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周末的时间总是安逸而轻松的。

         虽然他们不是那种晨起后喜欢在床腻歪上好一阵子的新婚小夫妻,但休息日的早晨也会比平常晚一些起来。

         苏若童并不喜欢往人多的地方去,闲暇的时候也宁可在家里看书或是做些手工。就算是亲密无间的好友也会取笑她,说她和古代的大家闺秀一样贤良德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放在眼下来说,她就是标准的宅女。

         就连陆夫人也觉得她太过安静,问女儿,女儿一摆头,说:“人性格就是这样,爱在家里呆着呗。再说她现在这样要出去玩,给人挤到怎么办?还要不要我哥活了。”

         陆夫人说就算是孕妇也不能老在家里呆着,不怕闷出病来。想着自己儿子又觉得可惜,说老大平常话也不多,找个性格活泼的多好,现在这样两个人在家里都不知道谁先吱声。

         天下当妈的都一个德性,总觉得自己的孩子好得天上有地下无的。说句糙一点的话,哪怕这孩子长得和屎克螂似地,当妈的也笃定自己孩子能堆出个金粪球来。

         这没得讲理,就是偏心。

         陆西瑶随她爸,性子直嘴巴快,立刻就纠正了:“您别操这心呐,这该我哥去琢磨的问题呢。再说了,当初她和行楚一块儿的时候您不还说他们这对儿安安静静地光看着就让人舒心么。”话说完就发现母亲的脸色有些变,立刻就有些讪讪地。

         叶行楚现在可算是所有人共同的心结,心里都知道这个疙瘩,也都知道谁是谁非,却不是可以摆在台面上来说的。

         陆夫人叹了口气,说:“你这嘴巴啊。以后在你哥和小苏跟前说话注意些。”陆西瑶应了声,记起来和母亲通报,“我哥刚才打电话来说人在外面,我听着像是在商场。也是时候该准备孩子的东西了。”

         说到孩子陆夫人不免兴奋起来,“问问他们在哪儿,我去给他们参考参考。”陆西瑶泼她冷水,“妈,人家小夫妻给孩子买东西多甜蜜的事,您在边上跟着算怎么回事啊?”心里再补上一句,这多难得的机会呢还要去当电灯泡,简直不给她哥活路了。

         陆夫人消停了,可眼睛也瞄到女儿身上,扫来扫去地。陆西瑶一见她妈这架势,脑袋嗡地就大了……

         就在孟勤华和陆西瑶母女打嘴仗的时候,陆东跃正陪着妻子在商场的婴幼儿用品区挑选新生儿用品。

         生活水平的提高与独生子女政策的普及让婴幼儿产品的种类一再丰富,随之而来的是令人咋舌的价格。不管是在大城市努力拼搏还是安守故居乡土,只要身为父母,都愿意尽力为孩子提供最好的一切。

         陆东跃平日里购物习惯就是订好一张清单,按单购买。购物车能走直线绝不绕弯,最讨厌在同类商品中进行价格对比,在预算宽裕的情况下以质量为优先。这是他在行伍生活中养成的习惯,数十年不变。

         然而购买婴儿用品却不同于普通采购,他绞尽脑汁列出了清单后又上网查了新手父母必备贴士,最后列出的明细居然有整整五张纸。

         真需要买这么多?陆东跃觉得不可思议,再看看自己住的房子,清单上的东西买齐了两房一厅能装得下?难道要换房子?这不是削足适履么?于是又扑在书桌上挥起了笔锋嚓嚓嚓地开始划明细,七除八扣后还有整两张的采购清单。

         陆东跃左看右看觉得这单子列得蛮不错的,这才拿去给妻子过目。苏若童那时正在玩报纸上的拼字游戏,看完后就随手添几样进去。男人的字遒劲有力,女人的字则是清秀雅致,并列在一起时有着奇异的美感。

         夫妻俩本是打算一样一样地按着清单上购置婴儿用品的,但是进了购物圈后竟然齐齐犯了选择困难症。

         婴儿用品繁多的种类与层出不穷的花样让两个人都挑花了眼,特别是陆东跃,一边奇怪着怎么连奶瓶盖子都单独拿来卖,一边又吃惊于连别在婴儿衣服上的安全别针都有不同的用途,甚至连婴儿洗澡水的水温都有专门的温度测试器。

