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午休时间结束,商业街拐角处的咖啡馆里人渐渐散去。暖融融的太阳透过玻璃斜斜照射进来,奶白色的窗框上缠着幼嫩的绿色枝蔓在这样的光芒下像是活了过来,慢慢地舒展着。

         空气里弥漫着咖啡的醇香与松饼的甜蜜气息。

         靠窗的位子坐着一对低声细语的小情侣,目光胶粘,情意绵绵。而离他们不远处,咖啡馆的角落里却坐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孩。她从早晨开门便坐在那里,点了一杯咖啡后便缩在位子上再无动作。

         像这样的咖啡馆里,每天都有人在独自等待,最后无非是俪影双行或是依旧形单影支。这样的场景太过司空见惯了,因此一直到那个人出现前,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她。

         “等了很久。”

         她抓紧了椅垫,有些僵硬地摇摇头。男人的目光略略一扫,轻易地将她所有的小动作收尽眼底。

         “要喝点什么吗?”服务生迟迟不来,她只好自己开口问,免得过于冷场。

         “不必。”

         她的脸色便更苍白了一些,有阵阵的寒气从心底漫溢出来。她是有求于他的,连现在这点时间也是他的施舍,分秒都不容许浪费。

         “突然打电话给您……我知道这很唐突,可是我再没别的办法。我……”她咬了咬下唇,将仅剩的一点自尊与傲气全数扫入地板底的灰尘堆里,“陆大哥,您能帮帮我爸爸吗?”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抱着胸不错目地看着她。在这样近乎无礼的直视下她面如火灼,双颊红得要滴出血来。当然这并不是出于女性的羞涩,而是基于那份难以言述的羞耻。

         “你知道他做了什么?”

         她的手脚冰冷,过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强忍住鼻酸,声音却带上一丝哽咽,“只说带去协助调查。”

         “哦?”明显上翘的尾音里是明显的质疑。

         她绞在一起的双手发白,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知道父亲犯了错误,但是从自己所了解的情况来看,并不会严重到需要隔离审查的地步。除非是自己了解的并不全面,或者……父亲还有事瞒着她。

         可不管怎样也好,这些都不是重点了。她现在只想弥补父亲犯下的错误,可她有心弥补是一回事,组织上愿不愿意给机会又是另一回事。而面前这个男人,他或许能给她一个机会。

         “陆大哥,你可不可以……”

         “不可以。”他轻易地掐灭她的希望,“现在是在初期阶段,只要交代问题,不会太为难他。”

         她强忍着眼眶的酸胀,声音却带着不可抑制的颤抖:“陆大哥,我爸爸、我爸爸他年纪大了,我怕他受不了。”

         “所有的讯问都会在公正合法的情况下进行,你不用担心。”他安慰道,“何况,涉及的数目也不是特别大。”

         苏若童低下头,“这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他身体一向很差,心脏也不好。我不放心,我想看看他,看一眼也好。”母亲去世后父亲便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现在他出了事她的天便塌了大半。而本该代替父亲支撑起这一方天地的男人,尚对此一无所知。

         “你真的只是想看一眼?”

         她其实一直不敢正眼看他,这个男人的眼眸无比锐利。在这样一双眼的注视下,连久在社会场上打滚的人都会不舒服,何况是她。可眼下情况急迫,再怎么害怕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乞求,“陆大哥,经济方面我会想办法,哪怕倾家荡产我也会还。可是我爸爸身体不好,能不能酌情从轻……”

         “我不是法官。”陆东跃说话一贯沉缓,带着不容质疑的权威与笃定,“何况,现在也还没到那一步。”

         她鼻尖渗出汗来。他的话意所透漏的一丝信息让她掐紧掌心冷静下来,问道:“没到那一步,是不是我们还有转寰的余地?”她的声音极小,带着十足的心虚气弱还有充满希望的试探。

         ‘我们’——陆东跃的嘴角几不可见地上翘,“确实可大可小。”见她目光骤然璨亮,他顿了顿,问道:“你有想法?”

         苏若童先前心乱如麻,眼前一片漆黑。而陆东跃之前的话仿佛黑暗中的一丝光芒,引得她倾身相扑。得与失的巨大狂喜让她面对他突然的反问时,一时失语。

         陆东跃看着她那涨红的脸蛋。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那时他刚从部里回来,听到西瑶的大嗓门从后花园传到前厅,一时兴起便转了过去。她当时正听着西瑶的口令打着倒退,一转身险些撞上他。那时天正冷,她穿着雪白的兔毛外套,连耳罩也是白茸茸地。

         他觉得她就像一捧团绒绒的蒲公英,于是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西瑶很喜欢她,自那以后时常带她来家吃饭。渐渐地,叶行楚替代了西瑶送她回家,尔后便是所有人默许的出双入对。不难想象出这是谁的授意,父亲是念旧的人,对同袍托孤的儿子的拂照连他这亲生儿子都叹而不及。而这样单纯的女孩确实很适合性格温和的行楚,父亲的想法是对的。只是——

         他以食指轻敲着桌面,见她依然有些呆滞地看着自己。在来之前他曾经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要有耐性,隐忍许久按捺不发为的就是最后时刻的一击必中。

         他在等她开口。

         苏若童干咽了一口唾沫,哑着声音问道:“如果是需要钱打点的话,我可以想办法。”

