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陆东跃的话说得相当客气,如果他的姿态再低一些,完全可以说是在乞求了。

         但是她却知道现在的情况已完全不同。之前陆云德会支持她、帮助她,除去她与叶行楚的旧缘外,更大的原因在于他想挽救自己的儿子,不让他越陷越深。所谓的打骂也都是出于爱之深责之切的缘故,和大义灭亲沾不上边。

         她深深清楚这一点。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完全不一样了。从陆东跃为她受伤的那个时候开始,她的处境已经是被动了,这个孩子的到来更是雪上加霜。

         现在陆云德是什么样的态度,她已经不敢想了。

         陆东跃见她默不作声地站着眉头紧锁,也知道她在想心事。恐怕还是在想着怎么把他撇开,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她手上沾的泥巴,拍拍手就能抖落干净。

         “别一直站着,过来坐。”

         她摇头,“我还有事,很快就得走。”

         他沉吟一下,问道:“是去照顾你的朋友?”

         她没说话,也是默认了。

         陆东跃正了正身体,后腰的伤口又是一阵刺痛。男人不是长年坐办公室的白弱书生,忍得了疼痛。不过这时他却呲了呲呀,倒抽了一口冷气。

         人心都是肉长的。何况认真追究起来他也确实是为她受的伤,他救了她。她想了想,说:“她刚刚动过手术,家人也不在身边。”

         陆东跃很想说我也刚刚动完手术,身上还留个窟窿呢。可话在舌头上滚了滚,却没说出来。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在她心里的份量轻得可怜?

         侥是这样,他仍是以轻松的语气调侃她:“古代人都还讲究‘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呢,你倒好,连多看看我也不乐意。”

         她看着他,仿佛在说:不是已经结婚了么。

         陆东跃轻声唤道:“若童。过来吧,坐在这儿陪陪我。就一会儿。”

         这次她倒是没有犹豫,径直走了过去,在病边的陪护椅上坐下。陆东跃握住她的手,她也没避开。

         “不离婚好不好?”他说,“我们才刚刚开始,以后……”

         她听他说了许多话,许多她都记不住。这个男人太聪明,心机也深。他说话并不是有多么娓娓动听,更谈不上甜言蜜语。然而正是因为言辞朴实不花哨,反而更具有说服力,更让人听得入耳。

         末了,他总结道:“我们的婚姻不是不可救药,而是你一直不愿意去面对。” 又问她:“给我一个机会有这么难?”

         苏若童将手从他掌中抽出,被他包裹有掌心的手发烫,手心里渗着一层薄汗。这个狡猾的男人,就算是在为自己争取的时候也不忘拖她下水。可是她真的能和这样的人同处一屋檐下,分享彼此的一切么?

         她转头看他。男人脸上仍未见血色,因为这样而显得眼睛格外乌黑明亮。他的五官刚毅,眉头蹙起时越显得凌厉。下巴上已经冒出了青色的胡茬,却没有一点颓废落败的意味。

         他仍是自信而骄傲的。

         这样的一个男人。她有了瞬间的恍惚,有一道极细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袅袅回荡。她似是无意识地问道:“你昨天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未料到她会反问自己,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她重复了一遍问题,并提醒他:“你说:你不记得我了。我们很久以前见过面吗?”她怎么回忆,和他相关的记忆最早也只追溯到在陆家的初识,再往前就是一片空白。

         可是他那时说话的语气又充满了遗憾与感叹,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们之间的渊源是否更早于她的记忆。

         陆东跃的神情有些不自然,可也只是短短几秒的时间。很快他就说:“当时的场面太乱了,你大概听错了。”

         “我不会听错你的声音。”

         他的嘴角无意识地微微弯起,可仍是坚持,“现场很吵……”

         她看着他,说:“是你说的,我听到了。”

         他微哂,“那大概就是我意识不清,说胡话了。”见她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面皮居然也有些挂不住,说道:“我记不得了。”

         当事人这样的态度,就算是承认有这么回事,恐怕也是不愿意详细解释的。而她也不过是一时的好奇,倒不是存着刨根问底的心。

         呆的时间够久,她准备要走。陆东跃拉住她。他仍坐在床上而她却是站着,他仰起头看她,说道:“我不想离婚。”

