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四指曲明
    月夜之下,一道人影自黑暗之中走出来。

     “咦!郑大哥,小兄弟人呢?”李山说道。

     “走了,走自己的江湖路了!”郑远径直走向镖车。

     李海默默的点了头,“路,确实要他自己走。”

     郑远一把撕掉镖车箱子上的封条。

     李山李海见此急忙伸手按在箱子上,“郑大哥,不合规矩!”

     “合规矩,现在这箱子是我的了!”郑远朗声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自然知道郑远的脾气,是他的就是他的,谁也夺不走;不是他的,谁硬塞给他,他也不要。

     “当真!”

     郑远一把掀开箱子,“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婆婆妈妈的了。”

     一面火红的旗帜上面绣着一条四爪蟒。

     众人见此大惊,急忙盖住箱子。

     “郑大哥,这玩意是要杀头的。”李山提醒道。

     郑远紧紧地握着拳头,“杀头又如何,这偌大的天下便也只剩下这一面旗帜了!老子拼了命也好将它保存下来。”

     李山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多少年了,终于又见到这面旗帜了,这可是当年太……”

     “闭嘴!”郑远沉声说道。

     李山也自觉不妥,匆忙禁口。

     “郑大哥,这镖既然是我们的了,那我们现在去哪里。”李海问道。

     郑远沉声说道:“去幽州,继续押镖,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将这面旗帜保存下来,又是谁,敢收这个镖。”

     ……

     天微微亮,道路两旁的枫叶比二月的花更为的鲜艳。

     如火一般的燃烧着,正如姬尘的心一样。

     离长安越来越近,心中的火就烧得越来越旺。

     越是这样,姬尘就越能够能够沉下心来。

     天地之大,江湖路远,叹我只影行单,何处是归途!

     看着漫山的枫叶飘落,染红了好大的山河!

     姬尘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的如墨的黑气涌动出来。

     玄冥何足画真武?以天为墨,地为书!

     三尺青锋刺出,远处的一棵枫树剧烈的摇晃起来,忽的树上的枫叶全部勾动而起。

     姬尘一踏脚腾空而起,带动着无数的枫叶围绕着,姬尘举起手中的剑,周身的枫叶竟然捏碎开来,一点点的凝聚。

     一柄枫叶做的剑握于手中,姬尘一拍剑尾,枫剑向着天空飞去,凭空炸开,四散开来,缓缓落下,如同下起了一阵枫雨。

     这种把戏姬尘在天山之上做惯了,每年的三春时节,姬尘都会勾动着盛开的桃花。那时身边总有几道声影。

     一个如花般的小师妹,一个冷峻的大师兄和一个总是站在山顶遥望着中原的师傅。

     对了!还有一个不屑一顾的老青牛!

     姬尘顶着漫天的枫雨向前走去,偌大的枫林之中,只有被姬尘击中的那一颗枫树是光秃秃的……

     “剑气终究是剑气,不如剑来的实在!”

     姬尘暗暗下定决心,一年之后,铸剑城的祭剑大会,必有自己的身影。

     ……

     远处一个樵夫正在盯着一颗巨大的参天大树。

     姬尘走了过来:“这树有些年头了,怎么?你要砍掉。”

     樵夫暗暗的拿起手中的斧头,说道,“不材之木,砍了有什么用?”

     “哦,原来无用也可以免灾!”姬尘淡淡的说道。

     “无用之才,自然不会引起别人的注视。”

     樵夫手中的斧头凌然直取姬尘的脖颈出。

     姬尘不急不躁,一脚踹在樵夫的胸膛之上,顺势飞到大树之上。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樵夫凌然道。

     姬尘居高临下,看着是下面的人:“哪个樵夫的手如此的洁净?而且还断了一指。”

     樵夫不自觉的握紧手中的斧头,“确实,这是我的疏忽。”

