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周末,阳光正好。苏若童站在椅子上,将晒得暖烘烘的被单从晾架上拆下来。苏父扶着椅背,嘴里说道:“慢点,小心点。” 连着重复几声,仿佛是保佑她不会摔跤的魔咒。

     她忍不住微笑。

     记起小时候她也是这样扶着椅子腿,扬着脑袋说着:爸爸小心。那个时候父亲像是一座巍峨的山,她可以全身心地依靠着他。而现在他微驼着背,发间已现出花白痕迹。

     她迎着阳光眨了眨眼,扭头的时候却是已经在笑,“爸,中午我们去长街吃牛肉拉面吧。”不等他回答又撒娇似地说道:“好久没吃,我都要馋死了。”

     架不住女儿的软磨硬泡,当父亲的最后还是同意了。长街离他们的住所不远,步行不过二十分钟。

     苏若童挽着父亲的胳膊,沿着人行道慢慢地往目的地前进。苏父穿着一件深灰色的大衣,依稀可见领口的洗磨痕迹。他的背微驼,又像是怕冷将脖子缩起来,整个人便显得有些没精神。

     花了比平常多一半的时间才到达目的地,以牛肉拉面闻名的清真店里已经坐满了人。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牛羊骨肉炖出的高汤香味,极富韧性的面条在拉面师傅手指间延伸,拍打在面案上时发出高亢的声响。

     她费了些功夫才在角落里找到一张小小的桌子。要的两碗拉面很快就上来了,金黄透亮的汤里盘着雪白的面条,被熬炖得筋肉呈半透明的牛肉片盖在上面,香葱与芫荽堆成迷你的塔尖。舀上一勺红得鲜亮的辣油,再添上老醋,一时间酸香扑鼻,令人食指大动。

     吃到一半的时候苏父忽然说道:“那个……小叶最近都没什么消息啊。”她愣了一下,旋即低下头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我和他分手了。”

     苏父呆了呆。他放下筷子,用一种令人难过的、小心翼翼的语气问道:“是不是,是不是因为我,我,他知道我……”

     这个问题他一直想问,又怕问。回来这些天女儿一直努力表现得和以前一样,他也不愿回想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他们都在竭力地保持着某种平衡,维持着平静的气氛不被打破。可总有些事情是必须面对的,他不能永远对此不闻不问。

     “不是。”

     “陆主任不是认识小叶,他们……”

     “他不会说的。”

     “那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唉。”

     她没有说话。因为无论她怎么解释父亲都不会相信,最终他仍会将原因归咎在自己身上。与其一个劲地否认,倒不如表现得坦然些。至少不会让他更加愧疚,也可以尽早接受事实。

     回家时路过一间小小的花店,店主人似乎并不用心经营,门口的几排花架上稀稀拉拉地插着几束鲜花。雾蒙蒙的玻璃门半敞着,娇嫩的花朵在寒风中蔫搭下了脑袋。

     花架角落放着一个小小的纸箱,纸条上用记号笔歪歪扭扭地写着‘漳州水仙’。

     以前过年每家都会买上几颗,一直保暖养到年后,便会开出一簇簇的水仙花来,香气浓郁得让人头晕。现在过年很少会有人买这样的水仙球茎回去,自己雕划、保温、促芽,尔后等它开花,现在的人不愿意浪费时间费功夫做这些事。

     可对于闲在家里的苏父来说却是个很好的打发。苏若童索性将这箱子里的水仙球茎都买了下来,“可以送给同事几颗,她们都喜欢。”

     苏父的情绪仍是很低落。他本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这样的人一旦遭遇重大挫折后,很容易变得敏感而暴躁,又或是产生强烈的自卑与自我厌恶,缩手缩脚地不愿与人打交道。

     苏父就是属于后面这一种,他现在是满心的自责与懊恼。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亦不可能时光倒流。在履历上添了不甚光彩的一笔后,他很快就办理了病退。这意味着昔日同事、朋友的圈子基本与其绝迹,相比起来经济上的损失倒是其次。

     深居简出的日子,时间便过得异常缓慢。女儿上班的时候苏父便尽量给自己找点事做,但空闲时间仍是居多,人难免现出颓靡神态。

     苏若童也知道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不是办法,她尝试说服父亲去上个老年大学,学学绘画或是跳跳舞,交些新朋友。但苏父对这些并不感兴趣,“都这把年纪了,蹦蹦跳跳地像什么样子。”

     她只能每日准时下班,用更多的时间来陪伴亲人。可是当父亲的又为此不安,“你怎么不和同事、朋友出去玩?别总陪我看电视,电视有什么好看的。”

     父女俩相互体谅,然而彼此迁就的过程中又衍生出更多的不安与愧疚,时常让对方无所适从。

     这天加班,到家里时已经很晚。她正从包里往外掏钥匙的时候门忽地打开来,陆东跃歪着脑袋看她,极熟稔地说道:“再晚回来就没饭吃了。”

     她一时间目瞪口呆。这男人简直像是根春笋,浇浇雨就呼啦啦地拔地而起,一下子戳到她跟前。

     不同于以往一本正经的模样,他今天以细条纹衬衫外搭浅灰色圆领毛衣、深色的休闲裤,很悠闲的模样。家里的暖气开得不大,然而他的袖口却卷起到手肘处,露出结实小臂。

     她蹙起眉,问道:“你来做什么?”