         从‘不会离婚’到‘不想离婚’,这期间并未有由强到弱的过渡。他的处境与所表现出来的姿态并不匹配,因此显得尤为玄妙。

         苏若童垂下眼眸,男人的脸庞在视线里变得有些模糊。她想说你这又是何苦?可料想得到他是听不进去的。他原本就是个执着的人,现在这个时候更没理由放弃。

         如果说他挨的这一刀有可能换来她的心软,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会是他坚持到底的理由。

         他抛出的绳子在慢慢收紧,最终是要将她永远地绑在他身边,再也不能离开。

         她慢慢挣脱他的手,移开视线不再看他的脸,低声说道:“对不起。”她仍旧是要和他切割开来,哪怕血肉淋漓也要把错误结束。

         看到她出来,陆南嘉立刻就站起来往里面走。小公子就怕她使坏心眼,又把他大哥给整趴下了。

         陆西瑶神情复杂地看着她,说:“我送你回家吧。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是不要到处走”

         苏若童笑了笑,说:“我没事的,西瑶姐。”

         陆西瑶的目光扫过她的腹部,太阳穴处的筋突突直跳,“还是我送你回去吧,要不真不放心。”

         她说:“我不是要回家,而是要去探望一个朋友。她就住在对面街的旅馆,走过去非常近。”

         “那也得过马路啊,反正就近,我陪你去。”陆西瑶肩负母亲的重托,也完全理解母亲说的‘这就是你大哥的眼珠子’这句话的意思,理解得再深刻不过。

         其实医院门口往不到五十米就有一座人行天桥,过马路压根谈不上危险。不过陆西瑶这样坚持,她也不好一直否决。

         陆西瑶将她送到旅馆门口,说:“等你探完朋友,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竟然是没有走的意思。苏若童不得不硬着头皮和她解释说今天剩下的时间自己都要陪护这个朋友,不方便走开。

         陆西瑶知道这里住的就是昨天陪同去医院的女孩,也知道她动的是什么手术。同是女人多少有点同情,但是一想到自己那被扔在医院的大哥,心里也很不舒服。

         可苏若童无法将所有人的心情都照顾得圆满周道,她只能先周全自己所在乎的。

         方薇的精神不大好,不过看她来还是很高兴的。苏若童原本说周末要好好陪护她,帮她坐小月子。可是一早就折腾着去医院检查,到现在大半天的时间都过了。

         她看着方薇床头的快餐饭盒,心里十分过意不去。方薇却说起昨天医院的事情后续,大约是无聊得厉害,于是份外八卦:“今天的报纸都报道出来,说那疯子杀了他老婆,一尸两命。还把一个围观的人给捅成了重伤。这真是太可怕了。我第一次亲身经历这种事啊。”

         事发的当时方薇已经被挤到外围,根本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因为身体不适她还在外通道的椅子上休息了很久,等苏若童从抢救室匆匆赶来后才将她扶回旅馆的。

         方薇仍在说:“那样的人就该判死刑,自己的老婆孩子都能下得了手,心肠太恶毒了。”话说出口后又忽地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道:“我的心也挺狠的,居然下得去手。”

         昨天与今天,苏若童的心境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变。原本是怜悯着自己的好友遇人不淑,如今自己也要走上差不多的道路。

         谁不比谁可怜。

         快到傍晚的时候她出去为好友买来饭菜小炒,外加一盅的煲汤。方薇吸了吸鼻子,说:“太香了,我的胃都快要从鼻子里跑出来了。”

         苏若童说:“这汤还是油了些,明天我从家里带汤来,比这个炖得好。”她打开自己的那份饭,还未吃两口手机就响起。

         电话是苏父打来的,让她现在就回家。她说正在陪朋友吃饭,稍后再回去。可父亲的态度十分坚决,强硬得让她害怕。

         方薇见她的脸色不好,便说道:“我这里没什么事的,你赶紧回去。叔叔肯定是有急事找你,快回去吧。”

         苏若童越发心神不宁,她直觉父亲的态度反常或许是因为知道了什么。她应该想到陆东跃是不会接受她的拒绝,他绝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当她回到家,待到她看清客厅里坐着的人时,她知道自己仍是低估他的决心。

         她道歉得太早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盆友这么给力,陆先森再失败可真说不过去了。。。

         前面药盒的梗子,是去超市买牙膏时想起的,结账时都会把牙膏盒子打开看看,因为总有人拿便宜牙膏换贵价的云南白药。

         明天的更新在晚上,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