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倘若时光可以倒流,苏若童真的希望能返回自己轻率出言的那一瞬间,伸出手捣住那张贪图一时口舌之快的嘴。

         只是话出如覆水,无论如何也收不回来。

         陆东跃借机起势,扯虎皮作大旗,鸣锣开鼓唱上这么一出。先是低头认错,委婉地说明了情况。紧接着又振振有词地强调了心意所至,当真是能屈能伸的大丈夫。

         苏若童看得出来,虽然父亲仍是语带不满,但已经没有像先前那般激烈反对,隐然间竟是接受了。

         苏父也是说服自己,因为叶行楚的关系而拒绝接受陆东跃,对于后者来说确实不公平。何况陆东跃的态度如此坚决,简直是非卿不娶。苏俊文并不想当棒打鸳鸯的坏人,更不想被女儿记恨。他只有这么个独生女儿,总是希望她能随心所愿。

         慈父之心拳拳,日月可昭。可他哪曾想到真实的情况?父女俩一个脾气,总是觉得为对方多考虑一些,自以为是好。然而时常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会有一方被另一方不自觉地送上了贼船。

         比如现在的苏若童。

         陆东跃向弟弟借来了一辆宽敞越野,正载着她往某地疗养院驶去。出城时恰有沙尘来袭,雾沙沙的一片赭黄由空中俯冲下来,沙粒敲打在车窗玻璃上,发出细微的爆裂声。

         能见度降到警戒水平,陆东跃便将车靠停在加油站旁侧的空地上,等待着沙雾散去。

         她看着窗外,心想着今日大约是不宜出行,不,是诸事不宜。盼望着这场沙尘最好刮到晚上才停歇。

         “你是不是在想怎么逃出生天?”

         她被戳穿心事,生嫩的脸皮藏不住那丁点红晕。也有些恼羞成怒,于是紧闭了嘴巴。

         陆东跃伸手搭在她肩上,说:“以后我们结了婚,一起生活的时间那样长,你不可能永远这样。”

         直到现在她才开始恐惧他所说的。先前婚姻在她看来里不过是一个名词,是一对男女经由法律所缔结的某种契约关系。这样的概念太过抽象,曾经她幻想症发作,设想过自己与叶行楚的婚后。小夫妻有一处蜗居,朝九晚五和睦相处,柴米油盐人间烟火,等周末空闲一起看电影、逛街,或是爬爬山、骑骑自行车。

         世间夫妻的美好样本那样多,只看他们愿意如何演绎。

         可是,她与陆东跃?

         “非结婚不可?”她听到自己问他,“一定要吗?”

         他从后座取了一瓶水,拧开喝了几口。喉咙得到充分的滋润之后,他才开口:“我本来是想带你见过爷爷以后,再向伯父说明行楚的事。可没料到你倒是主动提了,我挺意外的。”

         他这样答非所问,她生出不好预感。

         “现在事情发展到这步,我也不得不改变原先计划,”他半侧着身子面对她,手肘挂在椅背上,矿泉水瓶不好好拿在手里,而是食指和中指弯起夹住瓶口。随着手指的小幅摆动,瓶内的水轻晃着。

         她惊疑不定,仿佛被掐住了咽喉。他有计划有目的,总能一句话撩得她寝食不安、心神不宁,“你要做什么?”

         他定定地看她几秒,惋惜似地说道:“我不过是怕你转念一想,又在背后玩小花样。虽然没什么影响,但也不好总开这样的玩笑。”

         她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也是,他习惯了掌握与控制,怎么会容忍她使小聪明给他下绊子。

         “若童,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人的一念之差会产生连锁反应,我们可以从中吸取教训,也能从中得益得利。”

         她听到这句便忍不住,“你明知道的,我爸爸的事并没有那么严重。” 鼓足了十分的勇气,哪怕是犯最后一次蠢,“你所谓的得益、得利,不过是在我慌乱的时候含糊其辞,再借机趁火打劫。”

         面对这样的指责他却是神情柔和,眉眼间流露出宽容,“我不知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或许你觉得伯父这次是冤枉,只是没按规定程序办事,最多算是失职。他仍是清白的。”见她面露不忿,他微微一笑,继续谆谆教导道:“有时错误可以是疏忽造成的,也可以是明知故犯。”

         “倘若没有发生特殊状况,原本每月只拿五千的薪水,突然之间变成了五万,明知事有反常却是闷不作声,你认为这不是心知肚明?”他将矿泉水抛到后座,顺手勾过她的肩膀,鼻尖拨开头发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耳垂,呢喃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很快,他低低地笑起来,“你这不是动小心思了,”搂着她肩膀紧了紧,“是在打坏主意。”

         她被戳破心事,未免有气急败坏,“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结婚不可。如果你尊重我,……你知道我不愿意。”

         “我知道你不愿意,可是我爱你。”至今为止他所做的一切,追究根源时刨去所有细枝末节的冗赘或掩饰,只余下最纯粹的部分。

         纯粹而残忍。

         “因为这样,我就必须嫁给你。”