     “帮忙干活啊。”他摊开手掌掌心朝上,表示自己毫无不良意图,“伯父在阳台。”

     “在阳台做什么?”她突然发现客厅角落里多出的一个厚纸箱。他拦住她,“先去吃饭。都还没弄好呢。”完全哄孩子的口气,她没理他,径直过去探头一看,险些惊叫起来。

     竟然是一窝猫咪幼崽。

     恰好苏父此时也提着一个大竹篮子从阳台进来,竹篮子里垫得花花绿绿地。仔细一看,原来是不要的旧衣物裁剪的。细问之下才知道这几只猫崽是父亲出去买东西,回来的路上拣到的。

     “这样冷的天气丢在外面,不管的话就活活冻死了。我看不过眼,就给拣回来了。”苏父看了陆东跃一眼,后者正专心地往篮子里挪猫崽。他冲女儿笑,保证似地说道:“也就四五只,不会很吵的。”

     苏若童当然不会反对,只是盯着陆东跃看。等到苏父去厨房里端汤时,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问他:“别告诉我你今天又是来送东西的。”

     他似是忍俊不禁,但仍故意板着脸,说:“我今天送伯父回来。”见她拧紧眉头要发作,他才不紧不慢地说:“真是凑巧碰到的,你总不能让我看着伯父抱着那么大一个箱子在路上走着,却当作什么也没看到吧。”

     她仍是半信半疑。陆东跃也不再解释,只是和苏父一起蹲到竹篮子边上,小声地讨论着什么。

     她很不安,父亲原本不是自来熟的性格,就前几次看到陆东跃时的态度她还记忆犹新,什么时候他们的关系变得这么熟稔,融洽得让人心慌。

     父亲刚从低潮期恢复过来,他需要一段时间来缓和情绪。不管陆东跃打的什么主意,她都不希望他参与这个过程。

     她决定找陆东跃好好谈一谈。

     然而没等到她拔出约谈的电话,陆东跃倒是先一步找来,“晚上有空?”她的手指无意识地卷着稿纸边角,心思仿佛也被卷成细细的一条,“嗯。去哪里?”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没想到她这么干脆,稍作停顿后才说:“你今天准时下班吧,那还是在原来下车的地方等我。”

     下班到约定的地方,他果然在那里等候。上车后她问道:“去哪里?”他抬起眉毛,似是诧异道:“昨天伯父不是说让你去买个猫窝猫粮什么的,你怎么忘记了?”

     她默默地扣上安全带,心想这男人做任何事都能找出正当理由,你还拒绝不了。

     他们去宠物商城买了猫窝、猫砂、幼猫奶粉和一些罐头,导购小姐还十分热情地推销起猫树。

     陆东跃围着半人高的猫树转了转,饶有兴致地问道:“这玩艺儿看起来挺不错的,买一个?”

     她摇头,“家里放不下。”

     他又拿了根逗猫棒,在她面前晃了晃,问道:“这个呢?”她将逗猫棒从他手中抽出,“那么小的奶猫,用不到的。”

     陆东跃又拿起一个毛球状的玩具,捏了捏,说:“现在连养小猫小狗都这么多讲究,住的吃的玩的穿的什么花样都有。……你说给猫狗穿衣服,它们会高兴吗?”

     她拿起一个老鼠玩具往推车里丢,慢慢地往前走,“宠物是没有选择权利的,主人高兴就好。”

     将东西放到后备箱,他问她,“吃点东西再回去,你想吃什么?”她低头摸着安全带扣,“你决定吧。”

     陆东跃说:“那就去吃日本料理,生鱼片。”见她皱起眉头,他再忍不住地伸手将她揽过,不带一丝恶意地问道:“你奉不奉陪?”

     她对生食一向敬而远之,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陆东跃载她去万汇城,那里有几家料理店声名在外。由地下车场乘电梯上去,门一开便能看见居酒屋的招牌灯笼。

     他却牵着她的手,目不斜视地走过。她心里虽疑惑,却并没有发问。最后他们吃的是泰国菜,沙拉清爽咖喱浓香,微辣的咖喱拌椰浆饭令人胃口大开。

     他慢慢地拆着螃蟹,将雪白的蟹肉放在她的盘子里,“要是今晚吃生鱼片,你就得饿肚子了。”

     她拔弄着盘子里的米饭。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是故意的,先是虚晃一枪,再临时换场。他并不是要激怒她,不过是在试探她的容忍度罢了。

     陆东跃用湿巾揩了揩手,说:“不喜欢就直接说,忍过头了吃亏的是自己。”

     她嗤笑一声,“我说不喜欢,你就会改变主意吗?你只问我想吃什么,却不问会我愿意不愿意和你一起吃饭。你都做好决定了,我的意见没有任何意义。”

     他十指交握,目光炯炯:“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改变主意?”

     “你或许会改变,但只会是极小的一部分。对我来说,不会有什么影响。”她放下汤匙,“我吃好了,可以回去了吗?”

     回程的路上他们再没有交流。送她到家后陆东跃折返回陆家,院子里已经停着一辆白色的保时捷。陆东跃挑了挑眉。今天是周末,陆南嘉居然这么早回家,这倒是罕见。

     陆东跃回到房间,还未褪下外套便有人敲门。很急促的两声后,陆南嘉的脑袋从门缝间冒出来,“哥。”

     陆东跃解开腕表,头也没抬,“有事就说。”

     陆南嘉脸上带着鲜见的慎重神情,他回身将门关紧,鼓起勇气说道:“我今晚,今晚看到你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在车上搂搂抱抱。”

     陆东跃抬起头,看着他,“说下去。”

     陆南嘉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不太确定的口吻:“那是二哥的女朋友吧。”

     他的目光锐利如刃:“现在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