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七月流火的季节,门前树上的知了一迭声地叫着,这小虫子在黑暗的地下潜伏数年,为的不过是能有几个月可以在阳光下尽情鸣叫,夏至夏至。

         陆东跃与领队打过招呼,一下飞机便招了计程车直奔回家。他一去数日,思念情切。这时只想将她狠狠地抱着,亲吻着,问她想不想自己。他要看着她的眼睛,亲耳听到她的回答。

         男人拿钥匙开门时没一点动静,行李箱的万向轮贴着大理石地板无声滚动,静悄悄地靠在门边。

         她坐在靠近窗户的角落,正好背对着他。待他蹑手蹑脚地靠近后才看到她正在修剪婴儿服上的线头,手边一个南瓜状的针包上插着几根大小粗细不同的针。

         她虽然肚腹圆凸,可仍是坐得很直,膝上放着个绸布软垫权当工作台。垫子上绣着个胖胖的小天使,手里抓着一支红心小箭。

         她做事情时认真而投入,小小的衣服袖子、领子、衣摆都翻了一遍,仔细地检查好。或许是嫌面料不够柔软,修剪后又翻回正面拿手揉了揉。包手的小手套检查得更仔细,手套口处缀着的小蕾丝被拆了下来,再用针密密地缝合好。

         她巨细靡遗,苛求着完美,专注到连他在身后站了那样久都未发觉。

         或许是长时间视线集中所带来的疲劳,她在缝合好小手套后便将针插在针包上。正要抬手捏捏鼻心放松精神的时候,眼前忽地一黑。她吓了一跳,连肩膀都缩了起来。

         他差不多是贴在她背上,那样熟悉的气息她怎么会分辨不出来?眼睛仍被他捂着,耳朵也被他的鼻息烘烤得发烫,这个男人任何时候都不遗余力地展现他的热情。

         她问:“不是说晚上到吗?”

         他没有回答,手上只消用两分力就能让她的小脑袋往后仰,唇精准无误地熨了上去。

         他生得高大,此时只能折腰将就她。然而她的身体绷得很紧,哪怕他极尽所能地挑逗着、诱导着,她仍是十分不配合地想要扭开头去。

         他吮着她的舌头,含含糊糊地让她放松一些。结果手背上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他终于松了口。男人皮糙肉厚也没见流血,倒是她手指头上新添的小洞直往外冒鲜血。捻了捻就抹开一片,散发出腥锈的气味。

         他顾不上生气,连忙寻来药箱。可又不敢用消毒水,只好拿着药棉仔细擦拭干净,最后包上创可贴。

         “长脾气了啊。”他略有些自嘲地说道:“想谋杀亲夫?”

         她更不高兴,“进门也不出声,就这么突然冒出来,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吓人。”心脏仍在怦怦直跳,肚皮也一阵发紧。她咬咬唇,恼怒道:“你能不能别这样?”

         他满腔的热情已经被她那针给扎得泄了气,这时又觉得一盆冷水迎面泼来。原本就有心事了,这时也隐隐有些动怒,“我怎么样了?”

         他从来没对她用过这样生硬的口气,她抿了抿唇,决定放弃与他理论。可他却不依不饶, “我怎么你了?我在自己家里亲自己的老婆,这有什么问题?”

         她有些恼火,声音也提高了,“你提前回来就是为了找我吵架,是吗?”她扶着椅背,略有些艰难地站起来。他见她这模样,哪还能和她继续争执,于是放软口气,“你去哪里?”

         “我去休息。”她收拾着针线包和小衣服,“行李就先放在那里,我抽空了收拾。”

         他脸上有些挂不住。其实在国外十多天他都是数着日子过来的,担心她的衣食住行,盘算着回来后要怎么补偿。他风尘仆仆地归来,原本没指望着她热情相迎。一个拥抱、一个轻吻就是他奢想的全部。他不过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可最后却是弄巧成拙。

         苏若童坐在床边折着小衣服,刚才情绪的波动让肚子隐隐发闷。孕期进入第六个月,数胎动已经是每日功课了。小家伙其实很规矩安份,每天早晚都会和她打招呼,或是动动手,或是动动脚。将手放在肚皮感觉十分清晰,这是种非常神奇的体验。

         这时将手轻按在肚皮上,掌下的动静让她眉头微微皱起,小家伙这时或许是在翻身?她的胸口有些发闷,于是慢慢地调整起呼吸,反复几次后小家伙便安静了下来。

         不知何时他进到房间里,站在她身后。她没抬眼看他,眼角余光扫过他垂下的手,握紧又松开。

         陆东跃的心情正是在这一松一紧之间百转千回地纠结。看她刚才摸着肚子又皱头,应该是觉得不舒服。他想要凑上去关心,又觉得这时候上前恐怕更给她添堵。

         他后悔不该和她发脾气,可心底仍认为自己没有错。男人也很矛盾,一边要死撑着脸面,一边又眼巴巴地想和好。他烦恼着,要怎么表现才能准确地释放出积极信号而不被误解或忽略?

