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IjP9u"><datalist id="47953"></datalist></div>
    <bdo id="suqaezmdr"><del id="Dyqp1m"><output id="PUYLBCNMO"></output></del></bdo>
    <small id="V4xzSW"><col id="501749"><col id="9vpDT"><xmp id="lkgvwdmtyp"><acronym id="r4nwv"></acronym></xmp></col></col></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于醒春的话堪比重磅炸弹,虽然没将另外两个人炸得人仰马翻,可也受足了惊吓。

         反应最激烈的是当事人,苏若童坚持自己不可能怀孕。于醒春看了看好友,见她神情迫切却欲言又止。想到刚才她谈及儿子婚事时的左右为难,知道到有些话眼下她是不便问的。

         可于醒春是医生,用这层身份来问诊却是再正常不过,于是笑道:“傻孩子,你和东跃已经是夫妻了。这个阶段要孩子很正常,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苏若童仍是否认,说自己吃了避孕药是不可能中招的。但是她也有些心虚,因为月信确实迟迟未到。可她的经期一向不准,用这个来推断怀孕未免太草率。

         对于她的一味否认于醒春也不恼,说你要不信的话可以去买个测纸测试一下。又或是直接安排检查,检验室也有值班的人。

         于醒春这样自信,苏若童态度已经有所动摇,毕竟这世上没有成功率百分之百的避孕措施。

         陆夫人说:“反正现在就在医院,还是安排检查一下吧。”她的语气虽然淡,但却不容人拒绝。于醒春笑着挽起苏若童的胳膊,说:“正好,我陪你去吧。这花不了多少时间的。”

         苏若童是极不愿意做检查的,但是她知道现在这事是避不过陆家人。她和陆东跃的婚姻或许可以由他们自行处理,但是如果涉及到孩子,那就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了。

         与其被对方持续猜忌着,倒不如直接给出结果让对方死心。她仍然认为是于醒春诊断失误,毕竟她与陆东跃只发生过一次关系,并且她吃了事后避孕药。虽然这不是百分百保险,但她也不相信自己会遇上那样低概率的事件。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苏若童看着那行小字,整个人都是懵的。

         宫内早孕。

         于醒春见多这初为人母时的震惊与不知所措,于是安慰道:“不要紧张,现在是早期,要保持心情平和。”

         苏若童慌乱了,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可事实摆在眼前,怎么也否认不了。然而她更深的恐慌却不是源于此,“我明明是……”

         “避孕药并不是百分百有效的。” 于醒春的笑意稍敛,有些责备道:“你一直有吃吗?吃了多久?”

         她脸皮薄,吞吞吐吐地说就吃过一次紧急避孕药。于醒春蹙眉,说道:“这类药太伤身了。对胎儿有没有不良影响,现在还真不好说。”她说得委婉,但心里已经有了分辨。

         苏若童能听出对方语气里有几分责备。可能是觉得这对小夫妻太贪恋二人世界,拒绝早早为人父人母。她觉得好笑,却又隐隐有些难过,“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要尽早做处理。”

         于醒春有些诧异她的态度,毕竟遇见这类事情时母亲的第一反应多是自责和懊恼,而避讳谈及后续。鉴于好友还在苦等消息,她有意回避话题,说:“这个问题还是得你们一家人坐下来商量。”

         回到病房,陆夫人正坐在沙发上揉着眉心,一脸疲倦不堪的模样。于醒春将基本情况说了,陆夫人初初是惊喜,可听到后面脸便阴沉下来。

         想想,儿子刚脱险儿媳妇就检查出怀孕,怎么想都有些宿命的意味。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多多少少有点迷信,特别是最近家里烦心事一件接一件,好不容易盼到一件值真正得高兴的事,却极可能是竹篮打水空欢喜一场。

         换谁谁都沮丧。

         见老友的脸色实在难看,于醒春轻咳一声,说:“时间也不早了,不如让小苏早点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陆夫人不甘心,问道:“小苏,你是不是真的确定?”其实这话问得多余,当事人已是那样斩钉截铁的肯定。

         可是,这让人怎么甘心啊。陆夫人看了眼还在昏睡的儿子,要是他知道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怀惴着对儿子的怜悯,陆夫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小苏,你明天把那药拿来给你于阿姨看看,是不是真的会受到影响。……然后再决定怎么做吧。”

         事实证明了陆夫人的这个决定真没辜负她的希望,倘若不是这一下子,陆絮絮小盆友约摸得重新排队投胎了。

         待于醒春拿到苏若童交来的药时,她先是仔细看了说明,再看了剩余的那板药片。随后,她脸上浮起一种微妙的、难以言喻的神色,“你确定吃的是这个吗?”

