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陆南嘉将带回来的补品往阿姨手里一塞,人就往楼上窜。陆西瑶刚掩了房门出来就见弟弟三步两步地蹬上来,她不经意地蹙了蹙眉,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陆南嘉站在楼梯口,嘻皮笑脸地伸手给她搭。姐弟俩下了楼,阿姨端上两碗核桃酪。陆南嘉三口两口舀完,“还是家里舒服,吃什么都对味。”

         陆西瑶问他:“海南那边找好人了?”陆南嘉点头,“刚从云宫挖来了个运营总监,假洋鬼子谱还挺大,老鲁和他谈了几个月他才点头。昨天总算白纸黑字定了下来,这事一办妥我就赶回来了。”

         陆西瑶又问了些旁的事,末了似不经意地提了句:“行楚上次回来,你有和他见面吗?”

         陆南嘉摇头,“我起先都不晓得他回来,后来还是听那谁谁说的,说去哪儿吃饭的时候看见他。说是回来两天办个什么事,屁股还没坐热乎又出去了。这神出鬼没地。……怎么了?”

         陆西瑶笑了笑:“没什么,就觉得这小子回来也不打个招呼,再怎么时间紧也得回家看看。”

         陆南嘉不以为意:“你还不知道他呀,咳,有事都闷在心里不吱声,我们想帮忙都帮忙不上。”

         陆西瑶眼皮一跳,面上却是声色不动地将话题转移开。

         思前想后了一通,陆西瑶先拔通了叶行楚的电话。响了两声后便被接起,很慵懒的女声:“哪位呀?”

         陆西瑶愣了一下。她特意看了下时间,这时候正好是那边的早上。她清了清喉咙,还未开口便听到对方嚷起来,“西瑶姐。”惊喜中带着丝兴奋。

         “谣欢。”陆西瑶不经意地皱了皱眉头,“怎么是你?行楚呢?”

         罗谣欢的声音很轻快,“嗨,我都出来好几天了……” 她像是赤着脚从哪里跳下,不轻不重的落地声,“你找二哥吗?我们刚刚一起跑步回来,他去给我弄早点了。姐你等一下啊。”

         很快叶行楚的声音便从电话那头传过来。陆西瑶心乱如麻,却不好表现得敷衍,只得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拉家常。叶行楚似乎心情很好,语气里听不出一丝异样。

         有好几次,陆西瑶都险些脱口而出:你和若童是怎么了?但最后还是没问出口。起先是难以启齿,但现在却是因为突然出现的女孩。

         大哥和若童,行楚和……谣欢?事情远比想象的要复杂,她不能轻率行事。

         很快她便找借口挂了电话,尔后独自静坐了一会儿,几经斟酌考虑后她还是决定找苏若童谈一谈。

         不管这件事的结果会是如何,她必须把整个事件的过程弄清楚——总不能让她不明不白地管自己的学妹叫大嫂吧。

         因为堵车缘故,到达约定的地点时已经迟到了近十分钟。一向守时的陆西瑶有些烦躁地跺了跺脚,尖尖的鞋跟敲在旧木地板上发出空洞的声音。

         她有近一七零的身高,踩着高跟鞋更加高人一等。这间咖啡馆不大,很快她便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人。

         咖啡店里不甚明亮的灯光透过旧式灯罩,在地板上投下一块块细碎斑驳的影子。配合着苏芮低沉沙哑的嗓音,整个场景就仿佛老旧菲林里的黑白相片,令人回味的旧日时光。

         她正静静地坐在这片如回忆的布景前,低头垂眸看不清表情。她面前只有一杯的柠檬水,却是早早地散尽了热气。

         陆西瑶顿住脚步,心中五味杂陈。在她的印象里这个学妹安静、娴雅、性格温柔,品性教养无可挑剔。倘若不是出于真心喜爱,她是不会将苏若童介绍给叶行楚的。可是现在怎么成了这样?

         “西瑶姐。”

         陆西瑶回过神来,目光复杂:“我找你是为什么,你心里也应该有数。咱们开门见山地说,你和行楚是怎么了?”