     樵夫是个一个中年人,满脸的沧桑,却有着一个极不符合的手,他的左手的中指被削去一节。

     “左手剑,四指曲明!”姬尘沉声道。

     “没想到你初此下山,就对江湖如此的了解”曲明阴冷的说道。

     “你怎知我初次下山,你也是十轮地藏的人?”姬尘心中一惊,才下山数十天,便被人盯上了。

     “我呸!老子呼你一斧子”曲明将手中的斧头扔了过来。

     姬尘一侧身,斧子贴着姬尘的腰身而来,带着阵阵风啸死死的钉在树干之上。

     而另一边,另一种风啸传来,姬尘来不及回身,顺手将树干之上的斧头取来出来。

     而曲明的短剑已然袭来,姬尘举起手中的斧头来挡。

     “哼!”曲明冷笑道。

     只见那斧子如同豆腐一般被短剑直接切开,直袭姬尘的手臂。

     姬尘脸色一变,这四指曲明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招式狠毒,直袭命关!

     姬尘跃上树梢之间,手中剑气凝聚,用来抵挡。

     “叮!”

     一阵阵金属的声音传来。

     两人从树上打到树下,原本是无用之材可以免灾的大树,经受不住两人的轰击,随即轰然倒塌。

     曲明手中短刀刺来,随即四指一握,只留下断了一节的中指支撑着,短剑在中指之上回旋利刃。

     一瞬间便将姬尘手中的剑气击得粉碎!

     利刃割开喉咙,曲明一指点在姬尘的死穴之上。

     这些招式都是四指曲明千锤百炼而来,死在他手下的不下百人,可是四指曲明脸上原本应该出现的胜利的喜悦不见了。

     他看见身前的‘姬尘’正在消散开来,脸在扭曲,身体在扭曲,以一种不可能的姿态扭曲,最后变成一道黑色如墨的气消散开来。

     曲明凛然向后看去,只见姬尘正踩在树尖之上,微笑着看着自己。

     四指曲明收起手中的短剑,说道:“想不到九公子,还会真武的剑法!”

     姬尘于树顶之处感受寒风:“师祖用一壶酒换回的剑法,自然要练!可惜我的剑法不全。施展不开!”

     姬尘继续说道:“你怎知我排行老九,莫非……他们就如此害怕我回去?”

     曲明摆摆手:“我家主人并没有要我取你性命,十轮地藏,四海镖局,还有我,都只会出手一次,接下去回长安的路,必定是一帆风顺!”

     姬尘暗笑道“你家主人,不知是我哪个哥哥?亦或是我的哪个弟弟?”

     曲明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公子不必猜,也必定猜不出来,待公子回到长安,我家主人必定前来迎接。”

     说完四指曲明便转身离开。

     树顶高空的风越发的刚劲。

     姬尘冷哼的一声向着远处飘去。

     ……

     函谷关内,老相士早早的收起了摊子,去了酒馆,掏遍了全身,排出九个铜钱。

     老相士手中有一壶酒,最劣质的酒,可他喝的尽兴,今天他很开心,他得到了两个好消息,足足等了四年的好消息!

     第一个消息就是,江湖之中新诞生了四位公子,合称‘风花雪月’。而其中的雪公子便是,四年前在此算命,头顶星辰,执掌日月的少年,满头的银发,当真如雪一般。

     第二个就是,前些日子为金刀帮二当家算的血光之灾,也灵验了!十日之内不出门,出门必死!

     一般最劣的酒也是最烈的酒,老相士酒量不好,半壶酒下去已然醉了,连路都走不稳,东倒西歪的。

     老相士推开扶他的人,路要自己走。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茅草屋之中,推开门。

     只见两个如玉般的东西正静静的躺在桌子之上——一副面具!一个十轮地藏玉像!

     寒风吹过,刺骨,透心!

     老相士原本惺忪迷离的眼睛之中精光大闪,醉意也退去一半。

     老相士仰天大笑,

     “这江湖没有我果真不行”

     当日,这茅草屋燃起了大火,烧的一干二净,待大火扑灭之时,一具尸体早已被烧的焦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