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陆东跃站在路边等车。

         这间私人医院开在城市的新区,虽然环境很好但是公共配套设施还不到位。地铁站还未开,离得最近的公交站走路至少要二十分钟。倘若不是医院有自己的班车,估计人更不好招。

         天很冷,空中还飘着绵绵的细雨。他穿着入院时的外套和裤子,在这样的温度里显得很单薄。

         很快就有一辆计程车停了下来,司机是个胖小伙,“去哪儿?”陆东跃报了地址,胖小伙说:“不打表,六十。”没等他回答又解释道:“从新区到市区都不打表的。”陆东跃这时哪还会去计较这个,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从新区到市区路途不短,不过交通顺畅的所以车开得很快。计程车上的收音机坏了,胖小伙大概是挺无聊地就拣着话和他聊天。

         陆东跃心事重重,仅仅是出于礼貌回应几句。胖小伙也看出他心情不好,很自然地就收了话,专心开车。

         进入市区时交通开始拥堵,特别是在主干道上时不时有电动车从旁窜出。胖小伙闪过几辆载人电动车,骂了两句脏话,又说:“再等两天路上就该没什么人了。”

         “怎么说?”

         “不是下周就过年了嘛,在外打工的人都要回家团圆啊。”胖小伙说,“不是有个歌这么唱么,忙活了一整年就为这一天。”

         陆东跃看着车窗外来来往往的人流。他记去年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他半是哄骗半是强迫地带她去登记结婚。

         那天下着很大的雨,后来他带她回家。

         他闭上眼睛,将额抵在冰冷的车窗玻璃上慢慢地回忆着。与她有关的记忆是那样甜蜜,然而记忆里她的神情却多是惆怅的。

         她没有真正快乐过。

         计程车在小区门口停下,结车资的时候陆东跃才发现没带钱包,衣服口袋里的零钱加起来不到六十块。好在胖小伙挺大方,“就算五十吧,剩下的钢蹦儿还够你搭趟公交。”

         下了半天的小雨,地面湿漉漉地。不知道今天是谁家办喜事,通向小区的路上有许多鞭炮花纸的纸屑。

         陆东跃忽然间觉得有些冷,身体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然而很快他又握了握拳头,步伐坚定地往前走去。

         门铃响起的时候苏若童正在给女儿洗澡。偏巧这时苏俊文去社区办事不在家,她洗到一半也腾不出手来,只好叫外面的人先等一下。

         她用最快的速度冲干净孩子身上的沐浴乳,又仔细地将她包裹严密,就这样抱着去开门。

         陆东跃站在门外耐心地等着,开门的瞬间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夹杂着牛奶味沐浴乳的气味。

         他在片刻的恍惚过后就要伸手去抱孩子,她立刻后退。倘若不是顾及手上的孩子,她或许早已经将门摔在他脸上了。

         陆东跃尴尬地收回手,问道:“能不能先让我进去?”他的声音嘶哑,带着一种精疲力竭后的虚弱。

         她犹豫了一下,松开门把手转身往客厅走去。陆东跃跟了进来,轻轻将门带上。

         房子是老式的格局,客厅与卫生间挨在一起。因为门没掩紧,陆东跃一眼就看到卫生间的地上放着的澡盆与矮凳。

         “你一个人给宝宝洗澡?”打孩子出生起每次为她洗澡至少要两个人,没出月子的时候有月嫂帮忙,出了月子回家后是他来打下手。因为新生儿实在太娇嫩了,只一个人总是有些不放心的。

         “也不是什么难事。”她坐在沙发上,用细棉纱布轻揉着女儿的头发,“你来,怎么不先打个电话?”

         陆东跃站着看她,还有她怀里的孩子。小家伙刚洗完澡挺有精神地,这时也睁大眼睛看着他,似乎在好奇。

         他忍下拥抱的冲动,小心解释道:“出来的时候太匆忙了,手机放在医院没带出来。”

         她抬头看他,问道:“你考虑好了?”他的腮线骤然紧绷,“我是不会离婚的。”她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眼中流露出些许轻鄙,“那你来做什么?”

         “我来看你,还有我们的宝宝。”

         苏若童后悔不该让他进来,早就知道他是个死皮赖脸的人,又怎么会轻易改变本性。

         “你看过了,可以走了吗?”

         他紧紧盯着她:“你要怎样才肯回家?要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

         “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陆东跃,我们不可能再生活在一起。绝不可能了。”她觉得他是在异想天开,“你把我爸爸的人生祸害得一塌糊涂,你也把我的生活搅得一团糟。在一无所知的时候我嫁给你,为你生儿育女,我尽力去履行妻子的义务。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所有的事,所有的事!陆东跃,我不是傻的。你让我回家,问我要怎样才能原谅你。你认为过去的事还有可能补救吗?就算补救了又怎么样?你给我和我的父亲所带来的伤害就能一笔勾销?陆东跃,你别欺人太甚。”

         他面色青白,紧抿的双唇毫无血色。分明是满盘皆输了,可仍想孤注一掷,“我答应你提出的所有条件,除了离婚。”他一字一句说得极慢,“我会让爸爸恢复名誉,把本不该属于他的污点从他档案上抹去。虽然这样的补救只是表面的,但至少能让他心里好过一些。我也可以向他下跪认错,求他原谅。”

