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陆东跃看着桌子上的牛皮纸袋,无声地冷笑着。

         男人的无动于衷让她越发紧张,心惊胆颤之余还得鼓起勇气说道:“这是我能凑出的所有的钱,正好够退还的金额。”

         “退还应该找有关部门。”

         苏若童忍着心头的酸楚,小声说道:“我进不去。”哪怕是弄出人命的刑事案,如果经济赔偿得当家属愿意原谅也能得到减刑。虽然父亲犯的是国法,但至少得把家属的态度摆出来,才好谈后面的事。可是她去了父亲的单位,没有人理她。无头苍蝇似地找到纪委,却连门也进不去。她曾幻想过有相关部门领导的车经过,她哪怕是当街拦路也愿意。然而现实是她被门卫卡得死死地,连在门口守着也不被允许。

         他看着她微红的眼眶,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不在那里工作更没有什么需要去那里交代的。”她一有动静便有人致电他,说‘没见过你办事这么不利索的,给她考虑的时间纯粹是浪费。你别现在绅士着等到后面正主儿知道了赶回来,到时候让老爷子知道可不止是鸡飞蛋打竹篮挑水一场空,还要吃上几顿排头’。

         对方伶牙利齿惯了,又仗着和这事有利害关系所以句句刺中要害。他倒是真没想到她有这样的胆子,会找到那里去。这算是在来见他之前所做的最后努力吗?不,到现在她还执迷不悟,依然希望他能大发慈悲。

         “我只是请你帮忙转交这些钱。”她的声音嘶哑,带着颓丧的无力,“我没有别的意思,也没有别的要求。”

         男人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只是以指尖轻轻地点着桌面。她的心彻底地冷了下去。眼下他只候她乖乖入瓮,她怎么还能期望有所转机?可是她真的不甘心,不甘心这样妥协。实在是被逼得急了,她突然神色狞厉地质问道:“难道你不怕我告诉叶行楚吗?”

         “如果你有那份胆量,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两方对峙,他永远是占上风的一个。因为他会掐住最精准的一秒,送出那致命的一刀。“你一开始就会向他求援。可是你没有,因为你怕极了,是不是?”

         她无力地垂下头。从知道父亲犯罪的那刻起她的自尊心已经彻底地被打碎,而自卑的情绪渐长。她是不愿意被心爱的恋人知道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不愿意让他知道自己现在经历的狼狈不堪。

         陆东跃的上身往前倾了倾,从容不迫地说道:“你也曾想过放手一搏,但你不敢赌。你没有十足的把握叶行楚会替你解决这件事,因为你也知道——他的能力有限。”

         衣角被紧紧地攥在掌心,她深藏在心底不欲人知的自私与恐惧被他这样直接地拖出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他知道她怕什么、顾忌什么,所以他才能以这般稳操胜券的姿态面对自己,因为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仍然是她太天真,想要凭自己的力量神鬼不知地解决危机,可是万万没想到会经历这样的转折,这岂止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想到这里连她都觉得可笑,“你这样欺负我,……又算什么?”

         她变调的声音让他坚硬的姿态有了丝松动,可是还没等他开口她便站了起来,疲累似地抹了把脸,低哑地说道:“给我点时间考虑好吗?”

         他紧紧地盯着她,“多久?”

         “后天中午十二点前,”她将牛皮纸袋放进包里扎好包口,神情冷漠,“你放心我不会再去任何地方,只想冷静地考虑一下。”话说到这一步,她不必再和他虚与委蛇。

         他起身,“我送你。”

         “不用。”她几乎是在反抗,“我自己回去。”

         他不再勉强。

         在她离去后他独自坐了一会儿,等结好账准备离开时手机响起,看到来电时他的目光一冷,略停了片刻才接起,极冷静地:“行楚。”

         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相隔不到一小时后再次见到她竟然会是在派出所。见他来她倒没有意外,只冷冷地看了一眼便扭过头去。

         从民警那里了解的情况是,她从咖啡馆出来后不久便被人飞车抢夺。人被拖拽了十来米最后摔倒在马路上,幸好有好心路人很快将她扶起来,后来就报了警。陆东跃听不下去了,“我要带她去趟医院。”她的脸上、手上都有明显的擦伤,裤子也被磨破了几处。

         “就是些小擦伤,已经做了紧急处理了。”年轻的片警说道,“再等一下,笔录很快的。”陆东跃忍着没发作,“我要带她去医院做个检查,把伤口处理好再过来。”片警眼一瞪:“你这人怎么说不明白呢?人要有什么事儿还能好好坐这儿做笔录吗?”