         于是,当苏若童缓过神想继续收拾衣服时,他一步上前弯腰抄起,“这些我来折,你去休息。”

         她愣了两秒,回过神的时候眼前已经是一片空荡。忽然之间就觉得好笑,可又实在笑不出来。

         陆东跃将衣服抱到沙发上,很快堆成一个小小山丘。他在野战部队摔打过两年,生存能力与生活自理能力同样强悍,不但铺床叠被的专业技能满分,就连缝缝补补也难不倒他。

         不过男人在部队里整理内务时,上衣裤子衬衫常服都有规整的叠放方法。但现在他面对的是一堆颜色粉嫩的连体衣、抱被、小袜子和小手套,这得怎么折才既美观又好收纳?

         陆东跃拿起一件比划了几下就分神了。他觉得这小衣服实在可爱,袖子和裤腿都小小的。用它裹着小婴儿抱在手里,感觉就像抱着洋娃娃一样。正在陶醉的时候就听她说:“有几件衣服我还没改好,不要和那些放在一起。”

         他心底窃喜,神情却挺正经的,“你看看哪几件没改好?我挑出来。”苏若童挑了几件放在旁边,随后在沙发上坐下,与他面对面。陆东跃觉得这时气氛有些微妙,果然她开口说道:“刚才……”

         他倒是抢先一步,打断她,“刚才是我态度不好,我不该冲你发脾气。大概是时差还没调整过来,情绪不好。”

         她说:“我刚才真的被你吓到,”见他又拧起眉头要解释,也不给他机会,“心脏跳得厉害,孩子也觉得不舒服,刚才就有些闹腾。”

         陆东跃突然记起来,他陪她去产检时于醒春曾提醒他,不要让孕妇受惊,情绪波动太大对胎儿也有影响。陆夫人还举了个带着浓重封建迷信色彩的例子,说有个孕妇被楼下放鞭炮的声音给惊吓到,等孩子生出来脸上就有一大块青色胎记。

         现在,这一大块胎记就贴在大公子的脸上,还青得发黑。

         “我和你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刚才的反应有些过份。”她停顿一下,说道:“我们已经结婚了。关于婚姻的责任和对家庭应尽的义务,我心里有数。”

         陆东跃沉默着。她是多敏感的一个人,由他的只言片语中就能探知到令他不安的根源所在。她强调着责任与义务,却没有关于感情的任何回应。她仍是委婉而坚定地将他拒于心门之外,即使他们已经结婚。

         然而他们却是夫妻。

         他的心沉了沉。然而,很快他就抹了把脸,笑了出来:“真的是我错了。因为提早回来心里高兴,就想给你个惊喜。结果喜是没有,惊倒是一堆。”他握着她的手,拇指轻轻摩挲着,“以后一定注意。”

         她像是赞同他的说法,嘴角往上弯了弯。本欲接手他未完的工作,没想到他忽地站起来去拖行李箱,“我给你买了些东西,看看喜欢不喜欢。”

         陆东跃不是第一次给女人买东西,他的母亲和妹妹都曾收过他送的礼物。然而送给亲人的礼物与送给爱人的礼物毕竟不同,后者要更费心思。

         所以在国外时他一有空余时间就在免税店、专卖店流连,看到哪样合适她的就买下来。带出去的行李箱不够装就再买一个,他从未在选购礼物上花这样多的时间。

         名牌包包、太阳镜、护肤品、丝巾,还有一些零食。她叹他奢侈,说:“我现在也用不了这么多的护肤品,太浪费了。不如送给西瑶姐,她也喜欢这个牌子。”

         “就这么些个东西她还没有?都多得没地方放了。”陆东跃一样样地拆着,“本来想给你买块手表,看来看去也没挑到合适的。”

         她的腕表是父亲送的毕业礼物,铁达时的经典款。她无意换掉:“这个用得习惯,没必要再买。”又有些好奇,“你每次都买这么多回来。”

         陆东跃心想哪能呢?以前他单身汉一个,简简单单地收拾了出去,回来的时候顶多带盒巧克力或是饼干什么。那时见身边的人抽了空就去大采购还挺不理解的,又不是生活必需品,有必要买那么多包袋首饰么?换成三头六臂的哪吒也用不过来吧。不过,现在他却是切身体会到了为妻子买礼物的乐趣,还真会上人瘾的。

         陆东跃也没忘记给未出生的小宝宝带回礼物,是最近很流行的薰衣草小熊。苏若童拿在手里看看,除了淡紫的颜色讨喜外,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何况里面还填了干薰衣草,说是可以助眠,但是小婴儿呼吸道和皮肤都很敏感,这样东西不能摆放在床边。

         只是看他现在正沾沾自喜,她也不说破,仍旧收回盒子里,放到旁边。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看了留言,回想一下,仍然是原来的文名贴合本文主旨。

         这个婚姻对于苏来说就是一座无法走出的城,对陆亦是。谈不上谁更有主动权,但是受伤害最重的,一定是投入最多的那个。

         陆一心想要水滴石穿。然而他就算有把铁杵磨成针的毅力,也要看哪个是磨石,哪个是铁杵。

         罗谣欢回来了,叶行楚也快袅。

         女主在处事上是个软弱的人,但是对家庭她有很重的责任感。

         感谢撒花留言的各位。

         今晚陪妈妈过生日,也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