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日月苍穹一尊佛
    到了大叔他们的境界,‘藏锋’二字易如反掌,若是不懂藏锋,也不会在古村之中一呆十七年。

     便是姬尘也是一点就破,他从小就浸没在各类的藏书之中,儒释道皆有涉猎,天地人三才也略知一二,精气神三花也通晓一点。

     此时的姬尘也忍不住要大呼一句:“吾师诚不欺我!”

     天山之上虽然没有学会什么精妙的功法,也没有做到融会贯通,但是这份心得却是独一无二的,又厚积薄发之势!

     就如同明灯一样,既然有光亮,还怕迷失吗?

     沐小葵与姬尘不同,沐小葵从小生活在石寨古村之中,大叔柳成荫从来没有跟她谈论过任何的江湖世事,更别说什么功法。

     对于武功,只是在老罗的书中听过,村外一刀一剑破尽数百流匪,这才使得她第一次见过真正的武功。

     可是无论是修行,还是悟道,皆讲究一个‘心’字,修行就是修心,悟道也一样是悟心。

     可惜说的容易,做起来却是难如登天。

     有了‘心’还要看‘缘’。

     道只说与有缘人听,佛也只渡有缘人过!

     一切皆是造化!

     一场秋雨一场寒!

     姬尘擦拭着手中的细柳,用爱不释手也不足以来形容,剑有时候比人更好。

     细柳虽是冰冷的,但是姬尘可以感受到细柳上面隐隐的一丝生机。

     待得度过这个秋冬,来年的春天一定会再次绿意盎然,生机勃勃。姬尘可以感受到大叔为何铸造此剑,又为何将此剑交与他。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大叔老了,这些日子愈发的沧桑。

     而心更老,也更加的沧桑。

     可是他明白,自己是逃不出江湖的,熬练了大半辈子的剑意可不能就这么老去。

     姬尘倒是合适,相貌品性,皆是上乘,这些从柳成荫看到姬尘喝茶的时候就发现了。

     沐小葵毛手毛脚的,这么多年的茶可算是白喝了!

     “唉!”柳叶绿终于叹了一口,说道:“尘小子,你看她这榆木脑袋,若是行走江湖,不出三天就能横尸街头。”

     姬尘干笑了几声,道:“前辈说的是,可是小葵毕竟年幼,不能通晓也是正常!”

     “哼,年幼?”柳成荫冷哼了一声‘年幼’二字显得尤为的刺耳,说道:“你就不要替她找借口了。朽木不可雕也,连这刀都拔不出来,谈什么行走江湖。”

     “我……”沐小葵嘟着嘴不服气,可是又不敢发作,只得闷头生气。

     “还不服气!你问问这尘小子,十七岁的时候在干什么了?怕是连人都杀过了吧!”柳成荫淡淡的说到。

     看到沐小葵投来询问的眼神,姬尘说道:“我确实杀过人。”

     姬尘在十五岁的时候就被师傅带下过山,大漠之中的流匪强盗死在姬尘手下的估摸着要近百人了吧!

     这也是姬尘为什么身上带着杀气的缘由。

     姬尘已经忘记了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惊颤,害怕,亦或是激动,兴奋。就连那一天,血是什么颜色的?是不是醒目的鲜红?他都不记得了。

     柳叶绿实在看不下去,对着姬尘说道:“她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将刀拔出来,你去帮她吧。”

     沐小葵听后顿时来了兴致,招呼着姬尘过来。

     姬尘握着追魂鞘忍不住道一声:“好刀!”

     “你就别墨迹了,说吧!”沐小葵总是这样大大咧咧的。

     “你可听好了!”姬尘笑道,“这刀,乃是百兵之王,兵中霸主,正所谓:‘王者不辩,辩则损其威也!’,刀也是一样的,刀要出鞘,就必定是一往无前,绝无悔意,犹豫勉强的出刀,是会被刀气自伤的……”

     姬尘很有耐性的讲解着,而沐小葵已然有点不耐烦了。

     “你就告诉老娘怎么拔刀就行,说一堆大道理,谁想听?”

     “听完自然知晓!”姬尘也不生气,接着说道:“有人擅使左手刀,有人会快刀,更有人只喜欢拔刀!”

     “无一不例外的是,这些刀都会有刀鞘,或是华丽,或是古朴,一方面是为了保护刀身,可是更重要的是藏锋,刀鞘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持刀者,锋芒毕露在这江湖之上可是会死的很快的,一名好的刀客若是隐没气息,就与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这只是其一,其二便是,这追魂鞘不以刀命名,而以鞘为名,自然有其独特之处,高手过招只在一瞬间,毫厘之差都会失之千里,轻则伤残,重则逝去生命,所以拔刀之时,极为重要,拔刀的那一刹那,必定要心如止水,古井无波。如此才能挥出致命一击!”