         手握权势果然胜人一等,她悲哀地想着,早先的时候他挟势逼宫,将她当成砧板上的鱼肉。现在他虽然气焰全消,却仍可以将权势所带来便利作为与她谈判的筹码。

         “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就不该把这些你本该要做的事当成条件。”她站了起来,“这是你欠我们的。你要做,就做。不做,随便你。我今后学乖,但凡有事,哪怕天塌下来我也不求任何人。”

         陆东跃僵立着就像一根枯死的树,茎干早已没了水份脆弱得不堪一击,摇摇欲坠。

         她不再理他,抱着女儿就要回卧室。可还未迈步他便拖住她,下一秒,他由后将她圈抱住。

         “我们回家吧。”他的声音很低很低,已经是在哀求。所有的理由、所有的借口、所有的筹码这时都不起作用。他已经将自己在她那里的信用透支完毕,再还不上了。

         “我的家在这里。”她的声音很平静,“陆东跃,我们不算是好聚,至少要好散吧。”

         他松开了手。

         “我昨天遇见叶行楚。我和他以前在一起时候总有说不完的话,可是昨天我们就算面对面坐着说不了几句话。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硬着头皮互相敷衍着,却谁也没借口先离开。虽然尴尬,可还是想知道对方现在过得怎么样。我希望我爱的人过得幸福,哪怕他是和别人在一起。我这么想着,心里却很难受。太难过了。”

         他面色灰败地看着她,嘴唇蠕动着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告诉我,你是怎样才练成这副铁石心肠?用我的不幸来换取你所谓的幸福,你就这样心安理得?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负,不管你做了什么只要你低一低头,说句对不起就能得到原谅?你哪来的自信?”

         她本不是一个刻薄的人,可现在她说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剜他的心窝子。

         他挪开视线,呼吸艰难。

         “如果你坚持不肯签字,我只能起诉离婚。我想你的权势还没大到让法院拒绝受理这个案子,你不要脸面,陆家还是要的。”

         听到这里,男人脸上颓色渐褪,取而代之的是绝望的悍狠,“起诉?你要用什么原因起诉离婚?经济纠纷?家庭暴力?还是夫妻性格不合?就算法院受理也会先调解,调解不成再上庭,一场离婚官司耗上一年半载的时间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他反倒咄咄逼人,她咬牙切齿,“你……”

         他没给她机会,往前逼近一步。男人的目光里跳跃着狂热的火焰,像是绝地反扑的野兽一样紧咬着不放,“还是说你要把我的罪状一一列在起诉书上,……你确定你能如愿以偿?”

         不管是对她的父亲也好,对他的家人也罢。他们之间已经经由血缘缔结了千丝万缕的关系,稍有不慎就会鲜血淋漓。

         这注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她愤怒得全身颤抖,“大不了撕破了脸。我带爸爸和宝宝离开这里,永远也不回来。”她绝不再受他要胁了,一次又一次,她收足惨痛教训。

         他笑了起来,从容而又轻慢,“你,要带着他们走?”不要说出国、出省,他甚至不会让他们踏出这个城市一步,“童童,别犯傻。”

         他知道自己是疯了。

         因为再没有挽回的余地,所以不惜以伤害为代价将她留下来。明知道这是错误的,只会让情况越变越糟,可他再没有的办法。他现在只想让她和孩子回家,回到他的羽翼之下。哪怕她是想要他的命,他也认了。

         她被彻底地激怒了。

         那样性情温柔的人冲着他咆哮让他滚。在她近乎失控的推搡与踢打中他麻木得没有感觉,他的身体仍很虚弱,只靠着心里那一点点的信念支撑着让他不至于立刻倒下。

         她打得累了,这时已无力地跪坐在地上,浑身仍是止不住地轻颤着。卧室里传来婴儿哭闹的声音,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往卧室走去。她没有拦他,只是在他推开卧室房门的时候说了一句:“陆东跃,我耻于让孩子知道有你这样的父亲。”

         他的脸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扶在门框的手背上青筋浮凸。

         执念成魔,回头无岸。

         作者有话要说:陆先森这是吓得狠了,狗急跳墙。

         因为有软妹在问我为毛虐陆先森一直没虐到位,至少要他半条命酱紫。

         = =,我是觉得虐心比较好,虐身没啥意思。你说是要陆先森少胳膊还是少腿还是缺只眼睛什么的,那还能欢快地结文不?

         陆先森这次出手,不成功就成仁。

         小苏到底是嫩手,没他手黑。但是她也是很拧的人,陆先森用嘴巴说是劝不回她的。

         要是小苏不这么拧脾气的话,她一早就把这事给她爹还有陆家人说了。她总是考虑太多,如果把这事直接和她爹说了,那她会觉得自己之前费劲隐瞒的苦心都白费了。而且这样的婚姻这样的结果,还有小絮絮,这所有的一切纠结在一起会给她爹多大的冲击力。这是她最担心的地方。

         虽然陆老爹比较明事理,但是她对她婆婆没啥把握,心塞。

         她这时还是想说可以和陆先森协议离婚,静悄悄的解决掉。诚然要应付她爹比较头疼,但找个什么借口也比把真相一呼啦扔在她爹面前那样。

         小苏对于这种事的处理其实很弱,这和她的性格有关系。啊啊,所以说她性子不讨喜啊。总是事后补救,还补得破破烂烂地。

         你看,老陆好像又占上风了吧。

         软妹又要不高兴了。

         不过可以剧透一个,下章反转,= =,出来混总是要还。

         老姜弥辣,辣不死也噎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