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手机铃声准时响起。

         她习惯性地按掉响铃,本是要再缩回被窝睡上一会儿。可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人走动的声音,她陡然清醒过来。

         连拖鞋也不趿,就这么赤着脚冲到客厅去。在看到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背影时,她眼前一片模糊,“爸爸。”

         苏父身形一顿,慢慢转过身来:“童童。”他苍老了很多,这种苍老不仅仅是外表上的,更多的一种精神上的衰退。这样的衰退让他即使是在面对女儿的时候,也表现出让人心酸的畏缩。

         苏若童的心都要碎了。她抹干眼泪,强撑着笑容上前拥抱父亲。感觉到手掌下那消瘦的身体,忍不住抱得更紧一些。

         她多怕自己是在做梦,只要稍稍松手父亲又会再次消失不见,她这样孩子气的行径换来父亲一声满含愧疚的低叹。

         她打电话去公司请假,回身时苏父已经将粥煲端上桌子。粥米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散开来,久违的家庭温暖。

         她很想和父亲说说话,或是嘘寒问暖,然而每每欲言又止。苏父的目光一直落在低处,偶尔与她的碰上也是急急地避开。他的脸上流露出一种窘迫而羞赧的神色,仿佛一个做了错事不被原谅的孩子。

         苏父原本是做学问出身的,后来调去文化局下辖的某研究中心任室长。说不上是什么大官,但多多少少有一点儿权力。前年中心里拔下一笔财政专款用于项目研究,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该项目被搁置,这笔款便划入了中心小金库中作为备用金。

         这样的处理是违规的,但是很多时候规定与约定俗成的‘惯例’,往往更倾向于后者。在监管不到位并且权力集中的部分附属经济体中,这种情况是司空见惯的。

         既然前几任也都是这么做,苏俊文也就沿袭这样的规矩进行处理,到了年末的时候将这笔款项作为员工绩效派发下去。

         绩效有多有少,拿多的自然高兴,拿少的便忿忿不满。利益纠葛、争执吵闹之下难免矛盾冲突,尔后便有匿名举报,因此东窗事发。

         严格来说这样的行为并不是为谋私利,但是对于国有资金处置的随意性和在细节处理上的不严谨,他仍得因此负起领导责任。纵然没有牢狱之灾,但这次难堪的经历却压弯了他的脊骨,让他成为一只惊弓之鸟。

         苏若童原本想陪父亲去理发,但是无论她怎么劝说苏父就是不愿意出门。她即心酸又无奈,记得小时候父亲曾为自己理过发。于是翻箱倒柜地找出那套工具来,“让我来试试?”

         虽然工具用得不甚顺手,但剪出来的效果竟也不差。她将剪下的碎发清理干净,笑道:“我的手艺不赖吧。”苏父笑了笑,眼中盛满歉意,忐忑难安。

         父女俩整天下来也没说上几句话,可她并不在乎这些,没有什么比家人平安无事更重要的。

         她像回到了孩提时代那般对父亲充满了依赖,哪怕他睡着了她也要坐在他的床头看着他,直到困倦来袭。

         有些东西,当你从不曾失去它时,它是如此地稀松平常。像是路边的一块石,手边的一杯水。可是一旦你失去了它,就如同脱了水的鱼一般,再也无法生存。

         接下来的日子都过得平静而安宁。

         每天她早起去菜市场买好菜回来,吃完早餐出门前父亲会将准备好的饭盒和水果塞给她,照例叮嘱两句。到了傍晚准时下班,一开门就必定有热腾腾的饭菜在等着她。

         仿佛是回到了旧日时光。未曾有过变故,生活平静无澜。倘若不是那通电话,她几乎是要将陆东跃遗忘到脑后。

         “你还真想过河拆桥,嗯。电话不打,连短信也不发了。”他虽然在抱怨,口吻却并未带着不满,“晚上我去你家。”

         她后颈汗毛倒竖起来,“你有什么事?”

         “送点东西过去。伯父回来的时候太匆忙,落了些东西。”

         她喉咙发紧,迟疑片刻后说道:“你交给我就好,不去特地去我家里。我爸爸现在精神还是不太好,不愿意见外人。”

         他低低地笑,“我也算外人?”不待她回答便说道:“送个东西而已,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你几点来?”

