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罗致衡从印着‘宝贝爱’的纸袋里拎出一筒牛皮纸,陆东跃咧嘴‘啧’了一声,顺手递过裁纸刀,“至于么,一瓶酒而已。”

         罗致衡白了他一眼,“知道这酒多少年纪?你都得叫它‘哥’。”说着小心地用裁纸刀将外头的牛皮纸划开,露出里面的防震泡沫。

         陆东跃讽刺他:“瞧这衣服装得,该不是扒到半夜也扒不到芯吧。”罗致衡啐他一口,小心翼翼地将泡沫扒开,露出里面的老旧瓷瓶。

         陆东跃抿嘴笑,“就剩小半瓶了吧。”罗致衡咂咂嘴,“这玩艺儿喝一口少一口了。”

         醇香的酒斟满薄瓷小盏,只能慢饮浅酌。

         陆东跃取笑他,“喝茶细品,喝酒豪饮。喝也这么小杯子,喝酒也这么小杯子。我看你倒不如喝开水,至少倒得痛快些。”

         罗致衡满不在乎地,“看你是真没喝过什么好东西,我不和你计较。”可埋汰归埋汰,却仍是将小盏轻放在他面前。

         陆东跃这个人不好烟酒也不嗜茶,和他谈论这些无异是对牛弹琴。给他好茶好酒,他也是分辨不出来的。但是罗致衡但凡有好酒好茶,却总是拖他一齐分享。

         相较于分享的内容而言,分享的对象更加重要。

         陈年的酒劲头十足。罗致衡酒量一般,几番推杯换盏下已经有了醉意。他剥着花生米,抱怨似地说道:“谣欢那丫头到哪儿都不省心。走前还说得好好地每天一个电话报平安,结果人一撒出去就管不了了。前两天打她电话没接,再打又关机,老太太担心得跟什么似地。一个劲地跟我念叨说都是我给她撑腰,让她跑这么远去……”

         “她和行楚在一块,坏不到哪儿去。”陆东跃搓着花生外的红皮,慢慢地说道:“等春节让她回来过年,你耳朵也就清静了。”

         罗致衡看他一眼,笑得有些古怪,“我说老陆,你现在是怎么个打算?真要结婚呐。”

         “嗯。”

         罗致衡呛了口气,花生险些卡在气管里。他捶了捶胸口,“你真的想清楚了?结婚可不是儿戏。”

         “已经和老太太透了个底。”

         “老太太同意?”

         “不同意。”

         罗致衡一拍大腿,“这就对了。不同意才是正常。接下你想怎么着?”

         陆东跃瞟他一眼:“你兴灾乐祸啊。这么见不得我娶老婆。”

         “我当然想你早点成家立业,”罗致衡一脸痛心疾首,“可这成家也得看对象啊。我不能看你面前有一大坑我还推着你往前走,边推边吆喝‘坑里有温泉,泡泡更舒坦’。”

         陆东跃笑着捶他一拳,“嘴够贫的。”

         “我这不是贫嘴,老陆。我是和你说真的,几十年兄弟不是白当地。我就闹不明白你这么清醒一人,怎么这次做事这么糊涂。”罗致衡喝上头了眼眶周围就开始发红,“就非那姑娘不可?”

         陆东跃的手指点在桌面上,将无意中滴溅在上头的酒渍划开来,模模糊糊地一团。

         “我妹妹死心眼,打小就喜欢行楚这没得说。可你呢?你才认识那女的多久?就非她不娶,你不娶了她这辈子就没法儿了过?你别跟我说什么一见倾心之类的鬼话,那丫头长得不差,可也不是那种能一下子能戳进你眼窝子里的。她有什么好,让你跟着了魔似地。”

         陆东跃单手支腮,另一只手仍在桌上画着圈:“你问我她哪里好?”

         “总不会凭白无故吧。不扯长相,浅薄!她是特别温柔呢,还是特别善良。是特别有女人味呢,还是特别善解人意。”罗致衡歪着脑袋,“总得有个把比平常人好的地方,要不然呢?”

         “致衡,你爱安君吗?”

         “废话,那是我老婆。”

         “如果安君只是安君,不是谁谁的女儿,谁谁的侄女。你们不是青梅竹马,也不隔墙住着。天南海北人海茫茫,你跟她擦肩而过的时候,能一眼认出来吗?”

         罗致衡的回答比先前慢了几秒,“要你这么假设的话,我和她有可能压根就碰不到。”

         “所以说,遇见合适的这么不容易。”陆东跃将微湿的指尖按在另一手的掌心里,搓了搓,“我怎么能放过。”

         罗致衡愣了愣,“按照这么说还真是一见钟情了啊,……你当我三岁孩子啊,这么哄我。我闹不明白她怎么就合适了?”

         “爱信不信。”

         罗致衡的嘴角抽了抽,挤出一句,“白认识几十年,我还真没瞧出你丫是一情圣。”腹诽得却是更恶毒些:简直就是老房子着火,越烧越旺。然而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八卦或是讥讽好友的感情生活,他仍想让对方迷途知返:“你为她值得吗?”