     “心如止水,古井无破!”沐小葵正色道:“你说了这么多,就只是这么简单?”

     “自然!”姬尘说道:“拔出刀本就没有多难,你如此浮躁,拔出了刀又能如何?”

     众人听到姬尘的话也点头赞成,又不禁高看了几眼。

     姬尘将刀鞘持平,柳叶绿一拍桌面,一杯茶兀的停在刀鞘之上,稳如泰山。

     “喝了这杯茶,再拔刀试试!”姬尘建议道。

     沐小葵原本紧握的拳头松开,缓缓的端着茶杯,本想一饮而尽,可转念一想那“心如止水,古井无波”八个字,愣是压抑这心中的冲动。

     竟然也闭上眼睛嗅着茶香,随后才缓缓喝下,一杯茶入了口喉之中,倒当真平静许多,再过良久,沐小葵依旧闭着眼睛,竟然忘记了拔刀这件事。

     “现在试试!”姬尘提醒道。

     这时沐小葵才睁开眼睛,眼神平静,缓缓的伸出手握在刀柄之上,没有深呼吸,没有激动的心情。

     “刺啦!”

     寒光一闪,

     漆黑的刀已然出鞘。

     握在沐小葵的手中,可是沐小葵没有看手中的刀,而是依旧盯着姬尘手中的刀鞘,缓缓接过刀鞘紧紧的握着。

     “我原本再想,就算是这次拔出了刀,又能怎样?难道要我以后拔刀之前再饮一杯茶?”沐小葵自嘲道。

     可众人眼中没有取笑,静静听她说下去,尤其是柳叶绿,眼中的笑意更是鲜明。

     沐小葵接着说道:“可是在我拔出刀的那一刻,我心中仿佛有了一丝明悟,久久的散不去,我想我现在知道怎么拔刀了!”

     沐小葵的话很平很淡!

     寒光一隐。

     刀身入了刀鞘。

     此时的沐小葵仿佛变了一个人似得,眼眸之中有了一丝深邃。姬尘看愣了,沐小葵本就是个美人胚子,现在倒是挺美!

     忽的沐小葵狡黠的一笑,姬尘大呼不好,眼前的人果真狡诈。

     正当姬尘转身想跑之时,那柄漆黑的刀再次出鞘,就架在姬尘的脖子上。

     “刀剑无眼,这玩意可比那斧头来的凶猛。”姬尘摊着手说道。

     沐小葵眼睛如有月牙般明亮,恶狠狠的说道:“暴露狂,你刚才挺凶的嘛!是不是感觉训人的时候很爽是不是?老娘是你训的了的?”

     姬尘急忙摇头否认,“不是不是!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嘛!”

     沐小葵收起追魂鞘,欢喜的抱着大叔的胳膊,巧笑道:“大叔,怎么样!小葵也不是太笨嘛!”

     柳叶绿淡淡的说道:“倒也不是太笨,资质虽然比不上尘小子,但也是可以雕琢一番。”

     就在众人闲谈之时,天空之中金光大闪。

     “怎么回事?”罗道书第一个站起来,望着东方。

     其余的人也纷纷举目望去,耀眼的金光逼得众人睁不开眼睛。

     只见一尊巨大的金佛盘坐在天地间,双手合十,空无一物,可是身后却隐隐有六尊佛像显现,天空之上万丈金光缠绕,一朵朵莲花在虚空之中盛开绽放。

     若是仔细听,或许有淡淡的佛音袭来,一阵阵共鸣的声音,佛音此起披伏,萦绕不休。

     “这是……九华山方向!”罗道书惊呼道。

     “九华山?”鱼中蛟沉思片刻:“大愿地藏王菩萨,你们快看,那金佛身后的六尊佛像,这不是六地藏吗?难道说……”

     柳成荫伸手阻止鱼中蛟将剩余的话说出来,眉头紧皱着。

     “我是不是眼花了?”沐小葵显然不可置信。“这日月怎么会一同在天上?”

     这时众人才看到,这天上正日月同辉。

     日出东海,月沉西山!

     此时的日月正静静的凝聚在巨佛的手中,竟然被佛光挡住,一时间没有辨认出来。

     日月苍穹一尊佛。

     遮天蔽日一尊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