         陆东跃不再与他争辩而是直接上前将她拉起,“去医院。”她像是被蝎子蜇了的青蛙似地挣扎起来,“放开!”他怕弄疼她所以手上没使劲,竟然轻易被她抽开了去。

         “吵什么吵什么?小情人吵架外边去,这里是派出所。正录笔录呢你们这样像什么话?”负责记录的那位用笔敲了敲板夹,“都给我安静坐着。”

         苏若童红着眼睛坐回椅子上,眼眶里含着的那包眼泪终于落了下来。陆东跃看着她那模样脸上却没什么表情,可心里却有一团火在烧,腾腾的烟气就往喉咙里窜。都被人欺负到掉眼泪了还要向他逞犟显能,这死倔的脾气。

         苏若童见他一言不发地扭头便走,顿觉得心头痛快。她被打劫的时候确实吓得六神无主,若不是热心路人她早就被车子给碾了。手机倒是带在身上的,刚到警局便接到叶行楚每日的循例来电,她正值慌乱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控制不住崩溃了。到了这时,心里除了痛苦、难过、悲伤、恐惧与害怕外,竟然也多了丝埋怨。

         她多希望这个时候他能陪在自己身边。

         陆东跃回车上打了通电话,结束通话后不到两分钟她便被人带了出来。领着她的男人很快迎了过来,热情道:“陆主任您好,我是南星派出所所长李志。”陆东跃挂着公式化的微笑,“有劳李所长了。”

         李志被他的笑容惊出一身的冷汗,刚才接到上面的电话里虽然说得含糊,可他却知道眼前这男人的身份不低。在他管辖的片区里发生飞车抢夺这事说大不大,但偏偏抢夺的对象是这样的人。这要是对方有意为难……不过片刻的功夫李志的心思已经转了几转,可他哪想到陆东跃根本没注意自己。

         他只在看她。大概是到了应急精神反应后的沉默期,她眼睛里一片懵懂茫然。就连他拉住她的手,她也没有像先前那样激烈地反抗。他让她上车,用安全带将她固定好。

         车子开到半途她突然开口:“我要回家。”他用眼角余光扫过她,“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她重复道:“我要回家。”他捺着性子说道:“行楚特意嘱咐我带你去医院,如果你不愿意,那你自己和他说。”像是配合印证他的话似的,叶行楚果然在这个时候打来了电话。苏若童面色苍白地接起,敷衍似地应答了几句很快便挂了线,紧接着全身无力地靠在椅背上。

         医院的检查过程倒是很迅速,但即使是这样等她从医院出来时天已经全黑了下来,她摸着手肘处的绷带,鼻子里还充斥着消毒药水的气味。

         陆东跃打开了车门。她看也没看,“这里离我家不远,我走回去就行。”他今天的情绪已算是大起大落,现在憋了一肚子火,不由生硬起来:“上车。”她甩开他的手,用眼白狠狠地剜他。他已经怒极,手臂伸长便将她纤细而柔软的腰紧揽住。男人的力气强横,几乎是用塞地将她塞进车内扣紧安全带。他一手搭在头靠一手扶在座椅侧,就这么半俯着身看着她,一字一句地:“你想喊就喊,我没用胶带封你的嘴。可你敢下车试试看。”

         苏若童打小就是父母手心里的宝贝,恋人也爱她如珠宝,哪里受过这样的强硬手段。她家教严谨不要说骂脏话了,连听都没听过多少。眼下面对他这样的野蛮行为只能干瞪眼,斥了句:“你,你无耻!”

         他上了驾驶座启动了车子,她见大势已去便越发恼怒骂个不停。可翻来覆去只会骂‘无耻’‘混蛋’,等车子停在她家楼下了,她终于憋出新一句‘你不是人’。

         她复读机似地骂了一路,陆东跃原本攒着一肚子的火早就散了个干净。现在听她终于骂了句新词他一时没忍住,竟然哧一声笑出来。苏若童被他的反应给刺激到了,想也不想地抬手给了他一耳光。

         她用足了力气所以这耳光响亮地在车内都产生的回音效果。陆东跃愣住了,她倒是反应很快地拉开车门要逃,可安全带却没来得及解开。男人趁着她分神的当口将她双手扣拢住,一手掐着她的下巴。他是克制了力道的,可她还是被掐疼了,于是挣扎起来:“你想干什么?你还想要做什么?”

         等她挣扎得没有了力气了,他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问道:“你家钥匙还在吗?”她怔了怔,脸上的愤怒很快被委屈与沮丧取代了。家里所有的钱、证件还有钥匙全都在被抢的包里,现在她除了手机外身上连一分钱也没有,现在被他提醒了才记起来。他松开她,“有什么亲戚家可以去?”她沉默了一会儿,报了个地址。他将她送了过去,看着她进了楼道后也没将车开走,而是停在小区门侧。果然不到十分钟就见她耷拉着脑袋出来,被他逮个正着。

         对于他的出现她似乎一点也不吃惊,只是淡淡地说:“来得不巧,他们在外地。”他问她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她摇了摇头,疲倦地说道:“去你那里吧。”他目光一闪,利索地将方向盘一扭调头往回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