         “待会儿要开个会,可能稍晚一些。”他抱怨似地说道:“我们都多久没见了,还不许我找个借口去看你?”

         她无言以对。

         因为知道他要来,晚餐的时候她便有些心神不宁。苏父以为女儿胃口不好,便问道:“想不想吃面条?要不我下点饺子去?还是你想吃藕粉?”

         她赶紧扒了两口饭以表示自己胃口颇佳,悲剧的是吃得太快呛到了。正当她咳得泪花都出来时,门铃适时响起。

         她匆忙起身开门。陆东跃见她便笑,“怎么和花脸猫似地。”说着就伸手去摘她脸颊上的饭粒,她下意识地避让开。本是想早早将他打发走所以门只开了一半,又用身体挡着。这么一避反而是将门敞了开来,坐在饭厅里的苏父立刻站起来。

         “陆主任。”

         陆东跃将指尖的饭粒弹掉,微笑着,“伯父,打扰了。”

         苏父的热情中带着一种小心翼翼的拘谨,“怎么会呢?”苏若童有意挡在前面,低声说道:“你又要玩什么花样?”

         他没理她,倒是挺恭敬地朝苏父微躬身体,眼睛却是毫无顾忌地扫过屋内,“看我挑的这时候,打扰到你们吃饭了。”

         苏父有些手忙脚乱,“没有,没有,哪里会。吃过了没有?”陆东跃拦住他,笑道:“吃过了,您别忙。”

         苏父让女儿去泡茶,苏若童刻意侧过身,在父亲看不到的角度警告似地瞪他一眼。陆东跃抿起嘴,似是有些忍俊不禁,“不用麻烦了,伯父。我还有事,很快就走。”

         他将一个黑色的袋子递给对方,说:“本来前天就要拿过来的,一直没有空就耽搁了。”

         苏父有些局促地搓了搓手,小心地接过来,嘴里不停地道着谢。苏若童扭过头不忍再看,陆东跃也觉得有些尴尬,很快便起身告辞。

         她送他下楼。

         在转过拐角的时候他缠上她的手,问道:“生气了?”她低头只顾往前走,他拽住她往边上一扯,“闹什么脾气呢?”

         她挣了两下没挣开,反倒被他逼得倒退两步,抵在了墙上。不知这男人是不是事先探过地形,这处正好是楼梯内侧的死角。要不是刻意探头看,谁也发现不了他们。

         但毕竟有暴露的风险,她恼羞成怒地:“放开。”陆东跃低下头,像是视线不好地眯起眼睛仔细看她半晌,说:“就这么不想到看我。”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她压低的声音质问道:“看到我爸爸那样紧张,你知不知道他现在连门也不敢出。”

         他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是我考虑不周道,再不会了。”她没想到他这样爽快认错,一时间竟接不上话。

         “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过是几件衣服。”他松了手劲,“我就是想见见你。”

         “只是这样?”她的脸往角落里侧倾着,乌黑的瞳仁滑到眼角打量着他,“我不信。”

         他落在她耳畔的手一滞,旋即低笑:“好,算是我别有用心。你这么聪明,应该能猜到。”见她脸上浮起难堪的神色,便安抚道:“我也知道现在伯父的精神状态,现在和他谈我们的婚事也不合适。”

         “西瑶姐告诉我,你在家里的处境也不好。”她其实想问‘你为什么要把事情变得这么复杂?’,他不是个惯于挑衅的男人,虽然以他的能力应付这一切或许是绰绰有余的。可是,仅凭着个人的力量来对抗来自整个家庭的压力,他又是有着怎样的自信与决心。

         可她怀疑、困惑,却并不关心。

         然而,他的眼角眉梢却因为她的话而染上薄薄的喜色,“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很快。”

         他的承诺如此坚定,只因从未设想过失败。

         从一开始便是他一个人的战争,由他独自发起、推动。无论过程如何艰辛、惨烈,他从不奢望她的鼓励与抚慰。

         她从未心甘情愿。

         心头泛起淡淡的酸意,他低头含住她的唇。意外地,她没有抗拒。这个吻比预料中持续得还要久,他的手在她腰上缓慢地游移着,感受着她柔顺的服从。

         他不会输的。他想,只要她能留在他的身边,哪会有什么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