         他有些眼晕,刚开始只想按单采购清清爽爽地买完。结果现在眼睛看着这个也好,那个也好。这个或许有用,那个也可能用得到。很快就装满了推车,苏若童觉得他有些夸张,可是她翻来翻去也觉得这些东西都能用得到。

         买完小件后挑大件,婴儿床很快就选好了,但在挑婴儿车的时候两个人有了分歧。

         当父亲的坚持婴儿车必须安全第一,所以设计和质量都得过硬。他选了个英国的牌子,原装进口带遮阳伞,折叠方便携带轻便,当然价格也是十分地好看。

         苏若童觉得太贵,她认为婴儿车不过用上两三年,没必要花大价钱。她看中另外一辆,价钱不到前者的五分之一,也是实用的款式。陆东跃难得地和她唱反调,坚持要买看中的这辆。

         争执的时候气氛便有些僵,就在这时听到有人叫老陆老陆。两个人这才缓了缓表情,看向来人。

         罗致衡正满面春风地大步朝他们走来,安君推着儿子跟在后面,他们是逛商场偶然逛到这儿来的。

         罗致衡一见他的推车就笑,说:“挑花眼了吧,看什么都好,是吧。”陆东跃有些讪讪,说:“都是有用的,总能用得上。”安君在一旁插嘴,说:“我看这里至少有一半是你在两年内都不会拆封的。”

         苏若童的注意力被婴儿车里的皓皓吸引去,小家伙今天穿着白底蓝条纹的海军衫,小胳膊小腿儿胖乎乎地十分可爱。父母基因优秀造福了小朋友的先天优势,唇红齿白笑眼眯眯地十分讨喜。

         安君见她喜欢,就将儿子从婴儿车里抱起,说:“他就喜欢上街,一见到我们推车子就高兴得手舞足蹈。”怀孕时母性比平时更加充沛,何况面前这孩子实在是漂亮又不怕生,苏若童捏捏他的小手小脚,他就咯咯地笑出声。

         在罗家小夫妻的建议下陆东跃拣了一些东西放回货架。那辆婴儿车还是按他的意思定下来,罗致衡说这车贵是贵了些,不过还真是好看,扭头说老婆我们要是再生个孩子,生个女儿就买辆给她坐,这小伞一打妥妥的贵妇范儿。

         安君笑他心眼真大,一个儿子就够闹腾的了。转头又和苏若童说,你别指望现在的男人能帮你带孩子洗尿片,他们也就能在花钱买东西上表现表现父爱。罗致衡不忘插刀好兄弟,说陆东跃平常省得很,出差津贴又多肯定攒了不少私房钱,让她可劲地花。

         这么插科打诨了一通,罗家小夫妻又带着儿子走了。苏若童看着皓皓趴在安君的肩膀上,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冲自己笑。她也忍不住笑出来,“他真可爱。”

         陆东跃说:“很快我们也会有一个。”往常提起这样的话题她总是回避,然而今天却有些出乎意料,她说:“或许会是个女儿。”

         “女儿好,乖乖的多贴心。”他有些兴奋,“女儿也好打扮,每天都能穿得漂漂亮亮地。”越说越觉得那婴儿车买得值,要不是已经结账了他还想调头回去把车里的东西都换成粉红色。

         苏若童怀孕快五个月,腹部已经开始鼓胀起来,需要添置应季的孕妇裙和内衣。这些私密的东西她自然不要他陪着,陆东跃也知趣地退开。不过远远地看着别人陪着老婆女朋友大大方方地挑着内衣,大公子心里略不是滋味。

         不过不能陪同着挑总能脑补一下吧,陆东跃看她在柜台前挑拣、对比。他还挺喜欢刚才被她放下的那件水红色带蕾丝边的,手上这件颜色太浅。孕妇裙也太素净了,刚才那件裙角带褶皱的更好看。怎么选了带小蝴蝶结图案的,太孩子气了……

