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大半个月后她才随项目组回来。

         苏父得了消息,一早赶去车站接女儿。项目组组长打趣她:“小学生郊游回来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可却是紧紧地挽着父亲的胳膊,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行而出。

         回去的路上老父问她吃得怎么样,住得惯不惯,又说她瘦了。她直笑:“这次回来见谁都说我长胖了呢。”去的那个城市是有名的小吃天堂,像是她这样鲜少吃零食附餐的人都抵不住诱惑。

         从行李里翻出一袋袋的当地特产,苏父一边整理一边说她浪费钱,可是脸上却是有掩不住的喜色。

         洗去一身的疲惫,她搓着头发回房。房间里的仍保持着她离去时的模样,不过放在窗台处的水仙花已经谢了,只剩个光秃秃的杆子,看着有些萧索的意味。

         突然便想到那个男人。

         那日的电话后他便没有再联系。虽然陆云德告诉她会把他‘解决’掉,可是她并不放心。

         诚然陆云德的能量远在他之上,但是她不会将陆东跃想得那么简单。他曾那样志在必得,被人横摆一道后又怎么会轻易罢休。

         结束通话后她也曾惴惴不安,生怕他找到家里去。别的没有,只消他在父亲面前胡言乱语几句,她的生活就会天翻地覆。可是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动静,安静得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或许就到此结束了,就像那个连誓言也没有的荒诞婚姻,轻忽得像是午后的云,一阵风吹来,瞬间消散得干净。

         几天后是国际妇女节,公司通知女员工放假半天,下午开茶话会。办公室里的女人们一下就炸开了:“放假就干脆点放嘛,开什么茶话会。”有假期都想自由安排,谁喜欢集体排排坐吃果果的活动。

         大约是反应得厉害,上午临下班的时候又通知说茶话会取消,就放半天的假,并加一张购物卡。

         办公室里顿时一片欢呼,已经有人打电话去预订包厢唱歌,“小苏,一起去,不是刚拿了出差津贴么,好好享受一下。”她正想说好,可手机却适时响起,那许久未闻的旋律让她立即改了口。

         陆东跃的车子仍旧停在以前来接她的地方。

         今天是阴天,厚厚的云层在天空上缓慢地移动,阳光无法穿透它,于是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一种晦暗沉闷的氛围中。

         他阴郁的眉眼在看到她时有了一瞬的放松。白色衬衣、黑色长裤,外面一件米色的长风衣,腰间的束带扎紧勾勒出纤细的线条。本是很普通的ol打扮,不过颈间多了条色彩鲜艳的丝巾,使得原本单调的搭配变得明艳生动。

         她走得不紧不慢,看到他的时候神情也没有什么变化。她看他如同看一个站牌、一张广告招贴纸,平淡而没有意义的眼神。

         他们来到最初见面的那家咖啡厅。

         时间没有过去多久,这间店里摆设布置都没有变,吧台转角放的那个木桶装饰甚至连位置也没有移动。

         他们坐在原来的位子。

         不过送上柠檬水与餐单的服务生换了新的面孔,热情地推销起店内的新产品。待服务生点完单离开后,他们之间便只剩下可怕的沉默。

         陆东跃先开口,“我要被外派了。”这是他父亲施压的结果,也是惹得父母之间爆发冲突的起因。原本陆东跃在现在的职位上再做足两年,只要经过内部考核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擢升。但是陆云德这次是铁了心要让他受到教训,父子俩拉锯的结果是老头子动用关系将他挂职外派。

         虽然外派后回来的提升会更加迅速顺利,但是外派的地点却是条件艰苦且形势不太稳定的偏远地区。陆夫人知道后顾不得夫妻俩还在冷战,和丈夫大闹一通,指责他无情冷血。陆云德就驳斥她是无理取闹,年过半百的老夫老妻吵得眼红脖子粗。

         陆云德最后还是撂话,外派是铁板钉钉子的事了,谁也改不了。并且,在外派前他必须将离婚手续办了。

         “我不奇怪我父亲会这么做,从他知道这件事的来胧去脉时,我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陆东跃说道,“离婚的主意不会是你先提的,你那时根本不会想到。”

         “我要离婚。”

         陆东跃深深地看她一眼,说:“你就讨厌我到这种程度,非离婚不可?”

