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苏若童其实早已经出来了,陆东跃不在车上她又没带手机,只好在车旁静静等候。她出来的匆忙穿得单薄,近午的阳光并没有提供给她多少温暖。等到陆东跃下来时,她已经冷得瑟瑟发抖。

         车内的暖气开到最大,冻红的鼻尖顿时发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递了张纸巾过去,责怪道:“等不到我也不知道找个地方避一避。”她按了按眼角,哑声说道:“开门见山吧,你要我怎么做?”

         陆东跃稳稳地握着方向盘,“先回家。”

         回到家时已经是中午,她本想叫外卖可马上被一口否决:“家里有什么,随便煮一点就好。”

         最近鲜少在家里开伙,冰箱里面只有鸡蛋和一些腌渍食品,保鲜柜里还有一包没开封的生拉面。她取了小葱和鸡蛋,很快便煮出两碗鸡蛋面条,又拣出腌萝卜条切碎一起端上桌。

         陆东跃是真的饿了,很快便将面条消灭个干净。反观对面坐着的人,碗里还剩了大半。不知是不是胃口不佳,她吃得很慢。中途有几次都停下了筷子,可最后还是吃完了。

         陆东跃起身要收拾碗筷,她按住碗沿,说道:“我们谈谈。”他看着她,慢慢地坐回位置上。

         “答应你的事情没有做到,这是我的错。”她停顿一下,说道:“可是,不管你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告诉他……我们的关系,我都无法理解。”

         “你是觉得我这么做损人不利己?” 他的目光从她纤白的手指移到她脸上,“我明明可以一边占着你的便宜,一边继续和叶行楚称兄道弟。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你意外。”

         她确实是这么想的。陆东跃对她的兴趣会随着时间而消退,他们的关系总会结束。然而叶行楚与陆家的关系却不是轻易了断的,就算陆东跃不将叶行楚当成兄弟,叶行楚仍算是半个陆家的人,无论如何在面子上也要过得去。所以他们的关系非但见不得光,还要隐瞒得严严实实。

         “我们的关系就这么难以启齿。”

         她嘲讽地笑了笑,“难不成你还想敲锣打鼓,昭告天下?你就这么不在乎自己的脸面?”

         陆东跃正了正坐姿,说道:“若童,你告诉我,你把自己摆在了什么位置?”

         “情人,……床伴。总归不会是正常交往的女朋友。”她咽下屈辱,“不如你告诉我我的位置在哪儿,我会乖乖地走过去,安份地坐下来。”

         他的脸上浮起一种难以言喻的神色,“你刚才不是还在奇怪,为什么我要告诉叶行楚我们的关系。”他看着她的眼,声音异常地柔和,“并不是为了报复你的言而无信,而是因为以后你的位置将是在我身边。”

         她明显是受到了惊吓,慌乱中将手边的碗碟推到地上,发出一连串的破碎声。

         这样的反应显然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扫了眼狼籍的地面,平静地说道:“我要让你堂堂正正地站在我身边,面对所有的人。”

         “你——”她想说‘你疯了’,可是结结巴巴了半天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曾经有过的所有设想里,哪怕是最荒唐最荒谬最不可思议的,都比不上她刚才所听到的,“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陆东跃笑了起来,他的眼里荡漾着一种对他而言太过于旖旎的色彩。素来锐利的眼神因此变得温情而柔和,也更让她胆战心惊。

         “我知道,”他说,“我正在向你求婚。”

         苏若童觉得事情的发展完全跳脱了正常人的理解范围。她本以为陆东跃是个品格低劣的卑鄙小人,但现在看来他就是个疯子。

         这个疯子很认真地向她求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过了很久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不可能。”

         他语气平缓,“我未娶,你未嫁,这再正常不过。”

         “正常?我和行楚——”她怒极攻心近乎语塞,缓了几秒后才压抑着怒火继续说道:“伯父伯母还有……你的家人们都认识我,他们都知道我是,我是什么身份。”

         “每个人社会身份随时都会改变,时间也好,生活也罢。你会有很多身份,它们都代表你。某人的女儿,某人的前女友,我的妻子,我孩子的母亲。” 他平静看着她:“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你记着,我从不开空头支票。”

         “你想得这样理所当然,”她嘲讽地看着他,“可他们不会——”

         “他们没有把柄在我手里,受我威胁任我摆布,我不可能随心所欲。他们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他洞穿她的内心,“你这么想的,是不是?”

         “他们或许会原谅你,但绝不会原谅我。”她缩起肩膀双手环抱着,极力抵抗着他的注视所带来的压力,“你也许一点都不在意他们怎么看我,可是我在意。你说要让我堂堂正正地站在你身边,有这样的可能吗?你如何能这样地粉饰太平,装作这一切再正常不过。”

         他紧紧地盯着她:“你为什么要求得他们的原谅?谈恋爱分分合合再正常不过,难不成你和叶行楚交往过,就不能嫁给我?”

         她艰难地说道:“这不正常。”

         “哪里不正常?违法违纪?违反社会道德?”

         她简直无法再和他沟通,“你是怎么做到的?只在乎自己,完全不管别人的死活。”

         “别说得这么严重,”他伸手拔她的头发,发丝顺滑地由指间淌下,“我只是要你一个回答。”

         她不大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他的了。只是他离去前落在唇上的吻,轻轻地一下,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他说:“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我也不会。”

         是的,她不会,她不敢。所以他稳操胜券。

         罗致衡敲了敲房门,老半天里面也没动静。他索性嚷了起来:“欢欢,我可进来了啊。”

         正对着门的公主床上鼓起老大一个包,床沿耷拉着两只小脚上还挂着系带高跟鞋。

         罗致衡摇摇头,回身把门锁上,叹气:“你也是死心眼。你又不是长得多寒碜,非上赶着凑人眼前去?”他本想说‘送上门的果子怎么吃都不香,自己摘的抢的才有滋味’,可眼前的到底是自己亲妹妹,他便把话囫囵吞了回去。

         “滚!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罗谣欢披头散发地冲他嚷,闷在被子里哭久了脸上的妆都糊成一团,“就知道作践人!”

