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章 误伤,沐天璟我不是故意的
        苏锦绣抓起宝剑就朝沐天璟砍去,“沐天璟,本姑娘今晚要把你的手砍下了,让调戏本姑娘。”

         沐天璟以为苏锦绣是开玩笑的,可是苏锦绣出手,招招往致命处击。

         沐天璟轻而易举地躲开,苏锦绣气恼将龙渊剑扔下,“什么破剑,居然一点都伤不到他。”

         龙渊剑重重地落地,苏锦绣站在床榻之上看着沐天璟,眼里冒火,随意抓起外衣穿在身上,跳下床榻,鞋子也不穿,就和沐天璟赤手空拳的打斗撄。

         沐天璟怕伤了苏锦绣,一直是只防不攻,就在沐天璟一心一意和苏锦绣打斗时,龙渊剑突然从地上飞去,直直朝沐天璟的胸膛刺去。

         “沐天璟,小心啊。”苏锦绣将沐天璟推开,龙渊剑错开一点位置,还是落在了沐天璟右边的肩膀上。

         “沐天璟。”苏锦绣将龙渊剑拔出,看着里衣已经被血染红的沐天璟,她有些慌神。

         “沐天璟,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把剑会自己伤人。”苏锦绣扶住沐天璟,口中带着哭腔说道偿。

         “阿绣,别哭,我没事,乖把我扶到床榻上,然后去拿药箱给我包扎。”沐天璟用左手揉了揉苏锦绣的脑袋,把眼角的泪给她轻轻擦拭。

         苏锦绣点了点头,开始手忙脚乱的将沐天璟扶到床榻上,去外室找到药箱,气喘吁吁的回到沐天璟的身边,这个过程用了不到一盏茶。

         “沐天璟,我不会包扎...”苏锦绣看着沐天璟一脸淡定的脸,好像受伤的人不是他一样。

         “把我的衣服轻点脱下,先上药,然后包扎,明日去军营,再找军医处理。”沐天璟淡淡的说道。

         沐天璟说完,苏锦绣可是小心翼翼伸手去解沐天璟的衣服,柔弱无骨的小手划过沐天璟的胸膛,让沐天璟小腹一紧,闷吭一声。

         “是不是我弄疼你了?”苏锦绣看着沐天璟一脸痛苦的表情问道。

         沐天璟的表情让苏锦绣也是一阵犯嘀咕,刚刚受伤也没那么痛苦,这脱着衣服感觉要上刑场一样。

         “没事。”沐天璟喉结滑动,声音有些低沉。

         苏锦绣没有注意到沐天璟的变化,将外衣给沐天璟解下,沐天璟露出上身,肩膀上的伤口可以看到森森白骨,苏锦绣手微微颤抖,心疼的问道,“沐天璟,你疼不疼?”

         “不疼,上药吧。”沐天璟朝苏锦绣一笑,用眼神鼓励她。

         苏锦绣牙一咬,将药粉全部撒到伤口上,沐天璟痛的闷吭一声,额头上出现细汗。

         苏锦绣拿起绷带打算给沐天璟擦擦汗,被一个有力的胳膊拦到怀里,以吻封唇,苏锦绣感觉到沐天璟的嘴唇在发抖,这次没有推开沐天璟,反倒是将沐天璟抱住回应他。

         沐天璟慢慢沉醉在苏锦绣的唇齿之间,已经忘了自己的伤口。

         苏锦绣见时机差不多,出手将沐天璟打晕,沐天璟闷吭一声,倒下苏锦绣的怀里。

         苏锦绣将沐天璟扶正不让他倒下,快速的将伤口简单的止了血,看着沐天璟胸膛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苏锦绣心里充满了心疼,先在她又给他添了新伤。

         苏锦绣将沐天璟放倒在床上,自己趴在他身边守了他一夜。

         清晨,沐天璟醒来,扶着肩膀起身,不小心碰到了一旁的苏锦绣。

         “你醒了,我们赶紧去军营吧,你的伤口需要好好包扎。”苏锦绣说着就开始手忙脚乱的给沐天璟穿衣服。

         沐天璟带着笑意看着苏锦绣,似乎被苏锦绣伺候着感觉不错。

         “阿绣,我受伤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八王爷和墨千城都不行。”沐天璟一本正经的对苏锦绣说道。

         现在战事在即,沐天璟不想一点危险的因素发生在自己身边,他是主将,还未开战就受了伤,说出去恐怕会军心不稳,要是被人利用这事作乱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好。”苏锦绣点了点,沐天璟起身。

