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杀菩提
    “我今日在佛前诅咒,你于阴间冥顽不灵!”

     老僧一声断喝,竟那大火之中得月楼瞬间化为齑粉,飘散在空中,融于湖水。

     老僧的刀往湖心斩去,刀气如山岳落下,卷动风云,竟激起千层巨浪。

     那湖心之中忽的冒出一人,仰天长啸,若雷音轰鸣,那人放肆大笑道:“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杀菩提,你可让我好找!不知你的刀是否如四十年前一样?”

     沐小葵紧紧的瞪着黑夜之中的老僧,想要将那蓄千刃之势,动指之间看个仔细!

     老僧的刀早已经斩下,而那巨龙般的刀气,如泥入大海。

     那湖心处的人影却依旧稳稳早站在湖心之中,那卷动的千层巨浪,却撼动不了亘古悠久的天地。

     湖心之中的人,露出一丝冷笑,缓缓道:“你的刀钝了许多。”

     湖心之中的人,一踩水面,那原本被搅动的千层巨浪,竟然平静下来,一如之前,不过少了一座得月楼。

     两人立于湖面,不动声色。

     老僧说道:“刀钝了,那是因为血饮的不够,我都羡慕这追魂鞘,一出刀便能饮到不动明王的血,岂不是幸事!”

     老僧的声音不大,却能让四周都听清楚。

     不动明王讥笑道:“你不必激我,为他办事,并不丢人!倒是你,入了佛门,还要管红尘世事。”

     姬尘于佛头望下湖面之中的二人,二人皆是绝顶高手,这场面不是每次都看得见。

     沐小葵手心手心渗出冷汗,担忧的问道:“你可知大师对面的是谁?”

     姬尘摇了摇头,表示不知,就在这时,一道破空的声音响起,从身后传来。

     姬尘头也不回,手中细柳点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传来,震得姬尘手心发麻。

     “咦?这是……银丝!”

     黑暗之中,两道身影缓缓走来,一人手持折扇,折扇下挂着一颗鹅卵石大的七彩宝石。

     沐小葵气愤的想要杀人,可是手中的刀被老僧借去,不然早就一刀劈上去了。

     来人正是燕云小燕王,和他的美婢弄月。

     小燕王看了一眼姬尘,走到佛头之上,身后的弄月始终跟在小燕王的身后。

     “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开打,本世子已等的不耐烦了。”

     弄月看着沉月湖中的两人,轻笑道:“殿下!他们早就已经开打了。”

     “哦!”小燕王疑惑到,盯着湖面看起来。

     此时姬尘看见,湖面虽是平静万分,可是湖水早就被染成血红色,水中无数的鱼儿被绞杀干净。

     这两人在拼内力!

     姬尘不由的高看了几分这美婢弄月,她的手段凶狠,这眼力更是不凡。

     小燕王也看出了其中的缘由,忍不住摇头道:“真是可惜了,我本想把那狂妄叫嚣之徒,捞上来挫骨扬灰,可如今……”

     弄月笑道:“殿下,等这二人打完,奴婢命人将这沉月湖中的水抽干净,在一同晒干,到时候挫骨扬灰也不迟!”

     “妙!妙!本世子就喜欢你这股机灵劲儿!”小燕王笑起来,忍不住在弄月高挺的胸脯之上,捏上几下!惹得一阵莺声笑语。

     沐小葵见此,冷不住板着脸,骂道一句:“伤风败俗!不知廉耻!”

     对于沐小葵的声音,小燕王权当没听见。

     骂他小燕王的人千千万万,这沐小葵算是老几!

     小燕王见姬尘依旧望着湖面,嘴角忍不住上翘。

     “我且问你,这不动明王郑天岳,与这杀菩提柳僧佛谁会赢?”小燕王问道。

     过了片刻,见姬尘仍然没有回答,小燕王手中的折扇猛的一张。

     姬尘只觉得一道水墨山河横于只觉得眼前。

     姬尘看了看小燕王的脸,说道:“你这样子倒像是个女人。”

     弄月一步向前,挡在小燕王的面前,冷眼盯着姬尘,说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殿下无礼。”

     弄月手中的银丝已然握于手中,只要小燕王一声令下,弄月手中的银丝必定会如毒蛇,将姬尘缠住。

     小燕王阴晴不定,随后缓缓说道:“开打了!”