         苏若童点了点头。

         “这药买回来后,除了你没有人再动过吧。”

         “没有。”

         于醒春又仔细看了看药盒包装,摇头叹道:“这小家伙的运气啊,”将那板药反面摆到她面前,“这药被人换过。这根本不是紧急避孕药,只是普通的维生素片。”

         她惊叫失声,“怎么可能?”

         不要说她,就连一旁陪同的陆西瑶也是大吃一惊。

         谁能想到?

         苏若童根本想不到药盒与内容物不相符,买的时候遮遮掩掩,拆的时候着急忙慌,吃完后就避之唯恐不及地扔到抽屉深处。这样匆忙的过程中,她哪会仔细去看铝薄板后面印的字?

         这种药不是采用破坏型的包装,封口并不严密,所以才有人挑它下手。也许是想占小便宜的情侣,也许是囊中羞涩的少男少女,用便宜的维生素片将昂贵的紧急避孕药置换。然后,这盒被动过手脚的药再被摆上药架,最后被不知情的人购买走。

         这么大的城市,这么多的药房,她是有着怎样的运气最后挑中了那盒药?

         于醒春立刻打电话将结果反馈给老友,调侃她:“这小家伙真是天生的福星呀,这样的运气啧。小媳妇看着很紧张,你就别给她压力了。现在的小年轻都不喜欢太早生孩子,还想着多玩两年呢。”

         陆夫人嘴上说是,可心想着陆东跃都三十多了哪还算得上年轻啊。她留了心眼,让女儿陪着小媳妇过去,就是怕她临时起意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来。这要是没看紧出了状况,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儿子交代。

         陆东跃醒来时已过了中午,陪在身边的除了护工外还有陆南嘉。小公子很高兴,这么大个人就跟小狗似地扑上来,眼里亮晶晶地,“大哥,你醒了。”

         麻药褪去后的骤然疼痛让陆东跃冷汗涟涟,但见弟弟这模样又忍不住想笑,于是脸部表情就有些扭曲。

         “她没事吧。”

         陆南嘉料到大哥第一件事问的就是这个,挺没好气地回答道:“她好得很。就是你进抢救室的时候,她也陪着朋友回家了。”

         小公子也是不想挑拔,就是看不过眼大哥受的这种不公平待遇。这火憋在他心里,烧得实在是难受。可话说完见大哥闭着眼不吱声,又觉得自己给他心里添堵。

         于是小公子及时补救,把刚得到的新鲜消息贡献出来,“那什么,呃,刚刚知道我过几个月就能当叔叔了。”

         陆东跃‘嗯’了一声。

         小公子觉得大哥不在状态,或许是自己说得不够郑重,于是直接摊牌:“哥,你要当爸爸了。”

         果然,陆东跃在几秒后缓缓睁眼。

         陆南嘉凑近些,说:“昨天才知道的。她,……原本大嫂自己也蒙在鼓里,还是于阿姨把脉把出来的。”陆夫人没和小儿子说得太详细,只是告诉他家里要添人口了,让他收身养性,以后可别和小侄子一起疯。

         陆东跃要下床,小公子赶紧按住他,“哥,你可别乱来啊。医生说了,你得静养,这几天都不能动的。”背后都漏出个窟窿来了还不消停呐,小公子很是哀怨地想:你这一心向着她,可她心里有没有你还两说呢。

         陆东跃的欢喜劲头过去后,忽地记起昨天她说的事,心里不免忐忑。左思右想都放心不下,正要陆南嘉去寻人的时候外面传来动静。

         抬眼一看,心心念念的人就站在门口。陆东跃立刻要下床,翻动间后背剧痛难当,还未坐起便疼得冒冷汗。

         小公子眼明手快伸手撑住他,眼珠子转转鬼脑筋动得快,嘴里叫着:“哎,姐姐嗳。快过来给我搭把手啊。”人似支撑不住地歪倾了身体,演技真是钢钢地。

         陆西瑶赶紧上前帮扶了一把,和弟弟协力将人给扶坐在病床上。

         这整个过程她都在旁观,神情漠然,却心乱如麻。

         陆家姐弟很快就默契地找了借口一齐退出去,只留他们两人独处。陆东跃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你还好吗?”

         她定定的看着他,说:“你得意了吧,终于如愿以偿。”

         陆东跃没有在意她的讥讽。他的声音带着罕有的迟缓,问道:“我们的事,你就不能重新考虑?”

         作者有话要说:陆絮絮小盆友发通知了,小人来了啊,现在开始小人得势了。