         “你问我值不值得……”

         “你好好想一想,为了她和老爷子对着干,为了她给老太太添堵,为了她和打小就跟着你的兄弟翻脸。这些都是你的什么人呐,至亲骨肉!你为了个女人你值得吗?你是中了什么邪了非她不可!就算她只是你那便宜弟弟的女朋友,你也不该动那心思。你动就动了吧,……谁他妈没混账的时候,我也是该给雷劈地搭了把手。你要是玩玩也就算了,事过后就一拍两散断个干净。怎么就魔障了,非娶她不可。”

         见他不说话,罗致衡越发来劲,“不说她和叶行楚分手了,以后他们见面尴尬不尴尬的问题。就说你娶了她,你娶的老婆是你那便宜弟弟不要的女人。你让别人怎么想?你也能忍得下!”

         陆东跃静静听他说完,笑道:“你说的这些我听着耳熟,就和前几天陆西瑶找我说的一样。你们串通好了的?”

         这油盐不进的浑蛋。罗致衡愤愤地,“我是真后悔。要知道你一开始就打这主意,我就不会兜这事儿。”

         陆东跃安慰道,“放心,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罗致衡气得发笑:“你少给我说便宜话。我是劝也劝了骂也骂了,你要还这么一意孤行,以后被老爷子打断腿也是活该!”缓了缓,又说:“不是我要看你笑话,就算你最后你运气好成了事,那也只是结婚。结婚只是开始,以后日子还长着。那女孩子看着柔柔弱弱地,可身上却有股子拧巴劲儿,就是那种往死了钻牛角尖的。你只要男欢女爱就别放感情!感情这种东西,谁放得多了谁就是输家。别看你现在这么掐着她,以后指不定她往死了磨你。”

         陆东跃冷下脸,一言不发。

         话不投契,气氛也就不如往常热络。

         酒瓶见了底,罗致衡走路也不大稳,陆东跃叫了计程车送他回家。罗致衡婚后和妻子住在城东的新区,离市中心有些距离,但交通十分方便。

         安君一边向他致谢一边搀扶着丈夫进门,罗致衡半醉半醒,“还是老婆好,等我回家,给我开门。”说着要撅嘴亲,安君扭头避开,“我这是起来给儿子泡奶粉,顺便给你开的门。”手却是毫不留情地往丈夫的腰眼肉掐去,掐得男人嗷地一声惨叫。

         陆东跃笑眯眯冲不远处抱着奶瓶的小家伙拍拍手,“皓皓。”

         小家伙眨眨眼,像是在努力回忆对方是什么人。很快小家伙就摇摇摆摆地朝他走来,“伯伯。”

         陆东跃抱起他,在软乎乎脸蛋上亲一口:“这么还不睡?”皓皓咧嘴笑了笑,又狠狠地嘬住奶嘴啾啾啾地吸起来。

         安君把丈夫安顿好出来,见儿子趴在陆东跃肩上睡得正香,她赶紧上前把儿子从他身上揭下来,不忘打趣道:“陆主任,您这抱孩子的姿势可真标准。”

         “早点练习,免得临时抱佛脚。”

         陆东跃回到计程车上,司机问他去哪儿。他随口报了个地址后便闭眼假寐,等车停下来后却是一阵愕然。

         “您刚才说的就是这里。”司机强调,“我可没听错。”

         陆东跃下了车,见那层的窗户里还亮着灯光。鹅黄的颜色,朦朦胧胧的一团。很奇异地,原本还有些焦躁的心立刻宁静下来。

         他拔通电话,只响了两声便被接起。

         “还没睡?”

         “没有。”

         他能听出她平淡声音下的厌倦,没有刻意掩饰地。他扯了扯嘴角,却发现脸部有些僵硬。

         “在做什么呢?这么晚也不睡。”

         “写工作计划,明天要交的。”

         他哈了口气,一团白雾在眼前散开,“猜猜我在哪里?”

         “哦,在哪里?”

         或许是因为酒精的关系,他略有些孩子气地:“你猜一猜。”

         “想不出来。”

         冷空气像是从听筒里溢出,沿着耳道入侵大脑。透骨的寒冷令他再也无力扬起嘴角,“你还有多少要写?”

         “还剩一点。”像是知道他后面要说什么,她补充道:“写完就去睡了。”

         他的话被堵在喉咙,最后只余一声长叹。

         通话结束后不到五分钟,那团暖黄色的灯光便熄灭。黑峻峻的窗户往上无限延伸着,仿佛与夜空融为一体。

         这样寒冷的夜晚看不见几颗星星,月亮却是悬挂在半空中。小小的、细细的一轮月牙,哪怕用尽力气洒下微弱光芒,却仍不尽如人意。

         是这样的瘦弱而固执啊。

         他在这样的月光下停伫,久久不愿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