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苏若童浑浑噩噩地关上门,提线木偶似地迳直走回卧室。连灯也不开,只是和衣往床上一躺,便再不想动弹。

         自从父亲被带走后,她的世界便一片混乱。每夜每夜地睡不着觉,闭上眼睛便会看到父亲那或惊惶害怕,或愁苦不堪的脸。甚至有几次她梦见父亲,她叫他,他听不见。她跑过去拉住他,父亲转过身来,蓬头垢面的模样比街边的乞丐还凄惨几分。

         她是哭着醒来的。次日天未亮便去找了平日里交好的几个叔伯辈,可他们像是打好了商量似地避而不见。人情冷暖她是知道的,却从来没这么深刻地体会过。

         其实出事的时候她第一个想要求援的对象便是叶行楚,可是他在数月前便去法国进修。而且实事求是地说,他就算在国内也帮不上什么忙。她知道他在陆家地位尴尬,虽然陆伯伯很疼他,但正因为如此他不得不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她不想成为他的负担。

         可是四处碰壁求助无门之后,在被夜夜的恶梦折磨得心力交瘁之际,她不得不找上陆家。西瑶姐回婆家,而陆伯伯则去广州开会,短时间内不会回来。陆伯母对自己依然热情而客气,而看着对方温和的面容,她怎么也开不了口。落荒而逃的时候她已经放弃了求助的想法,可偏偏又是陆东跃送她回家。

         她一向是怕他的,像小学生面对老师一样敬畏着这个威严而强势的男人。叶行楚曾打趣地说道:你怎么看到我哥像老鼠见到猫似地。

         可陆东跃怎么会是猫?他分明是只凶恶又心机深沉的猛兽。

         那男人在她上车后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已经知道了。”她软软地靠在了车座上,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鼓足勇气在下车前恳求他拔冗相见,哪怕只有一线的希望她也想努力试试。他答应了。可是没想到见面的结果竟会是这样。

         陆东跃的反问令她哑口无言。自己与叶行楚的关系只是众人默认的,从来没有正式宣布过,说他们是相交甚密的朋友也是可以的。而叶行楚在陆家的身份她再清楚不过,虽然是以领养的身份入了陆家的籍,但陆东跃之前的态度明白地告诉她,在他心里只有一母同胞的陆南嘉才是他的弟弟。

         她别指望他会看在叶行楚的份上帮她。

         依旧是一夜的恶梦连连,凌晨时她便转醒。镜子里的人眼睛肿得像桃子,头发披散宛若女鬼,一脸的幽怨阴郁。下楼买了早点囫囵下肚,她又坐回客厅发愣。大脑一片空白,记不得还有哪里要去,记不得还有谁可以求助。从父亲出事到今天为止整整两周,她所有的努力全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甚至连只言片语的消息也没得到过一条,这太令人沮丧了。

         不,还是有门路的。

         她攥紧拳头,片刻之后松开。身体却失了力气,软软地躺倒在沙发上。还有一条路,可是那样的路一旦走了便再无法回头。还没到末路途穷的时候,她必须坚持住。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出的陌生号码让她的心脏顿时停跳两拍,深呼吸几口后才接起。

         “现在下来。”对方说完便挂了线,她愣怔了几秒后像是触电般跳起,抓了手袋就往外冲。

         一辆挂着特牌的商务车正停在楼下,黑亮的车身保养精细,连人的头发丝也映得出来。她喘着气上了车,陆东跃的目光从文件上移到她身上,微皱了皱眉。

         她赶得匆忙,根本没有检查仪容仪表。穿旧了的运动装权当家居服,胸口印着的商标已经被洗得有些模糊。她窘迫地低下头,直到他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挪开。

         车子从市区开向市郊,最后在一处幽僻的洋楼外停下。这里曾经是上世纪八十年的干部疗养所,干休所迁址后这里就另辟他用。洋楼依山而建,植被很是茂密,几乎将洋楼的主体掩去大半。即使现在是白天,看起来也有些阴森森地。

         大约是车头挂的牌子起了作用,站岗的卫兵只是例行盘问了一下便将他们放行。

         有生以来第一次到这样的地方,她满心的恐惧与害怕。可是想想父亲,心里又有了勇气。她攥紧拳头,似乎想以此给自己一点勇气。

         鬼使神差地,她微侧了侧头偷看了一眼陆东跃。这男人今天很沉默,路上一言不发只是看文件和在笔记上写写划划,仿佛当她是空气。不得不承认他的漠视让她放松了许多,她松了松紧攥的拳头,轻叹了一口气。