         “如果只需要钱,你又何必来找我?”他的嘴角微沉,“别在我面前玩这些小花样。”

         苏若童原本面皮就薄,听到陆东跃这么说顿时只想把脑袋夹到地缝里。她的朋友不多,也都没有能力活动父亲这个案子。陆伯伯虽然身居高位,可他性情刚直是出了名的,她求到他跟前也未必有用。

         陆东跃状似不经意地看了看腕表,黑白分明的表盘嵌着一圈罗马数字,分针歪斜,提醒她宝贵的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她心乱如麻,左思右想也不知该怎么开口接他的话。

         陆东跃的手指在桌上轻点了两下,“我下午还有个会议,不如再约时间吧。”就在他起身的时候衣袖却被她紧紧抓住。男人的身体笔挺如松,居高临下地看着仰着头满脸乞求的女孩。

         她这阵子肯定睡不好,原本饱满光洁的皮肤黯淡了,眼下也有了浓重的黑影。出门前她肯定打理过仪表,可还是心不在焉,连衣领也忘了翻出来了。

         他不喜欢她这样狼狈的模样。

         “陆大哥,求求你。如果有选择的话,我也不会求到您面前。”苏若童低声乞求道,“我爸爸纵然是做错了事,可是他有意悔改。我们退赃,我们认错,要处分要开除的也认了。求你们给他一个机会,他这么大的年纪,受不了牢狱之灾……”

         陆东跃反手握住她的手腕,用力慢慢地将她拉起来。再没见过比她哭得更让人心疼的了,他想,曾经她在厨房帮忙时不小心切到了手,眼里也包着一包泪,晃悠悠地荡来荡去。行楚替她拭去了,又忙前忙后地为她清理伤口、上药。

         一双小佳人,莺莺私语,如胶似漆。

         带着些许恶意地,他的手抚上她的脸。如想象中的冰冷湿润,拇指在要划到她眼角时突兀地垂下,斜斜地抹过了她的嘴唇。她出门时肯定很匆忙,所以连唇蜜也没上好,嘴角凝了一块。她像是惊吓到了一般,就这么僵硬地站着,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珍珠粉色的唇蜜在指腹上捻开,连着心底的*也一并被揭了开来。他缓缓地露出深藏的獠牙,“我为什么要帮你?”见她依然惊愕地说不出话来,便倾过身微低下头,略带着些恶意地问道:“你是谁呢?”

         你凭什么要求我帮你?我们陆家帮你?

         没等到回应他便拉着她往外走去,她脑中一片空白,只是机械地着随着他前进。一直到车门重重扣上,她才回过神来。陆东跃扣好安全带,启动了车子。她慌乱得手足无措,如果可以她真想就这么从车上跳下去,但这是陆东跃的车子,她没胆子。她觉得自己像是被罩进玻璃罩里的小虫子一样,可怜巴巴地在里面绕着圈子四处碰壁。

         她不知道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而未来又会如何。

         车子突然煞住停下,巨大的惯性将她狠狠地甩在车座上。头晕脑胀之际听到他冷冷地问道:“想好了没有?”

         她近乎幼稚地反问道:“想什么?”

         “你要付出的代价?”

         她不是傻瓜。就算是,到了这地步也该明白这男人要什么。她只觉得一阵恶心,胃部翻搅着干呕了两声,可今天压根就怎么没吃东西,所以也没什么好吐。

         男人如山盘稳,八风不动。她知道任何的乞求都打动不了他,他要的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她能给得起的。

         陆东跃看着她眼底燃烧着最后一点光彩也熄灭了下去,心里没有半点快意。这个女人是聪敏的,或许早已经隐约感觉到些什么可就是不愿意束手就擒。他伸手撩了撩她披散在肩上的头发,她只是微微侧了侧头却没有躲避开。

         女孩的耳朵像贝壳一样光洁圆润,淡淡的粉红。一瞬间心魔狂舞。他就这么探过身去吻上她,一如想像的那般柔软,带着些许湿润。尝得到齿间残留的咖啡香气,她喝的是什么?小女生喜欢甜腻的焦糖玛其朵或是铺着厚厚奶油的卡布其诺?他的舌再探得深一些,触到她的。那片软软的肉不知所措地退缩着,连着她的身体一并僵硬起来。他没有给她任何退让的机会,手滑到她的后颈紧紧扣住。另一只手却是牢牢地锁着她的腰,她曾学过几年的舞蹈,腰身纤细却极为柔韧。他努力不让自己再往深了遐想,否则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失控。

         等她卯足力气推开他的时候手也顺势扬了起来,男人眉角一挑也不避开。而那高扬的手在空中停顿了几秒,便颓然地放了下来。这不是一场公平的较量,她没有任何资本与他角力。

         她愤怒至极,可质问却是有气无力,“怎么可以……你是行楚的哥哥。”话到尾声已是凄然。

         陆东跃的脸色冷了几分。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他尽量不让自己去想叶行楚。他知道自己这事干得不厚道甚至很卑鄙,可是无论如何他是不能放过这个女人的。

         她是聪明而机敏的,即使知道自己毫无胜算却还是想利用这最后一招,妄图让他有愧疚感。只要一点点,哪怕一点点他就有可能心软。既然她知道用这事件中唯一的无辜来刺中他的软肋,他又怎能不将这柄刀刃再磨得光利一点,再悬回她的头上。

         “他不是我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