         “今日我们就去军营吧,你收拾一下,我们去军中住两个月。”沐天璟拍了拍苏锦绣的手。

         苏锦绣应下,叫来琉璃将换洗的衣服带上。

         琉璃一进屋就看到沐天璟在苏锦绣的房中。

         “将...将军,您...早啊。”琉璃尴尬地和沐天璟打招呼。

         琉璃的声音,让苏锦绣的脸瞬间变红,她怎么忘记让沐天璟先走了,现在尴尬了,就是她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琉璃,你别多想,沐天璟他是早上过来的。”

         “是吧,沐天璟?”苏锦绣和沐天璟使劲使眼色,古灵精怪的模样将沐天璟逗乐。

         沐天璟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琉璃就开口了。

         “可是小姐啊,奴婢在外面守了一早上都没有看到将军进去。”琉璃眨着迷茫的眼睛看着苏锦绣,是不是最近她眼神不太好,没有看到这么大个活人。

         琉璃的话,让苏锦绣嘴角微微抽搐,这个琉璃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了好了,琉璃你快收拾包袱去吧。”苏锦绣将琉璃推到一旁。

         “哈哈。”沐天璟不合时宜的笑出来声,看着苏锦绣生无可恋的模样,沐天璟是真的忍不住不笑。

         “都怪你,你还笑。”苏锦绣凶巴巴的瞪了沐天璟一眼,这个死男人难道不知道自己尴尬是因为什么吗,居然还笑得出来。

         苏锦绣作势就要打沐天璟,沐天璟没有躲开,径直的抓住苏锦绣的手腕将她带到怀里,“阿绣,你生气的模样都让我忍不住想咬一口呢。”

         沐天璟低沉的声音在苏锦绣的耳边响起,嘴巴恶意的将苏锦绣的耳垂含住。

         温热的气体让苏锦绣脸红的可以滴出血来,“你走开。”

         苏锦绣一把将沐天璟推开,杏目划过怒气,看着沐天璟,大早上发情啊。

         沐天璟看着苏锦绣的样子,眉宇间带着笑意,步步紧逼苏锦绣,苏锦绣则是往后提。

         啊--

         苏锦绣脚踩到龙渊剑,身形不稳朝沐天璟扑来。

         沐天璟接住苏锦绣,闷吭一声,这时沐天璟的右肩上渗出丝丝鲜血。

         “沐天璟,你没事吧。”苏锦绣看到鲜血,紧张的就要扒沐天璟的衣服。

         “我没事。”沐天璟的注意现在根本不在苏锦绣的动作上,地上的宝剑可是把沐天璟的全部注意夺去。

         沐天璟看着龙渊剑,眉头微微皱起,昨天这个宝剑可是没有在苏锦绣的控制下,将他刺伤,若不是当时他放松警惕,一心想和苏锦绣玩玩而已,这把剑怎么可能刺伤自己。

         “阿绣...”沐天璟反应过来时,苏锦绣已经将他的外衣脱下。

         沐天璟嘴角微微抽搐,看着一脸紧张的苏锦绣,心里哀嚎一声,阿绣啊,你不知道早上男人的欲火最旺吗,现在你把我的衣服脱了,不做点啥都对不起自己是个男人。

         “恩?”苏锦绣以为自己弄疼了沐天璟,抬头就撞入一双充满***的眼睛。

         沐天璟的喉结滑动,满眼***的看着苏锦绣,这时沐天璟一双大手直接将苏锦绣禁锢在怀里。

         “阿绣,你伤了我,伤没有好之前,你要负责给我换药。”沐天璟轻轻拍了拍苏锦绣的脑袋。

         苏锦绣在沐天璟的怀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个男人没有发情,刚刚那一瞬间,苏锦绣以为自己在劫难逃了。

         “好,我给你换药。”苏锦绣一口应下。

         苏锦绣应下的瞬间,沐天璟眼中划过一抹算计,嘴角的笑意不减,以后在军中的日子不会寂寞了。

         “阿绣,你的宝剑谁给你的?”沐天璟将苏锦绣松开,看着龙渊剑问道。

         “我师父送我的见面礼,怎么样是不是一把宝剑?”苏锦绣捡起地上的龙渊剑,一脸自豪地给沐天璟看。

         沐天璟抬手就要接,苏锦绣制止了他,“这把剑认主,会伤了你的,还是不要动的好。”

         “这么厉害?”沐天璟眉头微微皱起。

         沐天璟看着龙渊剑,他感觉到这把剑不同寻常,剑魂似乎非常强大,强大到不用人控制就可以所向披靡,不过苏锦绣没有完全和宝剑建立联系,那这把剑留在苏锦绣的身边是为了什么,还是说苏锦绣就是剑的主人,只是灵魂还没有苏醒。

         “沐天璟别想了,这把剑叫龙渊剑,可是我师父的镇宗之宝。”苏锦绣将沐天璟拉到椅子上,低着头打算给他换药。

         “龙渊剑?”沐天璟眼睛闪了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