         “是。”他极冷静,“上天给我这样的机会,我没理由放过。”

         她整个人像是被沉入了湖底一般五感闭塞、无知无觉。过了很久之后,车窗外开始有景物飞掠而过。

         她低声问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想知道自己是何时撞进他的视线,成为他蓄谋诱捕的猎物。

         他没有回答。

         她不再追问。

         陆家的老爷子已经八十多岁了,早几年还愿意和儿孙辈们住在一起。可是年纪越大就越是念旧,思念故土思念老友。孩子有自己的工作,或是早出晚归,或是十天半个月就不见人影。

         也有人陪他说话、解闷,愿意听他说起往昔的峥嵘岁月。可是他并不糊涂,是出于真心想听还是只是安慰似地敷衍,他可以能分辨得出来。

         这样就更觉得无趣。

         和他同辈的战友在世的廖廖无几,打听到有俩老伙计商量了去疗养院,他也压不住了,非得跟去不可。

         人生在世,当一回大人,两回孩子。这人年纪大了就和孩子似地,执拗地讲不通情理。陆云德和妻子怎么也说服不了老爷子,就只能顺了他的意。陆家兄妹几个隔三差五就会来探望,老爷子倒觉得烦,“你们别来这么勤快,隔个把月来一次就行了。就派个代表来看看,就这么一股脑地涌过来,门都挤不进。”

         陆东跃上个月来看爷爷的时候就告诉他说,很快要带姑娘来见他。老爷子挺高兴地,“这是要定下来啦。”陆东跃说是,和老爷子一块下棋的老小孩立刻就攀比上了,“啥,你这大孙子还没结婚呐?我家那小孙女儿啊——”中间拉了老长的音,让人心里老不安地,“给我生的那重外孙儿都三岁了呢。”

         这炫耀地,陆老爷子心里十分不痛快,转头就和孙子吹胡子瞪眼:“你这效率啊,太低。进攻节奏慢了,那后面的进度就跟不上了。别跟你妈学,看完什么黄历才拣日子办事,等哪天你有空就给带过来。老周连重外孙都抱上了,我连重孙子的影子也没见着。”

         现在陆东跃终于将未来孙媳带到眼前,老爷子一双眼阅人无数,单看面相也能将善恶秉性辨出七八分来。

         “小姑娘不错,安安静静地顶乖巧。”趁着苏若童去洗水果,老爷子这么和孙子说,“就是话不多,有点小家子气,不够大方。”

         “爷爷,您生得这样威严。她是第一次见,当然会犯怵。”陆东跃正在为老爷子调节老花镜上的细小螺丝,“娶老婆也不是要她帮我交际关系,她这样挺好的。”

         老爷子笑他:“你这是喜欢到份儿上了,她就算是根草你也会把她当宝。”不过又说道:“不会交际关系倒没什么,婆媳关系总得处理得好。我和你说,这女人对上女人就顶麻烦的。你奶奶那样贤惠的一个人,也有那么十好几次跟你太奶奶犯冲,好家伙可给我为难地……”

         陆东跃笑道:“我们结婚后搬出去住,这样的事就可以免了。”

         “那敢情好。”

         这时苏若童拿了水果进来,老爷子招她过去,笑眯眯地问了些情况。苏若童以前只是在叶行楚口中听说过老爷子,由他的形容中她想象出一个清癯又健谈的老者。眼下往陆老爷子身上一套,除去多了些孩子气外,其余的竟然是□□不离十。

         陆东跃看着爷爷和她交流,偶尔为她补充两句,气氛倒也融洽。待她拿水果盘去清理的当口,老爷子凑过身和孙子小声说道:“你们来之前是不是闹矛盾了?”

         他愣了一下。

         老爷子说:“我见她看你的时候,都不带正眼的。和我说话倒是很有规矩,家教挺好。跟你说话就不咸不淡地,你还一个劲地凑话。”老爷子挤了挤眼,“你干什么了,人家这么不给你脸。”

         陆东跃笑着摇了摇头,“嫌我心太急。她还不想这么快结婚。”

         老爷子不乐意,“你过年都三十三了,能不急嘛。”又抱怨他,“找个年纪小的也不好,年轻轻地收不了心。”

         他必须为她说好话,“不怪她,是我催得太急了。”见老爷子一脸不高兴,他便眨了眨眼,“要不,回头您把那簿子给我。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老爷子没二话,起身就去翻抽屉。

         待苏若童进来时,这爷孙俩已经摆开棋盘开始厮杀了。老爷子是有名的臭棋篓子,输了棋一向是要耍赖的。今天有她在,老爷子没得耍赖,下得很不痛快。期间有老友找他打门球,已经输得急赤白脸的老爷子立刻下了逐客令。

         回去的路上陆东跃说,“爷爷今天很高兴,让我们以后常去看他。”

         她默不作声。

         车子下了高速,往市区方向驶去。她看沿途景色不对,疑惑道:“这不是回我家的路,你带我去哪儿?”

         他从未笑得这样让她心慌,白生生的牙齿仿佛要将人生嚼下肚。

         “去民政局,登记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