         “分手了。”

         “为什么?怎么分的?他出国前我不是和你说过,他就是去进修一年,说不定都不要一年呢。送行的时候你们不是在机场还如胶似漆地,怎么这才几个月的时间就变卦了?”陆西瑶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仍有丝丝火气溢出,“你们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是我的原因,和行楚没关系。”她的声音很平淡,听不出情绪来,“是我对不起他。”

         陆西瑶紧盯着她看:“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她摇摇头,拒绝回答。

         现实的残酷、陆东跃的荒诞、罗谣欢的挑衅,还有她的软弱与愚蠢。在懵然不知的情况下被卷入其中的叶行楚,他何其无辜。

         “若童,我了解你的为人。”陆西瑶叹口气,“要是别人我还不敢说,可是你?你做不出这种事。”

         “西瑶姐……”

         “是因为罗谣欢吗?”

         她愣了一下,旋即苦笑,“不,和她没有关系。是我的问题。”她的语调很慢,带着深深的倦意,“是我行为不检点。”

         陆西瑶变了脸色。

         她仍是在笑,很坦然:“有了别人。”

         “我大哥。”陆西瑶的声调变得尖锐,质问道:“你们是真的?”

         她听见自己很轻地笑了一声,自嘲似地:“他不是已经回去说明了,你何必再来找我求证。”

         “若童,你看着我。”陆西瑶命令她,“抬起头来。”

         她拒绝执行,只是强调:“西瑶姐,事实就是他说的那样。对行楚我很抱歉,他很好很好,我已经配不起他了。”

         “我不想听你说便宜话,一点意思没有。”陆西瑶越发烦躁起来,“我要确认一点,你跟老大是在和行楚分手后,还是分手前?”

         她沉默了片刻后,艰难地回答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陆西瑶险些失笑,“你这回答得真够妙的,若童,行楚也是我的弟弟、我的家人。什么是家人?家人就是一个整体。现在这样下去,老大和行楚以后是要连兄弟也没得做了。你想过没有!”

         她低声喃喃道:“他没有。”

         陆西瑶没有听漏她的话:“他?”直觉认为说的是叶行楚,“行楚怎么能和老大翻脸?他怎么会!当年他在学校里被人欺负,给几个小混混打得内出血,要不是老大赶去得及时,他人已经没了。”

         所以你才走得那么干脆,连句话也不留。是因为欠他一条命,因此无条件地拱手退让,走得干干净净?

         她麻木地看着面前的玻璃杯,沉淀在杯底的柠檬片颜色鲜黄。半透明的果肉纤维在水里悠悠地浮沉,可下一秒却忽地跳到眼前,呯地炸开来,眼睛顿时酸涩难当。

         她几乎是要哭出来。

         陆西瑶敏锐地觉察到她的失态,心里攒着那撮火也小了不少。她抽了张纸巾递过去,“我不想指责你什么,我只是想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她犹豫了一下,说:“老大的话说得太绝,我妈已经受不了了。他也让我别管,不准我找你。可是再这么下去肯定会乱,大乱。”

         “所以呢?”

         “你就算不为别个考虑,至少也想想自己。老大那脾气他扛得住,你呢?你扛得住吗?我妈,我爸,还有我爷爷。”陆西瑶说,“你想清楚,要是你能从这里头脱身,那也算是天下太平。”

         她只是无奈地笑:“我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陆西瑶一愣,突然记起那日在茶室里自己那失态的一喷。她顿时觉着脑袋被人狠敲了一棒子,眼前冒出无数的星星。

         她气急败坏地伸出手,手指直直地险些戳到对方门面,“你,你居然……”

         苏若童却是莫名奇妙:“怎么了?”

         陆西瑶涨红脸,吭哧了半天也没个所以然出来。到了后面她颓然地放下手,自言自语:“骂你也是白瞎,凭你一个人也干不出这……这成果来。这真是,这叫什么事儿啊!”

         苏若童正想问她所谓‘成果’是什么,可手机却适时响起。陆西瑶扫了一眼反转的屏幕,顿时杏眼圆睁,交叉起手指贴在唇上。

         苏若童点点头,接了起来。陆东跃的声音从那头传来,低沉撩人:“还没到家?”

         “在外面,和朋友吃饭。”

         陆东跃沉默片刻,忽地轻笑一声,略带讽意地:“叫陆西瑶接电话。”

         苏若童直接拒绝。

         “你倒是不否认和她在一起。”陆东跃的声音听不出是喜是怒,“好吧,早点聊完早点回家。天冷,别冻到了。”

         “知道了。”

         要挂断的时候他再次唤她:“若童。”

         “你说。”

         “我是一直信任你的。”手机的信号像是出了问题,有沙沙的杂音,男人的声音变得陌生且遥远,“你不能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