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女人,生孩子是个坎,生完孩子后的产后恢复期也极为难熬。

         苏若童是顺产,比起剖腹产的那些产妇来说相对恢复得要快些,但是在生完孩子的第二天仍是行动艰难,最为难的是要上厕所。

         诚然有不少办法可以让她不用下地就能解决生理问题,但是她怎么也接受不来。聘请的月嫂已经到位开始陪护,然而月嫂毕竟力量有限,这时帮不上什么忙。

         她就算脸皮再薄也不得不接受陆东跃的全程陪护,由他搀扶着到卫生间门口。他还要再陪着进去,她坚决不让,“到这里就行了,我自己能进去。”

         “就差两步了,我扶你进去我再出来,等你好了再叫我。”

         她死活不同意,坚持要一个人进去。

         陆东跃无奈,眼看着她扶着墙慢慢地由门口挪进,再转身关上门。这时就觉得她那犟脾气实在可恨,一点儿也不听劝。她不让进去他也没辙,就站在门口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动静,这要撂外面肯定觉得他是一精神病变态狂。

         过了快十分钟门才开了,她苍白着脸慢慢挪出来。他这里脸色也很不好看,嘴唇动了动像是要责备她不听劝告,可话到嘴边又于心不忍。

         由卫生间门口到床边不过几步路,她却走得异常艰难。原本就是被娇养大的,往前几十年受过最大的皮外伤就是膝盖破皮,现在遭受到的疼痛身体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消化。

         坐到床上后也无法立刻躺下,因为生产时腰背间的肌肉紧绷用力,到现在仍是酸痛。

         “时间到啰,小宝宝该吃饭了。”月嫂是个五十岁出头的白胖妇人,性格开朗做事麻利,“等你喂完孩子我给你揉一揉。”

         苏若童就势抱过孩子,看着襁褓里婴儿柔嫩的脸蛋。她似乎刚刚睡醒,眼睛半睁着还有些迷糊的模样。虽然还未长开,但已经能看出清秀的轮廓。月嫂拿着温毛巾在小宝宝的下唇点了两下,小家伙条件反射似地慢慢张开小嘴。

         这是她第三次哺乳了,相较于先前两次的手足无措,她现在的动作已渐渐熟练。小家伙可能是不太饿,或是仍然想睡觉,小嘴巴只动了几下就不再吸吮,但是天生就有的独占欲让她依然叼着天然奶源不肯松嘴。

         月嫂提醒她:“你动一动,她还会再吃。”

         她照办了,果然一发现奶源或许有移动的可能小家伙又很积极地吸吮起来,双颊随着吞咽的动作一鼓一鼓地十分有趣。

         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其实长得都不太好看,但是作为父母,自己的孩子怎么看都是世上最最可爱的。

         陆东跃十分自觉,在她哺乳的时候自动站到两米开外。这时他站在窗边,听到动静忍不住伸长了脖子眼巴巴地往这边看。看到小家伙御用的移动奶源时立刻喉咙发紧,他火速挪开了视线,即羡又妒。

         小家伙终于吃饱了,有些不太甘愿地松开嘴巴。小舌头在双唇间缓慢地蠕动着,似乎在回味。

         “有母乳是最好的,大人方便孩子也更健康。现在也不知有的年轻人在想什么,明明可以母乳喂养偏偏要喂奶粉。说是为了保持身材,嗳,当妈妈的难道不是要首先保证孩子么?”月嫂将小床铺得更柔软些,说:“不过各人有各人的想法,也不好勉强就是了。”

         苏若童不好评判别人的做法,她只是想多些时间与孩子相处,其他的她并不在意。

         “你下次喂她的时候,可以把她的手拿出来摸她的手。婴儿喜欢抚触,她会觉得有安全感。要是到了夏天你可以多摸摸她的背,她会睡得很香。”月嫂笑道,“这孩子很安静,吃饱就睡会长得很快。”

         陆东跃这时才敢凑近些,问道:“她什么时候会认人?”月嫂笑嘻嘻地,“真正会认人的话要等上好几个月呢,不过啊带孩子的时间过得很快。婴儿期的成长变化也是很快的,你要是出差十天半个月看不到她,回来后肯定会吓一跳。”

         陆东跃笑了笑,心想他现在哪舍得离开她们一步?别说十天半个月了,要不是怕被嫌弃累赘,他分分钟都想和她们粘一块儿。

         孟女士找的这位月嫂在苏若童刚清醒后的一段时间内帮了很大的忙,不管是对于产后护理还是对小婴儿的看护,她都尽心尽力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只是对于陆东跃来说,他却是有小小的不满。原本护士交代下来的任务被月嫂给抢去做了,他深感失落。

