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接到婆婆电话的时候,苏若童刚喂完女儿。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在接起电话时心还是跳快了一拍。

         要说她对陆云德是发自心底的尊敬敬重,那么对孟勤华的感情就比较复杂了。当初还是叶行楚女友的时候,孟勤华毫不掩饰对她的喜欢,表现得十分和善可亲。

         直到后来她和陆东跃纠缠在一起。她心里很清楚自己绝不是孟勤华心中理想的儿媳妇,更何况她曾经与叶行楚的关系。不要说孟勤华,但凡是个正常的母亲都不会对她有好感。

         只是形势比人强。就连陆云德都在儿子面前铩羽而归,孟女士怎么可能翻盘?既然已经是事实了也只能接受,不是勉强接受而是不得不接受。

         这挺无奈的。

         可是,虽然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接受的,但并没有像小说或是电视剧里恶婆婆欺负碾压小媳妇的戏码发生。凭心而论,孟勤华对她很好。适当的关怀、适度的问候。从不干涉夫妻俩的私人空间,也从不为他们做任何规划。就是在孩子的问题上,孟女士的小动作有些多。不过这是人之常情,她非常地理解。苏家爸爸也是这样的,都一样。

         因为母亲很早就去世。对于年长的女性她一直抱着种隐晦的、不足外道的小小幻想。虽然孟勤华与她的母亲无论在外貌或是气质上都有天壤之别,但她确实有心将她当作母亲一样敬爱。

         电话里孟女士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平静。她的语速不快,于是声调就显得有力。她先是向苏父问好,再来就关心儿媳妇和小孙女在娘家的情况。

         苏若童原本是做好了被责问,甚至是被斥骂的准备了,可没料到对方是这样的态度,心里不免有些忐忑。她心想是不是陆东跃另编一套说辞骗陆家人,孟女士还不明就里。

         然而这个时候,孟女士话锋一转,说起陆东跃生病住院的事,“……他都多少年没进医院了,都烧得说胡话了,还想扛着呢。你和絮絮不在家里,家里太冷清了。”

         苏若童吃了一惊。

         之前她打给陆东跃的电话总是说不了两句就挂线,他极力挽回、拼命解释。而她只是想要他给个痛快,答应离婚。

         双方的诉求在根本上存在差距,所以没能保持顺畅沟通。

         她不知道他病成这样。然而就算他现在病得胡言乱语,她也绝不会改变主意。

         陆东跃想掩着这件事,就像掩着一块溃烂的脓肿。她不愿意再被他牵着鼻子走了,哪怕是要割肉刮骨,这次都要一刀切个干干净净。

         她说:“妈妈,我和他正在协议离婚。我暂时不会回家,等手续办好,我会带絮絮去看您和爸爸。”说完,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等待对方的反应。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不过片刻以后孟女士的声音响起,“小苏,絮絮才刚刚满月,你们这个时候谈离婚……”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语气间责备意味十分明显。

         苏若童很想问她说您知道不知道陆东跃做了些什么?他对她的父亲做了那么可怕的事,她怎么还能和他继续生活下去?但是话到嘴边又生生地咽下去。电话里三言两语解释不清,而且就算解释清楚了,对方会不会相信?就算相信了,陆东跃仍然是她的儿子,为人母亲自然而然会袒护他。

         “我们过不下去了。”

         “人只要活着,没有过不下去的日子。不过,我相信你这么说一定是有理由的,因为你不是个不通情理的人。”孟女士搭在扶手上的手手指曲起,轻轻地叩击着,“但是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突然。小苏,你和你爸爸也提过了?”

         苏若童颓然地垂下头。

         她还没敢和父亲提这件事,苏父一直以为陆东跃是出差,所以女儿才临时回家小住。就在昨天他还在问陆东跃什么时候回来,想和他下两盘棋过过瘾。这时就觉得自己做事仍是太冲动,对于后续事宜的处理没有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很容易就陷入被动的境地。

         她的沉默已然让孟女士了然于心,这时语气也软了许多:“小苏,我知道东跃身上的小毛病不少,你肯定是受了委屈。但是你们之间的矛盾真的尖锐到非离婚不可的地步?”