         “这场婚姻本来就是个错误,你心里清楚我会为什么会签字。不要摆出这样的面孔,你不是一无所知,你不过一直在自欺欺人。”

         他忽地笑起来,“自欺欺人?我确实是,而且以后还要这样继续下去。”他看着她纤细光洁的手指,说道:“我还没给你买戒指呢。”

         她蹙起眉头。

         他像是自言自语,“你看,我们都结婚好些日子了,我连戒指都没给你买,真是太不像话了。你下午不是放假吗?等会儿我们去挑一个。拣你喜欢的买,别给我省钱。”

         他这样自说自话,她有些毛骨悚然。

         “陆东跃,你再这个样子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她抓起手包起身要走,却被他一把拽住。她险些失声,“你放开!”

         听到动静有不少人往这边看来,陆东跃笑了笑,挺无所谓的模样,“你想让别人看免费的戏,我不介意。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坐下来,趁我还能好好和你说话的时候。”

         他的目光太过慑人,她深呼吸一口,坐了下来。

         “让你失望了。不管是外派也好、撤职也好,无论我父亲怎么做我也不会同意离婚。你也许觉得他有能耐可以私下将这婚姻关系撤销,也许他是当面和你保证了这个,不过我告诉你这根本不可行。”他的声音里略略上扬,带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你们想都不要想。”

         未料到他的态度这样坚决,她有些泄气,“你这样又有什么意思?勉强来的婚姻不会幸福。”

         他看着她,那眼神像带着善意的嘲笑,又有些宠溺的无可奈何,“是不是我现在发什么誓,你也不会相信?”不待她回答便说道:“的确,誓言是最不靠谱的东西。你那时也和我说,你什么也都愿意做的。”

         她咬紧下唇,“你今天叫我出来就是为了羞辱我,是吗?”

         “当然不是。”他说,“我想问你,你愿意不愿意跟我走?”

         如果不是对这个男人有所了解,她一定会认为他精神错乱了,“跟你走去哪儿?”

         “外派的地方,我会为你安排工作。” 等到任期满,我们再一起回来,他看着她,“新婚夫妻两地分居也太不像话了。”

         他才是越说越不像话!

         她气得发笑,“我以为在你外派前就会办妥离婚手续。”她咬着牙,表情都要扭曲了,“陆东跃,我要离婚!你听清楚没。”

         “你要是不愿意跟着我外派,那我就努力争取留下来。”他像是将她的话过滤了,“大不了去求求老爷子。”

         她认定他的精神状态出问题了,这时也不管别的站起来就要走。他仍然先前那样将她拽住,她想要挣脱可是脚下却突然一滑,整个人就扑到他身上去。

         贱人使阴招。

         她被他箝制在怀里动弹不得,连嘴巴都被他捂住。他们离得这样近,她甚至能看到他瞳孔中倒映着自己满是惊恐的脸。

         只是他们坐在这样的位置,光线与角度将他们的动作变得暧昧,就像是寻常打闹的小情侣一般。

         他说得异常缓慢,“我知道你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怎么摆脱我。可是我说过,我可以为你容忍一切、妥协一切,只有这个不行。想要离婚,除非我死!”

         在那一刻她确实连杀人的心都有。但是她现在处在弱势,被他胁持着无法动作。即使是在这样的公共场合,她的心中仍充满了恐惧。

         陆东跃看着她眼里的情绪变化,将她拿捏得恰到好处时蓦地松开手。她这时坐在他的内侧,想要逃走绝不容易。

         他今天的表现如此诡异,没有章法的出牌,近乎神经质的臆想自语。她深深怀疑是不是陆云德的施出高压手段将他逼成这副德性。

         正在她苦恼如何脱身时,陆东跃突然问她:“你最近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没有。”

         他迟疑了一下,轻声说道:“那天,我没有做措施。”面上浮起赧色的同时也隐隐有期待的喜悦,“要是有了孩子……”

         她听不下去,打断他:“不会的。我再怎么蠢,也知道买盒事后药,以免后患。”

         他像是被迎面泼了桶冰水,整个人都冻住。

         她轻淡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惋惜,又能听出分明的恶意,“没能如你所愿,抱歉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情人的助功之路艰难啊~

         五一在外游玩,更新基本在晚上。

         祝大家五一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