         不过失落之余也有收获,因为在月嫂进行任务的过程中是由他负责看护小宝宝。新生的婴儿软绵绵地,更有一身的奶香,他一抱起来就舍不得放下。

         男人的抱孩子的姿势十分标准,像是个坚固的围栏一样将小宝宝围护在胸前。就这样稳稳妥妥地抱在怀里,慢慢悠悠地踱着步,小盆友就在轻缓的慢摇中舒服惬意地熟睡。

         陆东跃十分得意,觉得自己哄孩子很有一套。可是月嫂却一个劲地摇头,“陆先生啊,你这样抱着摇着哄她睡,会把孩子惯坏的。”见男人一脸不以为然,便笑道:“你这是还没领教到,等到了你一不抱她她就不肯睡觉的时候,那时就会知道厉害了。”

         陆东跃还真不怕:“那样多好,我就怕她不找我呢。”

         月嫂对女雇主笑,“现在真是很少看到对孩子这样有耐性的男人了,您真是好福气。”又将孩子接手过来,说:“这孩子的鼻子像爸爸,多挺啊。”

         陆东跃听着十分受用,嘴上还是挺谦虚的,“也像妈妈,妈妈的鼻子更漂亮。”

         因为订的是豪华间,除了陪护间外还有一个便捷厨房,烹炒什么的不可能,煲个汤却一点问题也没有。

         孟女士领月嫂来的时候就叮嘱过让她为儿媳妇加餐,以保证营养供应。不过苏若童刚生产完是没什么胃口吃东西的,只愿意接受一些清淡的流食。过了两天后才慢慢恢复正常饮食,开始增加营养。

         因为产后恢复得不错,苏若童很快便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到陆家老宅。

         陆家和苏家对于对于新生命的诞生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陆云德与孟勤华都不是古板守旧的人,无论男孩女孩都是陆家这代的第一个孩子,更何况家里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听到孩子的哭闹,实在是太冷清了。而对于苏俊文来说,外孙女让他重温了数十年前初得爱女时的激动与喜悦,说这孩子是他的命根子也不过为了。

         陆家老爷子也特意赶来看重孙女,令人惊奇的小宝宝前一刻还在哭闹,可刚抱到太爷爷手里时竟然慢慢地止住了哭声。老爷子高兴坏了,非说小丫头会认人了,知道太爷爷大老远赶来看她,就想给太爷爷看个笑脸。

         孟女士在一旁笑,心想现在这孩子连看人都看不清呢,哪知道认人呐。可看老爷子兴致那样高,也不好扫他的兴。

         就连陆西瑶和陆南嘉也是喜气洋洋,特别是陆南嘉,高兴得就像是他生了孩子似地。没别的原因,家里多了个孩子,孟女士对他婚姻的关注度就会直线下降。至少在小侄女上幼儿园前,她是没空理会自己啦。

         陆家早早地将三楼最大最明亮的房间收拾出来,陆西瑶又按照育儿图书上的指导费了好大一番工夫才布置完毕。

         苏若童知道有些不好意思,说:“西瑶姐,给你添麻烦了。”陆西瑶那时正在拾掇婴儿床,听到她这么说险些脚下一滑:“你这样叫我我可真受不住,要是给老大听到了又要说我没大没小。”

         陆西瑶将手头东西收拾好,又出去洗了个手擦了把脸,这才敢靠近,“小宝贝儿,来给姑姑抱一个。”

         真上手了又直瞪眼,惊呼,“好轻哦。软软的真好玩!”她一时玩心起扭了扭身子,小家伙像是感觉到和平常不一样的晃动,小眼睛开始缓慢地左溜溜右溜溜的瞄来瞄去。

         这个时候的孩子其实视神经还未完全发育好,只对光感有反应。大人凑得再近孩子也是看不清楚的,更不要说认人了。

         可陆西瑶不知道,见小家伙有了表情便以为她喜欢这样,于是越发用力扭动,嘴里还配合着发出有节奏的拍子。

         苏若童正要提醒她不要幅度过大,还没来得及出声就听到男人的低喝。陆西瑶就和被捏了后颈的猫一样立刻安静下来,缩着脑袋塌着肩膀地叫了声‘哥’。

         今天月嫂休息,陆东跃便下去端汤。没料到离开一会儿的功夫,上来的时候就看到妹妹抱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没头没脑地晃个不停。

         男人立刻就火大了:“你有没有常识啊?宝宝才多大你这样晃她,把她晃晕了吐奶,你来负责啊。”

         苏若童看不过眼,“这也没怎么样,你这么大声做什么。”她抱歉地朝陆西瑶笑了笑,伸手接过孩子。

         陆西瑶略略不忿,“人家又没生过孩子,当然没这方面的常识了。也不是故意的嘛,这可是我大侄女,我怎么舍得让她吐奶。”见兄长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便找个借口溜了出去。

         陆西瑶离开后她便忍不住说道:“你怎么能对西瑶姐这么凶,她也不是故意的。”陆东跃这时脸色才缓和些,“没常识也要有知识,这么小的孩子经得起那样晃么。”