         罗致衡给气乐了,“妹妹啊,我可是你哥,你亲哥。再说我怎么你了,我这还一直帮你呢,你说我不是东西。”

         罗谣欢伤心透了,哭得直打嗝,话也说不完整:“王八蛋……明知道那女的不要脸跟了他哥,他还,还把她当宝呢……我说都不能说一句,什么东西,什么玩艺儿啊……”

         罗致衡一听就摇头了。他知道自家妹妹从小娇生惯养脾气大,一丁点委屈也受不得。她喜欢叶行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偏偏是剃头担子一头热。

         其实家里人包括他也很满意叶行楚。人踏实稳重,有上进心脾气又好。虽然没什么背景,但是陆云德有意为他铺路,所以前程也不是没有。不过家里再怎么看好,谈恋爱仍是两个人的事。什么都能搭把手,就感情这事旁人帮不上忙。

         “你别老盯着这棵树,活活把自己吊死。”罗致衡劝她,比划着,“好男人多了去了,哥哥认识青年才俊的有这么大一把呢,哪个不比他强?”

         “什么青年才俊,都是披着羊皮的狼。” 罗谣欢哭嚷着,“他就是个傻子,那女人什么都是好的。明明都跟人跑了,他还不许我说她。我就提了几句,他就吼我让我滚。……说好一块儿走的,说了不算数。飞机都飞上天了我才知道,这浑蛋!浑蛋!”

         罗致衡按了按太阳穴,“我说妹妹啊,你行行好长点脑子成不?人女朋友跑了正伤心得不行,你偏偏去揭人的短,你这不找骂吗?你这么戳人心窝子,他见你不和见鬼似地。换我我也跑了。”

         “我是在安慰他啊!”罗谣欢捶他几下,“他是好心当驴肝肺!”有两下就砸在骨头上,疼得罗致衡倒抽几口冷气,也有些恼火:“你骂他就好,打我做什么!”

         罗谣欢的哭声小了些,可讨檄的对象又多了一个:“还有陆东跃!这个骗子,骗子!”

         罗致衡皱眉:“欢欢,说话注意些。”罗谣欢不服气:“这是在我家,我还不能爱说什么说什么了!不想听就出去。”

         罗致衡拿她没办法,“好好,我出去,你自己慢慢一个人哭个够。”可刚转身妹妹就从后面扑上来了,抱着他哭得稀里哗啦,“哥,我委屈死了……”

         这委屈也是自己讨的,得自个儿受着啊。罗致衡无奈地拍着她的背,哄道:“你说你这点心眼儿放哪儿不好使,非耗在那男人身上。”

         “你就只说我,你怎么不说说你的好兄弟。”罗谣欢发狠,“就他那手段,你想都想不出来,也就他能干得出那样的事。”

         罗致衡的脸沉了下来,“越说越不像话了。”罗谣欢扁了扁嘴,狠狠地抹了抹眼睛,“我就知道你和他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好,我不说了不说了,我把这事一辈子烂肚子里行了吧。”

         罗致衡摸了摸妹妹的头,叹气,“你到现在还不明白陆家的那位在想什么?”

         “他还能想什么?他脑子进水了他。直不隆咚地就和二哥说那姓苏的跟了他,他傻啊,这事儿要说也不能由他来说啊。让那女人和二哥摊牌还不好,直接让人断了念想。那女人能跟他几年啊?散了以后该干嘛干嘛,时间久了大家自然就忘记了。他可倒好,这么一抖落出来,连兄弟都没得做了。”

         当哥哥在心里直叹气,耐着性子给妹妹涨智商,“他不是脑子进水了,他只是护短。男人护着自己的女人,没什么好奇怪的。”

         罗谣欢嘲讽道:“真出息啊,为那种女人和自己兄弟反目成仇。”

         “就你这脑子!” 罗致衡恨铁不成钢,“帮别人撒网抓鱼,人捞了肥鱼回家,留你一个人收拾渔网。幸亏没做绝啰,好歹给你留了根鱼骨头,你还不叼着快跑?”

         罗谣欢瞪着他。

         “妹妹哟,你可长长心眼儿吧。你还想不明白?”罗致衡叹道,“情人和兄弟,当然是兄弟重要。可要是老婆、孩子他妈呢?”

         罗谣欢张口结舌。

         “以后别老那个女人、姓苏的,以后保不齐你还得叫她大嫂呢。”罗致衡点点她,“照这样子看,叶行楚以后就算回来也不会在陆家呆着,怎么着都是尴尬。瞧这事儿做得……”说到这里也觉得有些心虚,叶行楚是个极重感情的人,单凭陆云德夫妇对他有养育之恩这一点,他会愿意为陆家做任何事。

         面对敬重的大哥和自己心爱的女友,要放弃哪一个?是要爱情还是要对家庭的忠诚?这是个很残忍的选择,但显然叶行楚没费多少时间就做出了决定。

         他选择了退让。

         即使罗致衡觉得陆东跃这事做得不厚道,可对叶行楚也没有多少同情。在他看来,但凡这两个人中有一个表现出为爱情奋不顾身的勇气,陆东跃不会这么轻易就得手。

         年轻,爱得不够深厚,坚持不到最后也是意料之中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