         别的不说,就自己儿子那老婆奴的德性,孟女士是实打实看在眼里的。陆东跃绝不可能动她一根手指头,就算是吵架,孟女士也坚定地认为自己儿子绝对会是妥协的一方。

         的确,她和陆东跃之间的问题并不是出在哪一方的性格或是生活琐事上。所以对于孟女士的问题,苏若童只能是摇头苦笑。

         孟勤华深知儿媳妇少言寡言的脾性,也不继续刨根问底,只是叮嘱说天冷,让母女俩注意保暖,等陆东跃病稍好一些,她会来看望小孙女。

         苏若童一一应允,等那头挂线后才放下电话。

         她看着女儿。小家伙吃饱奶正躺要床上盯着天花板出神,小小的嘴巴撅成O型,很好奇的模样。

         她俯身亲了亲女儿的脸蛋。闭上眼睛却是男人近乎扭曲的脸,他失控着冲自己咆哮:你要走可以,把孩子留下!

         他吃定她绝不会丢下孩子。之前是她的父亲,现在是她的女儿。他一直在用亲情绑架、囚困她。

         她身心俱疲,不知前世烧错了哪柱香为今生惹来这段恶缘。是不是要逼死她才肯善罢甘休?她这样问他,他居然仓惶失色。

         最后他退开来。

         她想,他或许还有那一丝丝的良心。

         离婚是势在必行,但是她头疼这一切要怎么和父亲解释。如果和他坦白一切,得知真相后他能不能受得住冲击?如果不坦白,要用什么方式才能让他比较容易接受?

         与孟勤华的通话勾起了苏若童的烦恼,整个晚上都在辗转反侧,差不到凌晨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次日苏父约了邻居去市郊买有机蔬菜和禽蛋,临走前不忘叮嘱女儿:“今天去的人多,买得多价钱会更便宜些。我搭小李的顺风车,中午赶不及回来吃饭。冰箱里有煲好的花生排骨汤,你中午就凑和吃点面条,等晚上回来爸爸给你做好吃的。”

         她一一应下。

         苏父前脚刚走,后脚她就接到方薇电话。方薇已经在姚子澜老公的公司里工作一阵子了,虽然是新手但她肯吃苦学东西也快。现在她和公司里的另外两个小姑娘合租,摆脱了家累人比以往精神,连气色都变好了。

         方薇在电话里说:“絮絮满月的时候我和篮子都忙,没能过去看你们。今天方便不?我和篮子去看你。”

         苏若童想了想,说:“我在家也闷得慌,不如约个地方吧。离你们公司近点的地方。”方薇很快就说了个地址,又问:“要不要吃饭完来公司逛一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哦。”苏若童接话说:“如果有发展潜力的话我还考虑跳槽呢。”方薇哈哈大笑,又咬牙切齿,“那我们岂不都要叫篮子老板娘了?”

         敲定好时间地点后,苏若童将女儿用背带缚在胸前,提了个黑色的妈咪包就出门了。

         到了地点还未站定就听到姚子澜的欢呼,她循声望去,姚子澜正和跳豆一样蹦个不停,“童童,这边这边!”

         她们坐在餐厅的角落。姚子澜和方薇轮流抱过小絮絮,目不转睛之余不忘埋汰好友:“这孩子眼睛真不像你,比你漂亮。鼻子也不像你,比你的挺!哎哟喂,这耳朵好,耳垂厚厚的多有福气。不像你跟片菜叶似地……”

         埋汰完了才依依不舍地将孩子还给她,姚子澜咂着嘴说:“小孩子真香,又白又软真好玩。”方薇立刻跟进:“你也赶紧地生一个,马上就有得玩了。”姚子澜不上当:“生小孩多疼啊,再说也就玩个几年,再长大就不好玩了。我还是玩别人家的比较好,玩过瘾了让人爹妈带回去该干嘛干嘛。”

         苏若童和方薇笑作一团。

         聚在一起不过吃吃喝喝,闲聊谈天。苏若童这阵子过得郁闷,难得有这样的机会纾解情绪。不过相聚的时间总是短暂,很快姚子澜就接到老公电话说有个急单要赶,让她们赶紧回去。

         苏若童十分理解:“工作要紧,聚会什么时候都可以的。”姚子澜看着大咧咧地可心却细,走前不忘把账结了。

         因为带着女儿,苏若童也不准备逛商场给孩子添置什么东西了。她仍旧将女儿用背带绑在胸前,提了包就走。

         下楼是乘坐手扶梯,就要到底部时突然有人从后面用力推搡了她一把。她甚至来不及惊叫,脚下一绊人就往前摔去。这一刻她脑中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地抱紧女儿。

         然而最终迎接她的并不是坚硬冰冷的大理石,却是一个温暖的怀抱,“没事吧。”

         她在惊魂未定间胡乱地点头,正欲开口道谢。但是在抬眼看清面前的人时,她却当场呆住。

         竟然是叶行楚。

         作者有话要说:咳,孟女士不会贸然上门的。她又不傻。

         下次更新在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