         她知道他在孩子的问题上是绝对寸步不让的,也就不再和他计较。但是对于每日定时要喝的汤,她是真的反感了,“我还不饿,不想喝。”

         “我已经把油撇得一滴不剩了,不会腻的。”他劝道,“而且就半盅,很清淡的。”

         她仍是摇头。

         一日三正餐两点心外加一道汤,她已经有些吃不消了。知道婆婆是好意,但是她也得量力而为。

         “我真的喝不下。”她抱着宝宝一脸为难,“撑着很难受的。”

         他不再劝她,只是掀开盖盅看了看,尔后替她喝得一干二净,“不好让妈妈看到,要不然的话她肯定要再煲两份上来。”

         孟女士是资本家出身,原本就很讲究养生之道。她十分看重坐月子期间的饮食,坚定地认为坐月子的质量好坏会影响到一个女人后半生的健康。

         在苏若童怀孕的时候她就从于醒春那里抄了不少食疗方子回来,现在每天换着煲汤,红枣糖水更是不断还不到半个月苏若童已经胖了足足四斤,面色红润光彩照人。

         陆东跃这次请了小半个月假陪她,很快假期就到了。他再舍不得也只能丢下抱也抱不够的女儿,揣着十分的哀怨去上班了。

         这时的苏若童已经渐渐上手照顾孩子,很多时候亲力亲为。她自小失去母亲,对于母爱的渴望是极为迫切的。然而当有了自己孩子后,她就将这份迫切渴望转移到女儿身上,加倍地疼爱她,对她好。

         考虑到月嫂总是要离开的,也为了增进与女儿的亲子交流,苏若童开始尝试着晚上带女儿。然而这时陆东跃的‘哄睡技能’所带来的副作用开始发酵——小家伙晚上必须被抱着晃悠才能入睡,等她睡了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放下,一放下就醒,一醒就哭。

         月嫂无奈道:“呐,你别看孩子小,以为她什么也不懂。她小归小,可知道什么是舒服,怎么舒服怎么来哎。”

         苏若童开始还不信邪,后来试了几次,每次都是小家伙睡着了她尝试着将她放到床上,可才刚刚有放下动作都还没挨着床呢,小家伙就咿咿呜呜地哭起来。

         毕竟是初生婴儿,哭声倒也不大,细细软软地像小猫咪似地。看到她皱起来的小鼻子还有那一张一翕的小嘴,当妈妈的心都要疼化了。

         陆东跃这时才知道坏菜了。不过男人十分有担当,拍着胸脯说我负责到底。于是男人在一天的劳碌奔波后,回来又承担起人肉摇篮的任务。

         这任务可艰巨,就得抱着孩子一刻不停地走来走去不间断地轻晃慢摇。小家伙吃饱喝足,享受着这舒服惬意的人体摇篮,满意地咂起了小嘴。她是舒服得劲惯了,肉乎乎的小手握成拳头悠悠地晃着,再慢慢地松开来。

         陆东跃这么来回踱步到半夜,也有了些许困意。这时看女儿睡得香甜,就想将她放回婴儿床上。然而大公子才停止摇晃,刚有个弯腰下探的动作,小家伙的脸忽地皱成一团,警告似地‘咿咿’两声。

         眼看她就要哭出声来,大公子赶紧收手。他紧张兮兮地往身后一看,还好,老婆没被吵醒。

         他这时才苦了脸,低声求饶:“宝宝,不能这样坏脾气。你该自己睡了,爸爸也要休息啊。”说了几句后,他又悄悄绕到婴儿床边,这次学乖一边轻摇着一边放低。

         手臂触到婴儿床时他心底暗自窃喜,可没料到下一秒小宝宝又扁起了嘴。大公子只好再次收手,这时才觉得事态不妙。

         真的要通宵抱着不放啊。大公子倒不是怕辛苦,就是想明天上班时自己的这双手还能不能用。

         终于,在小宝宝第三次陷入熟睡后,他将动作放得更加轻柔,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放回婴儿床上。

         这次总算大功告成。

         大公子十分得意,心想我女儿又不是不讲道理的,女儿最体谅爸爸了。

         正在眉飞色舞呢,忽地听见后面有动静。扭头一看老婆正揉着眼睛下床往这里走来,他连忙迎上去低声问道:“怎么了?”

         “到时间喂宝宝了。”

         “……”

         “你怎么还没睡?”

         “我……”大公子一咬牙,用壮士断腕的表情将女儿从婴儿床里抱起来,“我来帮你。”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几章的防盗收效明显,但是给手机阅读的读者带来了麻烦,这里MO和大家说一声抱歉。

         以后在更新的防盗章节里会有提示新更的正章在上一章,这样就会避免大家认为一直购买重复章节的情况发生了。

         虽然掉了点收,但是仍然感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