         大公子脑补得起劲,一时头脑发热掏出手机就发了条短信过去。这厢苏若童正在问店员优惠折扣是多少,挂在手腕上的小包震了震,掏出手机来看了看,又往不远处扫一眼。

         陆大公子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眼睛瞪得和猫头鹰一样炯炯有神,很热切地盼望着她的赞同与回复。

         她脸上发烫,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仍是照原来挑的那些结账。陆东跃脸皮有些烧,被她那样用眼刀子刮了心里倒有些痒痒地。他不觉得泄气就觉得自己这事做得有些唐突,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呀那是我老婆,我就算没发言权,建议一下也是可以的。不过建议嘛,人家可以不采纳的。大公子自我安慰的本事见长,在心底‘呵呵’两声算是把这事揭过去的。

         婴儿床是和他们一并到家的。

         苏若童见他将送货的工人打发走,不免奇怪,“不是说包安装的吗?”陆东跃拆着说明书,回答道:“就一个小床能有多复杂,我自己都能装。”

         苏若童心想他约是闲着没事拿这个打发时间,其实真不是大公子吃饱了撑着。这男人除了些微的洁癖外还有很强的领地意识,这房子从装修完后就没进过外人,连陆家人也没来过几次。安装工人要在这里呆上几十分钟或是个把小时的他觉得不痛快,也不是多复杂专业的东西,索性自己包办了。

         苏若童见他拿着安装说明研究得起劲,也就不理他,稍微拾掇拾掇就去午睡。下午微风阵阵,一点也不觉得燥热。她睡得舒服,一觉起来时天已经黑了。

         睡过头人就有些慵懒,电话响起时她迟了十多秒才接起。那边陆东跃也抓起分线先开口,语气比平常略显烦躁。陆西瑶在那头问他几点到家,等着开饭呢。陆东跃说今天有事不过去了,也不管陆西瑶在那头嚷直接就撂了电话。

         这边电话刚撂下没两分钟,她放在客厅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苏若童暗叫不妙,正要出去时就听到陆东跃的声音响起来:“这时间你找她做什么?……你嫂子在休息呢,”后来那头换了个人,他的口气就变得缓和,“……今天逛了大半天,她累坏了。买好了,买得差不多了。行,……好的知道了。”

         她见他放下电话,叉着腰绕着半成品的婴儿床左看右看。地板上垫着两张报纸上面放着个打开的家用功具箱,边上还散落着小螺丝和迷你扳手。

         觉察到有人走近,他蓦地转过身来。大约是觉得有些尴尬,还刻意往前挡了挡,说:“醒啦。”她问:“还没弄好吗?”他眨了眨眼,说:“比想的复杂些,不过我能搞定。”

         他忙活了半天忘记做晚餐,两个人只能出去吃。吃完回来苏若童继续收拾今天买的小物件,陆东跃仍在和婴儿床做搏斗。等到她把东西都收拾清爽了,大公子还在研究婴儿床床板的角度问题。

         客厅的门窗开得很大,夜晚的风带着些许凉意。她本是要回房了,又停下来看看盘腿坐着的男人。他低头看着腿弯上放着的说明书,手里拎着把螺丝刀嘴还还念念有词。

         这大概是她认识他这么久以来,他表现得最狼狈的一次。她这么想着,竟然是走了过去。

         他可能是被折腾得脾气也没了,苦笑着说道:“有点难办啊。”她问他要说明书,看完后也绕着床观察一围,最后说:“你把这块侧板拆了,往后挪一格装好再试一试。”

         他闻言照办,这次果然一下就对上了。从送货来到完全装好,整整花了费了七个小时,他就没干过效率这么低的事。陆东跃不免觉得郁闷,不过想到她居然肯给自己出主意,心情又好了起来。

         干了大半天的活浑身汗臭,他抓了衣服去洗澡。很快有淅淅沥沥的水声从浴室传来,隐约听得到不连调的歌声……

         作者有话要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前面的甜,突不出后面的苦逼。

         还有几章好日子,紧着过吧。

         不太会说感谢的话,投雷的亲们和留评的亲们,有你们的支持MO已经哭成狗了。

         另外有网页购买VIP章节作者分成多,手机购买VIP章节作者分成少的说法,虽然不知是不是这样,不过如果大家方便的,还是尽量网页购买吧。

         基本原则是怎么方便怎么来。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