         很快有人从楼里出来,看到他们的车子时似乎愣了一下,旋即上前敲了敲车窗玻璃。

         苏若童像条受惊的小鱼一样往后退缩,正好抵在陆东跃的身上。车门被打开来,对方扶着车门说道:“我说兄弟,你这次可给我出难题了啊。”话是冲着陆东跃说的,可眼睛直在另一人脸上打转。

         苏若童低下头,披散的长发中只露出一弯粉红的耳弓。车子宽敞可她的身体却是半蜷着,这种手足无措的窘迫模样很容易激人同情。陆东跃收起笔,淡淡道:“你给我出过多少难题,哪次我挂在嘴上过。”

         对方露出一个受不了的神情,退开两步转身就走。与此同时陆东跃在她身后轻轻一推,“跟着他。”她愣怔了片刻后反应过来,匆忙地下车追上。

         直到她的背影再也看不见了,陆东跃才将视线收回来。他从不轻易发善心,偶尔发发也不是施舍。他给予出去的总是要加倍收回来,人情道义、利益往来无一不是。只是,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在她身上实践这一套。

         她是脆弱的,因此受不起风吹雨打。只要稍稍地用些力,他就能轻而易举地将她折揽在手。他很清楚自己这一网撒出去必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只是这样的手段撇开卑劣不谈,确实是万不得已而为之的下下策。

         可是没有办法,他不想再等了。

         不到半小时她就出来了,独自一人几乎是小跑着回来。他拉开车门让她进来,见她双眼通红神色哀凄,仿佛下一秒就要痛哭失声。可到底是死死地忍住了,把那一声一声的哽咽生生地吞下去。

         回程的路上车厢内的气氛越发沉重,陆东跃连文件也不看只是望向窗外。冰冷的玻璃上倒侧着他冷峻的侧脸,眼底一片阴郁。

         到了市区她便要下车:“我从这里搭车回去就好。”陆东跃单手支额,目光在她脸上掠过,“顺路。”她咬紧下唇,坚持道:“我这里下就好,……我还有些事要办。”

         他眸色微沉,让司机将车靠边停下。她匆忙下了车,连句感谢都欠奉。他也不以为意,知道她说有事要办不过是个借口,一路忍耐到这里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凡事过犹不及,他应该保留最后一点耐性。

         苏若童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门刚关上便止不住情绪崩溃地嚎啕大哭。

         终于见到了父亲,虽然只是站在二楼远远地看着,前后加起来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可就这十几分钟的注视也足以令她撕心裂肺了。

         父亲瘦了很多也老了许多,像是有将所有的精气神都从他身体里抽了去。他从来讲究体面,一向都是穿得整洁,可眼下那一身的衣服明显是穿了好几天的。最让她心酸的是他的头发在这短短的十几天里白了大半,原本挺拔的身姿也微微佝偻起来。

         她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痛哭失声。她知道这次的机会争取得有多艰难,她不能让眼泪糊住了眼睛,她要好好地、狠狠地将爸爸的脸看个够。将他现在的模样牢牢记在心里,这样她才能蓄足勇气去继续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她清楚地记得,那个领自己进去的人看着下方空地仿佛自言自语地说了句:人啊,还是得活动活动才好——她听得出其中的弦外之音。

         有些事是不能逃避的,路也不是没有,可真的就只剩那一条了吗?

         一直到现在她还惊疑着陆东跃之前的暗示,生怕自己有所误解。那个男人给她的印象永远是冷淡而威严的,正值壮年仕途坦顺,陆家年轻的一代唯他马首是瞻。他一直是叶行楚嘴里的好兄长好榜样,可就是这么一个人,他怎么能做出这种趁火打劫的事?

         往日她去陆家时也隐约觉得他与叶行楚之间的感情并不深厚,但也不是那种面上的敷衍,多少也是有些情谊在的。所以在出事后她四处碰壁时,第一个便是想到了陆家。这样投机的想法让她不免羞赧,可是情况紧迫她也不得不厚着脸皮去。

         在这件事上,她对叶行楚是有愧的。一方面她想借助他与陆家的关系求他们出手相助。另一方面又希望能将这事瞒过以免他的困扰,因为她比谁都清楚他最不愿意倚仗借势陆家的力量。只是碍着形势迫人,她不得不走这步险棋。前途艰难她已有心理准备,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陆东跃的介入。

         原本以为是幸运,到最后竟然成了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