湖之中搅动一片风浪?”

     姬尘摇了摇头:“我下山有两件事,其一是,我上山数十年,可父母尚在,自然得回去看看。”

     郑远道:“那其二呢?”

     姬尘眼中一冷:“其二便是,替师祖讨个公道,为师傅寄一份相思!”

     郑远皆是疑问,他看不懂眼前的少年为何跟自己说这么多,但是他愿意听,问道:“讨个公道?”

     姬尘手中的剑气涌动着,一道道黑气四散而来,“我想问问他们可曾见过天山之上开着的桃花?”

     姬尘脚向后踢去,借着身后的大树向前涌去,手中的剑动了起来。

     “这两道剑气之所以,不铸造宝剑,是由缘由的。”

     “那便是以身作剑!”

     郑远拔出手中的长枪,大树应声而倒,化为两半。

     长枪刺向姬尘,本以为会两尖相对,可是郑远手中的长枪却在剑尖之处猝然一抖,长枪绕过三尺青锋,刺去姬尘的心脏。

     “天龙扑日!”

     郑远眼神黯淡,但是却没有留手,这招‘天龙扑日’与那‘回马枪’一样,讲的便是出其不意,若是不通晓这枪法,自然有苦头吃!

     “好一招天龙扑日!”

     一道惊奇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闻原本低头的郑远,眼中有了笑意,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着,即便笑着比哭还难看,但是他还是笑了!

     郑远的枪尖确确实实的抵在姬尘的胸口,可是却没有刺进去,不是他不想刺,若是可以,他必定毫不犹豫的刺进去,但是现在长枪却不能前进毫厘。

     一朵黑色的桃花盛开在姬尘的心口,死死的抵住长枪。

     “我说了,这是道剑气,以身作剑!”

     “好一个以身作剑!”郑远收回长枪,不再出手。

     两人并肩走在月下,一轮明月倒映着小河之中。

     姬尘道:“让你出手的酬金是什么?”

     郑远说道:“镖车之中的东西归我,换我出手一次。”

     姬尘疑惑道:“你已经出手,可我还活着,镖车的东西依旧归你?”

     郑远道:“依旧归我!”

     姬尘笑道:“下次有这种好事,记得找我,我两可以演一出戏嘛,何必动刀动枪。话说你用全力了吗?”

     “你猜!”

     “我猜出来了!”

     郑远道:“你猜的什么?”

     姬尘故弄玄虚:“你猜?”

     ……

     郑远将手中的十轮地藏玉像递给姬尘。

     “拿着,他们必定还会来找你,一路小心。”

     姬尘端详着玉像,“既然是冲着我来的,自然归我,到时候换点酒钱也是不错的。”

     郑远大笑起来,“只怕是你敢买,没人敢卖!”

     “那郑大哥,后会有期。”

     姬尘一拱手,随后向着河对岸飘去。

     郑远似乎想起什么高声道:“你就不想看看镖车里东西的是什么?”

     “不想!”姬尘脚踩水面,再次腾空而起。

     “好小子!”郑远脸上的笑意正盛。

     “记得名满天下之时,我带着兄弟去长安找你,老子就要那竹叶青,十坛,老子一个人十坛!”

     这次没有回话,人已然消失在夜空之中,郑远感到有一丝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