     不动明王郑天岳大手一挥,手中有天地。

     一瞬间,这沉月湖之中的水少上一半。

     再过上片刻,那少去一半的湖水竟然化雨落下。

     飘雨如血!

     如利刀,若细箭。

     杀菩提柳僧佛,此时如大地安然不动。

     柳僧佛看着满天的血雨,叹道。

     “人皆成佛,我入地狱。”

     杀菩提身后一尊三丈大佛,立于天地,拒血雨于身外。

     可这般华丽的手段,却有人不满意。

     小燕王看后忍不住的摇头:“无趣,真是无趣,两人皆是当世高手,玩这些虚招做什么?”

     弄月轻笑道:“殿下,正所谓虚虚实实,谁知道哪一招是真正的杀招?”

     小燕王一敲弄月的头道:“就你懂?”

     湖中的二人好似听到了小燕王的话一般。

     杀菩提柳僧佛,若鲲鹏而起,水击三千里,扶摇直上九重天。

     “这是柳大叔的踏云步!”沐小葵惊呼道。

     郑天岳大笑起来:“好好!当年你一招杀菩提败尽天下英雄,今日我便来领教一番,看这杀菩提是否如传言中的那般,刀下有亡魂!”

     向天啸,沉心静音,不动如山。

     啸天镇岳。

     郑天岳于手中画出一道金符,金符幻化成一座山岳,向着天空压去,便是这虚空也震荡不已。

     “翻山印!翻天覆地!”

     杀菩提见山岳压来,脸色严肃,手中的刀握的更紧。

     “老兄,今日我再陪你杀上一番!”

     这话说与刀听,

     追魂鞘之上震荡不已,发出轰鸣,好似在回应一般。

     “天地本无情,江河何念善!无嗔亦无怒,杀意淡如烟。”

     柳僧佛手中的刀,割裂虚空,淡淡的向下挥去。

     刀中有佛陀!

     刀锋轻而易举的将山岳割裂开来。

     郑天岳只觉那一刀平淡无奇,但细细一瞧,又如千军万马袭来。

     大雾弥漫开来,遮挡住视线。

     小燕王不停的扇着手中的水墨山水,刚才的景象显然看得心满意足,笑道:“这小妮子你可看个仔细?这老和尚所说的蓄千刃之势,于动指之间。你可明白?”

     小燕王在姬尘登上佛头之时,已然在这里。

     沐小葵这才回过神来,不屑的看着小燕王,说道:“自然看得仔细。你称大师为老和尚,可是大师心底好,哪里像是你这人,别人说你几句,你便将人杀了,手段之残忍。”

     小燕王恍然大悟,说道:“原来你这小妮子在记恨这件事。那人该死,从踏入得月楼之中起就该死,不过是借我之手而已。”

     沐小葵怒道:“那人喝醉了,待他醒来,给你陪个不是,这样难道不好?”

     小燕王摇摇头,叹息不已。

     “你叹息什么?”

     小燕王看着姬尘说道:“你和她倒是相配!”

     一听此言,沐小葵竟然红了脸。

     小燕王见到这样的花痴,也不好发作,解释说道:“那人若是喝醉了,怎的言语如此的利索。”

     沐小葵仔细回想当时的情景,道:“你说那人没醉?”

     “不仅没醉!而且清醒的很。”小燕王说道。

     “既然清醒,又为何胡言乱语?”沐小葵听的云里雾里。

     姬尘看着满江的大雾,说道:“那人是故意这样说的,目的就是激怒你,想要乱你方寸,可惜如今看来,他输了。”

     小燕王脸上露出的笑容,这笑容是猛虎猎杀百兽之后的笑容。

     小燕王说道:“这老滑头,他想要让本世子知道分寸,可本世子偏偏不如他意。不仅不如他意,本世子还要咄咄逼人。”

     姬尘苦笑道:“所以这沉月楼塌了!”

     小燕王笑道:“你不也看了一场精彩的对决!”

     就在众人交谈之时,一道身影自大雾之中跌落到佛头上。

     “咳咳咳!你们几个小娃娃倒是悠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